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八十章 党校学习

第七百八十章 党校学习

    所谓以德服人,就是要摆出宽容的姿态,尽量少出手甚至不出手,用自己的品德在心理上折服对手,至少张大官人是这样理解的,虽然他的以德服人往往都是在动手之后。
    祁峰并没有因为张扬表现出的宽容而开心,因为他认为今天受到的侮辱已经够多,整个事件中,他和他的朋友没有讨到一分一毫的便宜。
    祁山的这场晚宴充分表明了他的诚意,他没摆鸿门宴,虽然和张扬的结识从斗争开始,祁山却不愿和他这样一直斗下去,民不与官斗,祁山虽然拥有官场的背景,可是他仍然以民自居,在他眼中张扬才是官,和官员斗下去,对自己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这顿晚宴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因为张大官人不愿花太多时间在无聊人的身上,他认为祁峰的事件只是他在东江的一个小插曲,过去就过去了,他的主旋律还是东江的官场之路。
    梁成龙和他一起走了,居然兴致大发,让自己的司机开着宝马在前面开路,他非得要试试祁山赔给张扬的那辆甲壳虫。
    张扬却知道梁成龙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厮肯定有话想单独对自己说。
    梁成龙开着甲壳虫驶向大路,张扬好心提醒他道:“这两天正在交通整顿,严查酒后驾驶,你小心点。”
    梁成龙笑道:“你放心吧,有老曹在前面开路,有情况咱们马上就能发现。”他拍了拍方向盘道:“不错,这车不错,明儿我就让祁山帮我也搞一辆。”
    张扬笑道:“你丫找我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梁成龙道:“走,蓝魔方喝点儿。”
    张扬一听蓝魔方的名字,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跟蓝魔方那地方八字不合,每次去总要出点事,不是打架就是伤人,上次去蓝魔方还遇到了一起血案,蓝魔方老板梁孜的哥哥梁德光被一个叫冯猛的小孩子给捅了,张大官人认定了蓝魔方是个晦气的地方。他向梁成龙道:“有话你只管说,这儿又没外人。”
    梁成龙看到他坚持不愿去蓝魔方,也只好把车停在路边:“哥们,祁峰的事情就别再追究了。”
    张扬笑道:“还当你说什么,刚才我不是已经答应了吗?你认识我这么久,我什么时候出尔反尔过?”
    梁成龙道:“祁山兄弟俩在东江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你们又都是我朋友,我当然不想你们发生什么矛盾。”
    张扬道:“你丫真啰嗦,都说过的事情,喝多了吧?赶紧滚回去睡觉,你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不追究,就绝不会再追究。”
    梁成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真是我好哥们。”
    张扬笑了笑:“赶紧滚蛋,你老婆挺着肚子,别太晚回去。”
    梁成龙点了点头,推开车门摇摇晃晃走向前面的宝马车。
    回到自己的住处,把车在楼下停好,抬起头,看到窗内橘黄色的灯光,一种温暖感油然而生,何歆颜在家里等着他。
    何歆颜也没想到张扬这么早就回来,正在忙着将张扬这两天积攒的衣物洗了,连张扬开门进来都没有觉察到,她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快乐的哼着歌,冷不防张扬从后面冲上来抱住她的娇躯,把何歆颜吓了一跳,何歆颜啐道:“要死了,你想把我吓死啊?”
    张扬呵呵笑着,在她两颊上分别吻了一记,何歆颜道:“乖,先回去坐着,我把你的衣服洗好就过去。”
    张扬道:“不是有洗衣机吗?”
    何歆颜道:“内裤和袜子都得手洗,不然洗不干净。”
    张扬爱煞了她这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又凑过去在她唇上狠狠吻了一口,这才放开她,将车钥匙扔在茶几上。
    何歆颜的声音从洗手间内传来:“茶几上有我泡好的铁观音,你先喝着。”
    张扬倒了一杯,喝了几口道:“今晚没出去逛街啊?”
    何歆颜道:“在香港整天没事就是逛街,东江没什么可逛的,看到你积攒了这么多衣服,所以帮你洗了,不然这衣服只怕要馊了。”
    张扬笑道:“不至于,你不洗,我晚上就用洗衣机洗。”
    何歆颜很快洗好了衣服,擦干双手出来,笑盈盈望着张扬道:“怎样,今晚的鸿门宴结果如何?”
    张扬向她招了招手,何歆颜走过去,张扬牵住她轻轻一拉,让她躺倒在自己的怀里,把茶几上的车匙拿起来在她眼前晃了晃道:“甲壳虫软顶的,这辆车赔给赵蕊雯。”
    何歆颜睁大了眼睛:“真的?你真让他们赔了辆奥迪?”
    张大官人道:“甲壳虫,不是奥迪。”
    何歆颜笑道:“差不多就齐了,做人不能太过分。”她勾住张扬的脖子道:“就知道你本事,这些人真是有眼无珠。”主动奖励了张扬一个热吻。
    张大官人翻身就压了上去,何歆颜啐道:“没关灯呢!”
    张扬抓起茶几上的一颗花生米就弹了出去,花生米准确无误的撞击在墙面灯光开关上,室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何歆颜娇羞道:“你这人,怎么一点就着啊?”
    张扬道:“知道我控制力差你还点我?”这厮伸手去扯何歆颜的衣服,因为太急,黑暗中听到哧啦一声,衣帛破裂,何歆颜啐道:“你好粗……”她是想说太粗鲁来着,可长驱直入的灼热将她的话打断,何歆颜沉默了下去,手臂却下意识的抱紧了张扬,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发出一声长长的呓语。
    张大官人在这方面绝不次于他在武力上的表现,他是个骁勇善战的猛将,不知疲倦的征伐着何歆颜完美的娇躯,在这种时候,何歆颜不由得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海兰或者胡茵茹帮她分担一下才好,虽然她也感觉自己的想法很奇怪,很羞人,可是她必须承认,以张扬强悍的体格来说,或许多几个女人在他身边是一件好事。
    清晨,精力过人的张大官人又早早从床上爬起来了,他原本还想和何歆颜缠绵一场,可看到何歆颜沉思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忍心了,张扬凑过去,在她脸上吻了一记,何歆颜仿佛说梦话一样:“怕了你了……让我歇歇……快被你弄死了……”
    张扬哈哈笑了一声,听到这话又是爱怜,又是感觉到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大手伸进被窝,捏了捏她的玉臀道:“好好休息,我去上课了!”
    党校的培训课程一如既往的枯燥无味,张大官人上课的时候就不停打起了哈欠,一堂课下来,比昨晚缠绵一夜还要累。
    这边下课铃打响,张扬就窜了出去,梁晓鸥抱着书本在后面追了上来:“张扬,你等等!”
    张扬停下脚步,笑眯眯道:“梁主任有什么指教?”
    梁晓鸥道:“我昨天去我叔叔家里,问过你的事情,他说是要让你负责新城区招商工作。”
    张扬道:“那我以后就要在梁主任的领导下工作了。”心中却不这么认为,自己是正处级,而梁晓鸥只是个副处级干部,哪有下级指挥上级的?
    梁晓鸥笑道:“应该是我们合作才对,你们新城区建设指挥部是个相对独立的单位,招商工作和市招商办关系不大,从我了解到的情况可能是彼此独立。再说了,你是正处级干部,我才是副处级,我哪能领导你呢?”
    这话听起来比较舒服,张扬道:“我初来乍到,对这边的情况一点都不清楚,以后的工作还要靠梁主任多多指教。”
    梁晓鸥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虚伪?大家都是朋友,谁指教谁啊?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尽力就是。”
    张扬笑了,梁晓鸥的性格还是非常爽快的。
    梁晓鸥道:“走,一起吃食堂去。”
    张扬摇了摇头道:“下午我打算翘课,这课堂内容都差不多,我听得昏昏欲睡,到现在都有点脑缺氧,再让我听课,我恐怕要把命给丢在课堂上了。”
    梁晓鸥笑道:“那好,回头我帮你签到!”
    张扬笑道:“那就先谢谢你了。”他打了个哈欠,向梁晓鸥摆了摆手,离开了党校。
    走出党校大门的时候,张扬觉着有些不对,后面似乎有一个人在跟踪自己,他趁着转弯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向后看了看,发现一名身穿灰色西装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鬼鬼祟祟跟着自己。
    张大官人毕竟混过国安,这点警惕性还是有的,他快步向前,发现那名男子也加快了脚步。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去,那名男子意识到自己被张扬发现了,也没有逃避,而是迎着他走了过来。
    张扬等他来到自己面前,眯起眼睛看了看他:“我认识你吗?你跟着我干什么?”
    那男子充满敌视的打量着张扬:“你以后,最好离梁晓鸥远点儿。”
    张扬被这厮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他妈哪跟哪儿啊?张大官人最反感别人威胁自己,他不无嘲讽道:“我跟谁相处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男子居然伸手抓张扬的衣领,张扬向后退了一步,没让他得逞:“你有话说话,别动手,小心伤到自个儿。
    “你给我说清楚,你跟梁晓鸥到底什么关系?”那男子急得眼睛都红了。
    张大官人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角色,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你丫有病是不是?我跟她什么关系和你无关。”
    那男子听到这话,更失去理智一般向张扬扑了过来,张扬的耐性本来就很有限,这人的无理取闹已经让他忍无可忍,抬起腿来就是一脚踹了出去,那男子虽然蛮不讲理,可身体素质明显不行,哪能挡得住张扬这一脚,被踹了个正着,噗通,一屁股就坐倒在地。
    张扬并没有用全力,否则这一脚肯定把他踹个半死,张扬指着那男子道:“给我滚远点,我没时间陪你疯。”
    那男子捂着肚子,痛得脸色苍白,咬牙切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你给我说清楚,你和梁晓鸥到底什么关系?”
    张扬这会儿有些明白了:“你谁啊你?”
    那男子道:“我梁晓鸥的男朋友!”
    张扬这才想起梁晓鸥有个男朋友叫邵安康,好像还是东江师范大学的一个副教授,想不到居然是这种成色,心中真是无奈,他点了点头道:“我跟她什么关系你应该去问梁晓鸥。”,这厮也够坏的,他和梁晓鸥没啥关系给人家解释清楚不就结了,还故意埋下这一伏笔,存心让邵安康难受。邵安康是个心胸狭窄的人,听到这话,脸都青了,指着张扬道:“我跟你没完!”
    张扬送了他两个字:“有病!”他无意和邵安康这种人继续纠缠下去,挥手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回头看了看外面,邵安康站在原地咬牙切齿的好像在咒骂着他,张大官人心中不由得有些火大,梁晓鸥的男朋友怎么是这么个东西?还教授呢,禽兽还差不多!他差点按捺不住火气再下车把他揍一顿,可想想还是算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毕竟还要给梁晓鸥一点面子,平心而论,张大官人对梁晓鸥是一点想法也没有,真要是有想法,邵安康这类角色拍马也追不上他啊。
    何歆颜在这时候打来了电话,她起床没多久,声音显得慵懒无力,听起来性感非常:“干嘛呢?”
    张扬道:“正回去呢。”
    何歆颜道:“我和赵蕊雯约好了,下午去喝茶,晚上还要参加一个同学聚会,估计很晚才能回来。”
    张扬道:“你只管去!”
    何歆颜道:“赵蕊雯不想要那辆甲壳虫,她那辆奥拓已经送修了,也就是千把块能修好的事情。”
    张扬琢磨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赵蕊雯是害怕接受了那辆甲壳虫是个祸患,生怕以后祁峰那帮人再找她的麻烦,张扬道:“跟她说没事儿,有我在,那帮人不敢动她。”
    何歆颜道:“算了吧,赵蕊雯胆小,你就别吓她了。”
    “那你就留着。”
    何歆颜道:“我整天南来北往的飞,哪有时间开车啊,你还是把这辆车处理了,我回头给赵蕊雯五千块,就说人家赔给她的。”
    张扬想了想道:“也好。”
    何歆颜道:“车钥匙我留下了,你回头看着处理。”
    张扬很快就想出了车的去处,梁成龙昨儿不是说要给林清红买辆甲壳虫吗?就兑给他,张扬马上就给梁成龙打了一个电话。
    梁成龙听说这事儿,答应的很痛快,说马上就去提车,张扬来到家门口停车场的时候,梁成龙那边也带着司机一起到了,林清红也坐在车内。
    张扬有日子没和林清红见面了,林清红最近就要生产,人胖了许多,大腹便便的。
    张扬笑道:“嫂子,一阵子没见发福了啊,梁成龙最近没少喂你好东西吃。”
    林清红知道这厮从来都没什么好话,啐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梁成龙道:“车呢?”
    张扬道:“到底是做生意的,就是会算计,你害怕我开啊。”
    梁成龙呵呵笑道:“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带清红去产检,这不你说到车的事情,我们刚好在附近,所以才过来了啊。”
    张扬上楼取了车钥匙,带他们两口子去看车,林清红看到车之后非常喜欢。
    梁成龙道:“得,回头我就把钱给你打到账户上去。”
    张扬也不跟他客气,点了点头道:“那就这么定了。”
    梁成龙道:“你刚好像是打车来的,自己不用车?”
    张扬道:“我让赵天才帮我留意呢,看到物美价廉的,帮我改装改装,能开就行。对了,你那笔钱别打给我了,直接给赵天才,我是国家干部,不能随便拿你钱。”
    梁成龙啧啧赞道:“清廉的我见过不少,可像你这么会装的,我却是头一次见到。”
    林清红笑着打了他一下:“别胡扯八勒了,和医生约好了,再不去就晚了。”
    两口子直接把他们的宝马交给了司机,坐进了黑色甲壳虫,梁成龙又检查了下随车资料,笑道:“你嫂子这两天就生了,等生完孩子我再给你接风啊。”
    张扬道:“你还是先准备接生吧!”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张扬下午先去停车场取回了袁波的那辆桑塔纳,送到了万里汽修厂,他和这边的老板余川很熟。
    来到万里汽修厂的时候,看到门前停了一辆黑色悍马,并不是本地牌照,张大官人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他对越野车极为偏好,悍马车他也玩过,在美国对付联邦调查局那会儿,车子的性能没的说。不过这玩意儿太大,开起来太招摇了,相比较而言,张扬还是怀念他当初的那台皮卡车。
    桑塔纳一进入汽修厂一名穿着制服的年轻人就迎了上来,最近余川刚刚引进了一套5S管理体系,正在对这间汽修厂进行现代化的管理。
    张扬推开车门,走下车,叫道:“你们余老板在吗?”
    那年轻人笑道:“先生,他在隔壁呢。”
    “隔壁?”
    年轻人点了点头道:“我们在隔壁的汽车展厅正在装修,余总正在检查装修情况。”
    张扬笑道:“越玩越大了。”他把车交给那年轻人,自己溜达到隔壁展厅,看到余川正和几个人并肩站着,在那里指指点点,品论着装修的不足。其中和他站在一起的那个人张扬也认识,居然是天津飙风汽车贸易公司的董事长马力。
    余川还没看到张扬,马力已经率先发现了他,惊喜道:“张老弟!”
    余川也转过头来,看到张扬,他马上停下了说话,乐呵呵迎了过去:“张主任,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他们和张扬平时来往的并不太多,所以都不知道张扬前来东江工作的事情。
    张扬道:“车坏了,送你这里来修。”
    余川道:“走,咱们去看看!”
    来到那辆受损的桑塔纳旁,余川问了问情况,向张扬道:“张主任,车看来得先留下来,两天后取车,行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车是借袁波的,尽量修好。”
    余川笑道:“你放心,保管交车的时候完好如初。”
    张扬问起马力为什么会在东江,马力道:“这间展厅是我和余川合开的,以后主要经营各类进口中高档车辆。”马力仍然惦记着张扬的那辆皮卡车,看到张扬没有开皮卡车过来,不由得有些奇怪:“张老弟,你那辆改装皮卡呢?”
    张扬当然不能将事情告诉他,笑道:“被人偷了!”
    马力连叫可惜。
    余川看了看时间已经就快五点钟了,他邀请张扬一起去大东海吃饭。盛情难却,张扬自然不好推辞,余川又让他请梁成龙和丁兆勇一起过来,虽然通过张扬认识了这些平海的高干子弟,可是余川毕竟地位摆在那里,很难和这些人打成一片。
    梁成龙因为林清红这两天随时都可能生产,所以无法过来,丁兆勇又和赵静一起回春阳看望父母了,所以都没能到场。
    吃饭的时候,马力告诉张扬,到现在他们的经营许可证还没有办下来,看看张扬有没有办法,帮他们打通一下关系,马力道:“花多少钱都不在乎。”
    余川道:“张主任,我之前也找了几个,送钱送礼也不少,可全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眼看我们的汽车展厅就要装修好了,如果汽贸经营许可证还办不下来,只能每月白给租金了。”
    在张扬看来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他当即就答应了下来:“你们别急,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张扬心中有数,其实根本不用他出面,只要跟梁成龙说一声,他跟相关部门打声招呼就能办成这件事。
    余川和马力听到张扬答应帮忙都是欣喜非常。
    余川给张扬倒了杯酒道:“张主任,这件事办成之后,我一定重谢!”
    张扬笑道:“都是自己朋友,说这种话就外气了,我现在已经调来东江工作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