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26、薛的推断

226、薛的推断

  解决了庄子上的事之后,我和薛就这样回来了,回来的路上,我问薛陆养这么多老鼠倒底是要挖什么,薛没有瞒我,他说我们村里埋着一样东西,不知道年代,陆应该就是在挖这东西,我说是什么东西啊,薛说现在他也说不准,但是他知道在哪里,说起这个地方的时候颇让我惊讶,因为薛说这东西在废弃的祠堂地下。

  我听见薛说起这个祠堂,而自己对这个废弃的祠堂并没有什么印象,说到这里的时候,薛忽然说起了奶奶,然后他问我说现在我对奶奶怎么看。我不解薛为什么要这么问,于是就说奶奶现在基本上插不上什么道,都是我们在自顾自地做这些事。

  但是薛却说,我要是这么想就错了,我们都觉得奶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好像已经无法再插手这些事,但是他却觉得从一开始奶奶就没有真正出面过。我被薛说的有些惊,薛说陆和我成冥婚,不过是蒋想要讨回他的三魂,那么他讨回三魂之后呢,要回来之后他要做什么?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于是说要回来之后就更强大,来对付薛,薛说他自然有这个心思,但是他对蒋太了解了,他一定还在计划着别的,于是这个就由陆来做,薛说他之前就知道村子里有很多这种蛊鼠,可是这种蛊鼠却从来不怎么露面,当时他就很疑惑,这些老鼠的存在倒底是为什么,现在知道了,是被陆用来挖什么东西,既然是他们都无法近身的东西,自然是能驱邪的,而且还不是驱一般邪的地方,这种地方想来想去,薛说只有废弃的祠堂。

  然后薛才说为什么他要问我刚刚的那个问题,因为他听我说奶奶会到祠堂里去烧纸钱,就说明奶奶知道祠堂里有什么,最起码奶奶知道祠堂是干什么的,只是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而陆和蒋现在除了对付他,最主要的目的显然也就是挖到下面的东西,那么也就是说废弃的祠堂才是争夺的重点。

  听薛这样说,我忽然明白了他要说的意思,于是我惊讶地反问他说,难道是奶奶在故意示弱,好让我们都忽视她要做的事?薛点点头说到目前为止是这样,然后薛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我们家的女人都很不简单,连母亲都这么厉害,更何况奶奶,所以薛推测说,奶奶一定有更多的事瞒着我们,甚至连婶奶奶都不知道的事。

  我被薛这么一说,有些愣,然后自顾自地说,怎么会这么复杂,然后薛才提醒我说,其实我们从来都没有弄清楚奶奶为什么要半夜出去烧纸钱,他问我到现在,我能理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吗,我想了想还真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特别是听到陆对祠堂下面的东西有所图的时候,这也太巧合了,可是往往越是巧合的事越是刻意而为之。

  所以薛才和我说,我们家的事,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简单,内里都是错综复杂,而且说到这里的时候,薛又说起一件事来,他这回提起的竟然是爷爷,他竟然问我了我一句,他文说我的爷爷他真的死了吗?

  我被薛的这个念头给吓了一跳,然后就问他说他怎么会这么想,薛说就是一种直觉,他说他觉得爷爷没有死,从奶奶的一些表现,还有我们家格局的一些现象来看,他说我们家基本上死去的人都或多或少地会受到风水局的影响而有一些问题,可是为什么唯独爷爷销声匿迹,从来没有被提起过,大爷爷会成为恶灵,爷爷也是英年早逝,但是却连亡魂也不曾出现过,这不是很不正常吗,所以薛才推测爷爷很可能没有死,但是为了一些不知道的原因,而不得不做一个假死的局,销声匿迹这么几十年。

  如果薛的说辞成立的话,那么岂不是说我所知道的一切就都不再是原先的那个样子,大姑奶奶和奶奶之间,包括后来整个家发生的这些事,可是要是爷爷没有死,他又会去哪里呢?薛似乎有自己的推测,但是在事实被证明之前,他好像并不想说出来。

  我只觉得自从薛来到这个家之后,几乎颠覆了我所有的认知,我觉得这个家里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后来薛忽然和我说了一句,他说爷爷的假死,很可能和我们家的阎罗玉有关。

  我不知道该如何接薛的话,只是回想着家里的这些事,薛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其实还蛮有道理的,而且被这么提起才让我想起一个细节来,就是奶奶很少提起爷爷,但是即便提起,也很少用“死”这个字,很多时候都是用离开,那时候我觉得是奶奶不愿接受爷爷的死,所以用了比较委婉的词,可是现在想想,离开可以有很多意思,不一定非要是死去,在这样想下去,那么奶奶守着这座老房子,除了风水眼的事之外,应该还有别的原因,并且肯定和爷爷有关。

  薛的这个猜测让我整个人心里翻江倒海,之后薛和我说起了那个废弃祠堂的事,他说他仔细看过神龛的石板,石板上刻着的文字都是很古老的篆文,还有就是神龛是要供奉什么东西的,可是神龛因为祠堂破败的关系,供奉的的东西已经不见了,那么早先的时候神龛上是供奉着什么?这座祠堂建起来的目的又是什么,为什么后来被荒弃了,这些都是一个谜。

  薛说这些要是去问奶奶,肯定是得不到准确的答复的,于是薛想了一个好办法,就是找村子里年纪大一些的老人来问,但是需要绕过奶奶和婶奶奶,当然了这些人知不知道还是另一回事。后来回来之后,我和薛就借着绕村子的功夫问了一些老人,果真如薛所说,很多老人都不知道这个祠堂的来历,充其量也就是说是那十年动乱期间被砸掉的,但是从前那里是个什么地方,却没人说得清。

  后来还是问到了一个阿婆,她竟然零零散散地能说出来一些,而且说的完全是她还是小媳妇时候家里长辈说起的事。她说她的婆婆以前会经常到祠堂去上香,那个祠堂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但是在她婆婆身上的确发生过一件怪事,这也是为什么她会记忆如此深刻的缘故。

  她说有一次她婆婆去上香,然后就看见有老鼠趴在神龛上偷吃供果,她见了于是立刻去轰走那只老鼠,老鼠倒是很快就被轰走了,可是她却发现神龛上供着的东西好像不对,因为平日里神龛都是蒙着布的,这回虽然也蒙着,但是却被掀开了一些,她好像看到一条粗大的尾巴在神龛里头。

  看到比拇指还粗的尾巴的时候,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哪知道她忽然就看见那尾巴一动,神龛上的布就掉了下来,看见神龛上的东西的时候,她差点没吓得晕死过去,因为她看见了一只生平前所未见的巨大老鼠坐在神龛上,当时她吓得鬼哭狼嚎,尖锐的嚎叫声外面好几家人家都听见了,而那大老鼠却并没有被吓跑,反而扑了过来,她婆婆只是剧烈地反抗,但是身上依旧被咬了好多处,最深的一处是在肩膀上,肉被生生咬下来一块,血流不止。

  后来还是闻声赶来的人进来了,这只大老鼠才这样跑了,她婆婆后来命是保住了,可是自那之后神智就有些不清醒,经常半夜起愣子,但是奇怪的是她却不怕老鼠,见到老鼠就疯了一样地去追,非要把它弄死才甘心,人们都说它是被老鼠吓得恨透了这东西,反而不怕了。

  听见这个阿婆说神龛上供着的是一只大老鼠,我有些觉得不可思议,难道那也是蛊鼠不成,但是又觉得不像是,而这个阿婆的故事到这里却并没有结束,往后听下去了,我才忽然发现,他说的关于祠堂的事不过是个开头,后面她婆婆发生的事才是重点。

  她说她婆婆身上被咬了好几处,但都在身上,肩膀上的伤口因为肉不在了一块,所以好的慢一些,后来即便结疤好了,也是一个缺口一样的,只是问题不在这些伤口上,而是在她婆婆这个人上,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家的人发现,她婆婆的脸,开始越来越像老鼠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