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24、西井之争

224、西井之争

  我有些疑惑,先生去找王川做什么,婶奶奶说我傻果真是有点,他既然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先生了,自然知道我的阴魂丢了之后会有什么事,他这个时候去找王川,很显然应该是预料到了我应该是借了王川的阴魂,所以此时的王川应该是出于痴傻状态,如果,说到这里的时候,婶奶奶看着我,好像能够洞穿一切一样,她说要是先生帮王川找回了阴魂,并且连带着破了他和我的联系,那么会怎么样?

  婶奶奶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觉得另一个阴谋忽然显现了出来,我说先生不是这样的人,婶奶奶说先生是不是这样的人,可问题的关键是他现在不是自己,然后婶奶奶就提起了我见过的先生被囚禁的生魂和魄的事,我惊讶她竟然知道,婶奶奶只是笑盈盈地看着我,并没有回答她是怎么知道的,然后说先生既然不是先生了,那么他就是另一个人。

  我说他也是陆的人,婶奶奶摇了摇头,然后说事情完全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然后婶奶奶看着薛说,这其中并不是只有薛和蒋他们之间的恩怨。往后婶奶奶就没有再说下去,他说三魂和合风水局崩溃只是迟早的事,一旦王川和我的联系被斩断,那么就是这个局崩散的时候,到时候先不说会造成一些别的什么影响,单单从我身上来说,我阴魂缺失,最受影响的是我。

  我说我会像先生之前说的那样,成为一个痴傻的傻子,但是我却看见婶奶奶摇了摇头,而是说我不会变成那样,而是剩余的两魂都会被这个风水局吸走,我惊道:“会有这样严重。”

  但是我话音才落,薛就冷冷补充道,似乎是在反驳婶奶奶的话语,他说但是我不会有事,就像现在这样。我惊讶地看着薛,不知道他说的又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他上前看着婶奶奶说,我暂时不能动用镇鬼印是因为我受到三魂附身的限制,但是当着三魂分离之后,我才会是真正的我,非但我不会因为三魂的分离而死亡,反而会彻底觉醒过来。

  我不解地看着他,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然后薛才说我本来就是无魂之人,我之所以有魂,是因为这三魂都不是我的,我更加惊讶,那不是我的又是谁的,薛说是邱布的,我更惊,我说那么这样的话,我岂不是不是自己,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但是薛说不是,我的身上可以依附亡魂,但是亡魂却无法自主我的意识,甚至无法控制我自己,换句话说,它们可以依附在我身上,但是却无法操控我,这是我最大的秘密,前一阵子我之所以失去一魂之后反而变得更加厉害,很大程度上就是没有了亡魂的制约,我可以发挥自己的潜能,而且随着其余两魂的消散,我的能力才会逐渐显现出来。

  我说可是这些不是薛当时判断我要出事的依据吗,薛点头说是这样,因为他怀疑这也是在蒋的算计之内,他利用我的能力为他做事,以达到他不出面,但是却能由我来做成这些事的目的。听薛这样说,我才彻底明白他所说的十天内必然出事的说辞的意思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婶奶奶已经站了起来,然后她说我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些,她也该回去了,只是临走的时候,她和我说母亲不会害我,而且她还特别强调说,我的敌人不单单只有蒋和陆,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忽然看了看薛,然后接下来的话是对薛说的,她说薛的三魂被拘在不同的地方,现在只有一魂回到身上,这种被制约的感觉很不习惯吧。

  婶奶奶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我看见薛神情有些波动,他问婶奶奶她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婶奶奶却只是笑了笑,然后说因为从他受困于蒋的这个局就可以看出来,如果他三魂合一,蒋的那些小九九,不过九牛一毛而已,又有谁敢在他面前如此猖狂。

  俗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就正是薛的这种情形。说到这里的时候,婶奶奶说出了薛在我身边的意图,她说薛是在我身上看到了一些端倪,我可以帮他找到其余的两魂,听见婶奶奶这样说,薛有些疑惑了起来,然后他问婶奶奶倒底是什么人,婶奶奶却没有回答薛,而是和薛说等他找到另外两魂的时候,他自然就知道了。

  之后婶奶奶就离开了,我看着婶奶奶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婶奶奶的身份成谜,而且不单单是婶奶奶的,就连母亲的身份也成谜。婶奶奶走后,母亲又变成了平日里的母亲,只是我却觉得在我心里母亲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母亲了,母亲大概是从我眼里看到了防备的神色,有些尴尬,然后她和我说等这边的事平静一些了,她带我去外婆家住一阵子,到时候我就能明白了。

  我只是很警惕地点了点头,母亲见我依然防备,就没再说什么了,然后她看了薛一眼,就自顾自地做别的事去了。后来薛打开了经袋,我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我问薛我们家的西井下面困的是谁,也就是基桩是谁,薛没有说话,但是很快我听见父亲在一旁回答我,他说是他。

  我再一次被惊到,转身看着父亲,薛却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父亲,我狐疑地开口:“父亲?”

  因为我觉得自己会难以接受,母亲已经不像原来的那个她了,现在连父亲也变成了另一个人,我看着薛,薛却和我说,我要试着接受,父亲本质上不会变成另一个人,因为只是亡魂附在父亲身体上,但是主心性的魄还是父亲的,所以我完全不用担心父亲会变成另一个人。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母亲和薛争执的东西是什么,也知道婶奶奶来了之后要调和的是什么事情,母亲是不想让这个亡魂附在父亲身上,而薛则执意要这样做,我现在无法说谁对谁错,但是却总觉得心上会怪怪的,很别扭。

  最后我问薛说那么是谁附在了父亲身上,薛纠正我的说辞,他说我应该问父亲是谁,我说这两者有区别吗,薛说当然有,因为人生来就有命,而命中注定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成为谁,这是命数,所以父亲还是父亲,只是他的命格是这样,注定要成为这样的人。

  然后薛涌奶奶给我做例子,他说奶奶在学叫魂之前,并不是这样的心性,但是学了叫魂之后,就变成了另一种性情,父亲的情形其实就和奶奶差不多,只是我却把它当成了是另一个人附在了父亲身上才导致了父亲的改变,可是我却不知道,像父亲的这种情形,其实被封禁的亡魂就是父亲的生魂。

  我有些绕不过来,但是明白了一些薛的意思,于是深吸一口气重新问那么父亲是谁,父亲这才告诉我说,如果我真要知道,他是历。

  果真是这样,又是一个和陆一样的存在,见薛这样,那么父亲应该是和我们是一道的,最起码是一起抗拒陆和蒋的,我说现在有父亲和薛联手,应该不怕陆和蒋了,薛点头说是有那么一些胜算,但是还有变数,我说是母亲,薛说母亲的变数已经被婶奶奶压制下来了,他说今天婶奶奶为什么要亲自出面,其实就是告诉母亲,这些事她不要插手,任由我们。

  我有些愣,被薛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婶奶奶好像就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她明明知道很多事,明明知道会这样发生,可是就是坐视不理,这又是为什么,薛说婶奶奶这样做自然有她的道理,至于是什么道理,薛就没有解释了。

  薛说这个变数不是在于母亲,而是在剩余的两口井,也就是南井和北井的基桩,就看这两处基桩被困住的是谁,但是按照他的推断,南井应该已经被邱布控制了,就算里面的哪一个和他不是一个阵营,他也能让我们打不开南井,至于北井就有些悬,暂时还估不准。

  薛说他们之间的争斗,任何一方的倾斜都会造成致命的结局,更何况还是在现在他实力不济的情况之下,蒋也是看准了这个时机,打算一次性把他打到彻底不能翻身才会善罢甘休,我就有些不解了,他和蒋之间倒底有些什么恩怨,竟然要到这样的地步,薛说他们之间的恩怨,就像猫见到老鼠就一定要去逮一样,没有原因就是最确切的原因。

  我听了之后竟然无法反驳,我问他那接下来怎么办,薛说蒋和陆一定在酝酿如何反击,母亲应该还能平静一段日子,他说他想到西庄去看看,因为他觉得那里的庄子已经出了问题。薛说的西庄就是坟地上头的那个阴宅,薛说那里是安置亡魂的地方,但是那里似乎已经被陆给彻底控制住了。

  我问他什么时候去,他说今晚,我觉得好紧凑,又问他说就不怕陆和蒋会在那里耍手段吗,薛说别的地方他不敢说,但是庄子里谅他们还没有这个本事,所以不用担心。当然了,薛让我也要去,其实我不大想去,但是薛却说我还是去看一看的好,而且我可以让小黑一起去。

  我不知道薛为什么要这么坚持,但是他的脸上却出现了一种意味深长的表情,他说我去了不会后悔的,在那里我会看到一些根本没有看穿的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