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奥迪?奥拓?

第七百七十九章 奥迪?奥拓?

    祁山微笑道:“平海并不大,张主任的要求我都答应,谁让我们这边做错事的,不过,张主任也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祁山,心说你丫的还好意思提要求。
    祁山道:“今晚我在江南食府摆酒设宴,给张主任接风洗尘,顺便让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当众给你道歉,张主任一定要来啊。”
    张扬笑眯眯道:“其实我晚上真的有事。”
    祁山笑道:“张主任该不是担心我摆一场鸿门宴吧?”
    张扬微笑道:“想摆鸿门宴,也需要时间准备,这么着吧,明天晚上。”
    祁山点了点头道:“好,明晚六点,那就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栾胜文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容易就解决了,祁山虽然表面温文尔雅,可这个人不是轻易服软的人,今天在张扬面前,根本就放弃了反抗,张大官人说什么他答应什么,有了这样的态度,当然不可能发生冲突,矛盾自然不可能再度激化。
    祁峰耷拉着脑袋跟在祁山的身后上了他的辉腾,祁山做事低调不事张扬,从他选车的类型就可见一斑。进入车内,祁山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笼上了一层严霜。
    祁峰道:“哥,那个姓张的太嚣张了,我这次非得做了他!”
    祁山冷不防扬起手,给了他一记清脆的耳光,祁峰被打的懵在那里,捂着面颊道:“哥,你为什么打我?”
    祁山冷冷道:“你也不打听打听对方是什么人?是你能惹起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祁峰道:“他有什么了不起,再厉害,能厉害过子弹,我找个人做了他!”
    祁山反手又是一记耳光,打得祁峰闭上了嘴巴,紧咬着嘴唇,满脸的悲愤和委屈。
    祁山道:“有枪了不起?赵劲松有枪,光天化日之下拿出钢珠枪就想打人。”
    祁峰道:“没打死他算他幸运。”
    祁山道:“你醒醒吧,没打死他是你们幸运,张扬什么人?省长大人的未来女婿,文副总理的干儿子,本身还是正处级国家干部,你觉着你能惹起?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够牛逼吧?不一样栽在他的手上。”
    祁峰这会儿有些明白大哥并非是危言耸听了,他捂着面颊道:“哥……你是说,弄死许嘉勇那个张扬?”
    祁山道:“不是他还有谁?他刚刚调到东江,听说负责新城区那一块,我之前就找梁成龙让他帮忙牵线搭桥,和他交个朋友,可你倒好,我还没来得及认识,人就让你给得罪了。”
    祁峰委屈道:“这个人太傲慢,蛮不讲理。““你和你那些朋友又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你们不去主动调戏他的女朋友,事情会闹到现在这种地步?”
    祁峰道:“哥,我是那种人吗?”
    祁山冷哼了一声:“我看你从小长到大,你什么人我不清楚?”
    祁峰不说话了。
    祁山道:“这件事到此为止,所有的损失我负责赔偿,明天你去猪头那里提一辆奥迪,晚上开到江南食府。”
    祁峰愕然道:“干什么?”
    祁山道:“赔给人家!”
    “凭什么?他妈不过是一辆破奥拓,凭什么赔给他一辆奥迪?”祁峰肺都要气炸了。
    祁山道:“嗓门大不代表你有本事,如果谁声音大谁说话就算数,你当总统都有可能。”
    祁峰苦着脸道:“哥,你别埋汰我了!我知道这次给你惹麻烦了,可咱们也不能由着让他欺负。”
    祁山道:“你听不听我话?”
    祁峰点了点头道:“听,哥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祁山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明天晚上,你得给张扬下跪敬茶!”
    祁峰两只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啥?哥,你说啥?士可杀不可辱,你让我下跪,不如把我杀了。”
    祁山道:“小峰,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能长点脑子?我让你下跪只是做一个姿态,跪下并不代表我们认输,只是避免冲突的一种方法,我们还有用得上人家的地方,我们做生意的目的是求财,不是为了跟人斗气。”
    祁峰用力摇了摇头道:“不行,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能给他下跪,你要是逼我,不如一枪把我杀了!”
    祁山板起面孔道:“杨劲松持枪行凶,他是不是你朋友?你是不是想让他进去?”
    祁峰不说话了,他这个人很重江湖义气,杨劲松之所以惹了这么大的麻烦,都是因为他的事情,他当然不想杨劲松因此入狱。
    祁山道:“既然这件事因你而起,你就要为这件事负责。张扬的本意是让你和杨劲松两人都给他下跪,我虽然答应了,可是杨劲松不能跪,你跪下是为朋友,没人会看不起你,明天晚上才摆酒致歉,我有一天的时间摆平这件事,你信不信我?你还当我是不是你哥?”
    祁峰点了点头,委屈的眼圈都有些发红了。
    张扬离开白沙区公安分局后,直接打车来到和何歆颜约定的地点,何歆颜看到张扬平安无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一颗心方才完全放下,两人来到河岸公园坐下,张扬伸出手揽住何歆颜的纤腰,何歆颜歪过螓首靠在张扬的肩头,抬起头看到秋日高远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天空原本澄净的蓝似乎笼上了一层灰色,黄昏即将到来。
    清风吹过,几片树叶飘落在他们的脚下,被风拖动摩擦地面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张扬将面孔贴在何歆颜的头顶,感受着她柔滑的秀发,品味着她的发香。
    何歆颜小声道:“我一直都在担心你,是我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如此爽朗,惊动了栖息在头顶枝头的一对小鸟,振翅飞向空中,何歆颜靠紧了他,伏在他怀中,闭上美眸梦呓般道:“真好,最喜欢这样和你静静呆在一起,哪儿也不去。”
    张扬道:“咱们的确很久没有这样单独呆在一起了。”
    何歆颜道:“我提前两天过来就是想单独陪陪你。”
    张扬笑道:“可惜被一帮小混混破坏了我们的下午时光,本来咱们现在应该是呆在床上的。”
    何歆颜洁白无瑕的俏脸上飞起两片红霞,她伸手轻轻在张扬的胸前打了一下,娇嗔道:“除了那件事,你就不想别的?”
    张扬道:“想,你在香港的时候我经常想你,最近你那边的工作排得很满,在香港那边呆的比内地还多。”
    何歆颜道:“茵茹姐去了江城,现在她的多数精力都在江城制药厂这儿,今年广告公司的业务又特别忙,海兰姐已经向天空卫视那边辞职了,专心做广告公司,我并不太懂经营管理方面的事情,公司方面帮不上太大的忙。”
    张扬点了点头道:“安心拍你的广告就是。”
    何歆颜道:“我这次来还有事情找你商量,大导演秦贤找到我,想让我主演他的一部歌舞片《歌舞人生》,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张扬道:“我没意见,你这么好的条件,其实早就应该去电影界发展,不过三级片咱可不能拍。”
    何歆颜格格笑道:“胡说什么?歌舞片,秦贤是大导演。”
    张扬倒是听说过秦贤,不过没看过他导演的任何片子,知道秦贤是香港著名导演,不过他导演的多数都是艺术片,张大官人最喜欢看得是功夫娱乐片,看完哈哈一乐最好,至于什么艺术性,这厮没那心境去欣赏。张扬道:“还有,床戏、吻戏啥的咱们一概不能演,不然我看到肯定上火,你是给我专用的。”
    何歆颜搂住他道:“知道!”性格要强如她,也知道在爱人面前应该表现出顺从的一面。
    张扬趁着四下无人在她樱唇上啄了一口,却被何歆颜勾住脖子不放,还给他一个热烈缠绵的长吻。此时已经到了黄昏时分,河岸公园内有不少热恋的情侣,谁也不会去特别留意他们这一对儿。
    两人正吻的投入,张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伸手去摸电话,何歆颜却拦住他的手不许他接,电话接连响了三次,张扬总算才接通了电话,是妹妹赵静打来的,刚一接通,赵静就埋怨起来:“哥!你怎么回事儿?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说好了五点半到我家,这都六点了。”
    张扬道:“呃……路上塞车!”
    何歆颜贴在他身上,纤手却恶作剧的撩拨张大官人双腿间的部分,张大官人哪受得了这个刺激,说话显得磕磕巴巴的。
    赵静明显觉察到他有些不对头:“哥,你干啥呢?”
    张大官人道:“打车呢……这就到。”
    “快点啊!菜都做好了!”
    张大官人挂上电话,何歆颜马上把手儿拿开,格格笑了起来:“满嘴的瞎话,你什么时候打车了?”
    张扬在她弹性惊人的玉臀上拍了一记:“不说打车,难道我说你帮我打……飞机呢?”
    所谓以德服人,就是要摆出宽容的姿态,尽量少出手甚至不出手,用自己的品德在心理上折服对手,至少张大官人是这样理解的,虽然他的以德服人往往都是在动手之后。
    祁峰并没有因为张扬表现出的宽容而开心,因为他认为今天受到的侮辱已经够多,整个事件中,他和他的朋友没有讨到一分一毫的便宜。
    祁山的这场晚宴充分表明了他的诚意,他没摆鸿门宴,虽然和张扬的结识从斗争开始,祁山却不愿和他这样一直斗下去,民不与官斗,祁山虽然拥有官场的背景,可是他仍然以民自居,在他眼中张扬才是官,和官员斗下去,对自己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这顿晚宴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因为张大官人不愿花太多时间在无聊人的身上,他认为祁峰的事件只是他在东江的一个小插曲,过去就过去了,他的主旋律还是东江的官场之路。
    梁成龙和他一起走了,居然兴致大发,让自己的司机开着宝马在前面开路,他非得要试试祁山赔给张扬的那辆甲壳虫。
    张扬却知道梁成龙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厮肯定有话想单独对自己说。
    梁成龙开着甲壳虫驶向大路,张扬好心提醒他道:“这两天正在交通整顿,严查酒后驾驶,你小心点。”
    梁成龙笑道:“你放心吧,有老曹在前面开路,有情况咱们马上就能发现。”他拍了拍方向盘道:“不错,这车不错,明儿我就让祁山帮我也搞一辆。”
    张扬笑道:“你丫找我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梁成龙道:“走,蓝魔方喝点儿。”
    张扬一听蓝魔方的名字,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跟蓝魔方那地方八字不合,每次去总要出点事,不是打架就是伤人,上次去蓝魔方还遇到了一起血案,蓝魔方老板梁孜的哥哥梁德光被一个叫冯猛的小孩子给捅了,张大官人认定了蓝魔方是个晦气的地方。他向梁成龙道:“有话你只管说,这儿又没外人。”
    梁成龙看到他坚持不愿去蓝魔方,也只好把车停在路边:“哥们,祁峰的事情就别再追究了。”
    张扬笑道:“还当你说什么,刚才我不是已经答应了吗?你认识我这么久,我什么时候出尔反尔过?”
    梁成龙道:“祁山兄弟俩在东江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你们又都是我朋友,我当然不想你们发生什么矛盾。”
    张扬道:“你丫真啰嗦,都说过的事情,喝多了吧?赶紧滚回去睡觉,你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不追究,就绝不会再追究。”
    梁成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真是我好哥们。”
    张扬笑了笑:“赶紧滚蛋,你老婆挺着肚子,别太晚回去。”
    梁成龙点了点头,推开车门摇摇晃晃走向前面的宝马车。
    回到自己的住处,把车在楼下停好,抬起头,看到窗内橘黄色的灯光,一种温暖感油然而生,何歆颜在家里等着他。
    何歆颜也没想到张扬这么早就回来,正在忙着将张扬这两天积攒的衣物洗了,连张扬开门进来都没有觉察到,她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快乐的哼着歌,冷不防张扬从后面冲上来抱住她的娇躯,把何歆颜吓了一跳,何歆颜啐道:“要死了,你想把我吓死啊?”
    张扬呵呵笑着,在她两颊上分别吻了一记,何歆颜道:“乖,先回去坐着,我把你的衣服洗好就过去。”
    张扬道:“不是有洗衣机吗?”
    何歆颜道:“内裤和袜子都得手洗,不然洗不干净。”
    张扬爱煞了她这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又凑过去在她唇上狠狠吻了一口,这才放开她,将车钥匙扔在茶几上。
    何歆颜的声音从洗手间内传来:“茶几上有我泡好的铁观音,你先喝着。”
    张扬倒了一杯,喝了几口道:“今晚没出去逛街啊?”
    何歆颜道:“在香港整天没事就是逛街,东江没什么可逛的,看到你积攒了这么多衣服,所以帮你洗了,不然这衣服只怕要馊了。”
    张扬笑道:“不至于,你不洗,我晚上就用洗衣机洗。”
    何歆颜很快洗好了衣服,擦干双手出来,笑盈盈望着张扬道:“怎样,今晚的鸿门宴结果如何?”
    张扬向她招了招手,何歆颜走过去,张扬牵住她轻轻一拉,让她躺倒在自己的怀里,把茶几上的车匙拿起来在她眼前晃了晃道:“甲壳虫软顶的,这辆车赔给赵蕊雯。”
    何歆颜睁大了眼睛:“真的?你真让他们赔了辆奥迪?”
    张大官人道:“甲壳虫,不是奥迪。”
    何歆颜笑道:“差不多就齐了,做人不能太过分。”她勾住张扬的脖子道:“就知道你本事,这些人真是有眼无珠。”主动奖励了张扬一个热吻。
    张大官人翻身就压了上去,何歆颜啐道:“没关灯呢!”
    张扬抓起茶几上的一颗花生米就弹了出去,花生米准确无误的撞击在墙面灯光开关上,室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何歆颜娇羞道:“你这人,怎么一点就着啊?”
    张扬道:“知道我控制力差你还点我?”这厮伸手去扯何歆颜的衣服,因为太急,黑暗中听到哧啦一声,衣帛破裂,何歆颜啐道:“你好粗……”她是想说太粗鲁来着,可长驱直入的灼热将她的话打断,何歆颜沉默了下去,手臂却下意识的抱紧了张扬,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发出一声长长的呓语。
    张大官人在这方面绝不次于他在武力上的表现,他是个骁勇善战的猛将,不知疲倦的征伐着何歆颜完美的娇躯,在这种时候,何歆颜不由得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海兰或者胡茵茹帮她分担一下才好,虽然她也感觉自己的想法很奇怪,很羞人,可是她必须承认,以张扬强悍的体格来说,或许多几个女人在他身边是一件好事。
    清晨,精力过人的张大官人又早早从床上爬起来了,他原本还想和何歆颜缠绵一场,可看到何歆颜沉思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忍心了,张扬凑过去,在她脸上吻了一记,何歆颜仿佛说梦话一样:“怕了你了……让我歇歇……快被你弄死了……”
    张扬哈哈笑了一声,听到这话又是爱怜,又是感觉到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大手伸进被窝,捏了捏她的玉臀道:“好好休息,我去上课了!”
    党校的培训课程一如既往的枯燥无味,张大官人上课的时候就不停打起了哈欠,一堂课下来,比昨晚缠绵一夜还要累。
    这边下课铃打响,张扬就窜了出去,梁晓鸥抱着书本在后面追了上来:“张扬,你等等!”
    张扬停下脚步,笑眯眯道:“梁主任有什么指教?”
    梁晓鸥道:“我昨天去我叔叔家里,问过你的事情,他说是要让你负责新城区招商工作。”
    张扬道:“那我以后就要在梁主任的领导下工作了。”心中却不这么认为,自己是正处级,而梁晓鸥只是个副处级干部,哪有下级指挥上级的?
    梁晓鸥笑道:“应该是我们合作才对,你们新城区建设指挥部是个相对读力的单位,招商工作和市招商办关系不大,从我了解到的情况可能是彼此读力。再说了,你是正处级干部,我才是副处级,我哪能领导你呢?”
    这话听起来比较舒服,张扬道:“我初来乍到,对这边的情况一点都不清楚,以后的工作还要靠梁主任多多指教。”
    梁晓鸥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虚伪?大家都是朋友,谁指教谁啊?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尽力就是。”
    张扬笑了,梁晓鸥的姓格还是非常爽快的。
    梁晓鸥道:“走,一起吃食堂去。”
    张扬摇了摇头道:“下午我打算翘课,这课堂内容都差不多,我听得昏昏欲睡,到现在都有点脑缺氧,再让我听课,我恐怕要把命给丢在课堂上了。”
    梁晓鸥笑道:“那好,回头我帮你签到!”
    张扬笑道:“那就先谢谢你了。”他打了个哈欠,向梁晓鸥摆了摆手,离开了党校。
    走出党校大门的时候,张扬觉着有些不对,后面似乎有一个人在跟踪自己,他趁着转弯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向后看了看,发现一名身穿灰色西装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鬼鬼祟祟跟着自己。
    张大官人毕竟混过国安,这点警惕姓还是有的,他快步向前,发现那名男子也加快了脚步。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去,那名男子意识到自己被张扬发现了,也没有逃避,而是迎着他走了过来。
    张扬等他来到自己面前,眯起眼睛看了看他:“我认识你吗?你跟着我干什么?”
    那男子充满敌视的打量着张扬:“你以后,最好离梁晓鸥远点儿。”
    张扬被这厮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他妈哪跟哪儿啊?张大官人最反感别人威胁自己,他不无嘲讽道:“我跟谁相处跟你有什么关系?”
    张扬和何歆颜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大街上行人很少,何歆颜挽着张扬的手臂,也只有在夜色的掩护下,她才敢毫无顾忌的表达自己的绵绵爱意。
    张扬道:“今天晚上你很少说话?”
    何歆颜将俏脸贴在他的肩膀上:“喜欢听你说!”
    张扬笑道:“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何歆颜摇摇头,虽然她没说,可是的确有些心事,看到丁兆勇和赵静的幸福,勾起了她对婚姻生活的美好期待。女人原本就是感性的动物,睹物思情,难免会产生一些感伤。何歆颜又是坚强而理智的,她知道自己今生今世是无法放弃对张扬的感情了,张扬对她已经够好,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无人可以替代,何歆颜提醒自己应该知足,她意识到自己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事业中去。
    张扬拥住何歆颜的香肩:“歆颜,相信我,我会让你幸福!”
    何歆颜明澈的美眸望着张扬,不觉有些湿润了,她深情道:“我已经非常幸福!”
    古有关云长单刀赴会,今有张大官人孤身赴宴,当然他料到借祁山兄弟俩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搞什么鸿门宴。
    祁山设宴的目的是为了和张扬和解,既然想和解就需要一个双方都认同的和事佬,所以他想到了梁成龙,梁成龙和祁山已经认识很多年,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梁成龙身在南锡,他本想给张扬打电话,祁山建议他还是亲自过来一趟,有他亲自在场这件事更好解决。
    梁成龙对张扬的脾气摸得很清楚,知道张扬要是真生气了,就算是亲爹亲娘他也不给面子,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亲自回来一趟。在他看来这件事算不上什么大事,而且祁家兄弟已经低头,以他和张扬的关系,这件事应该可以解决。
    祁山兄弟俩和梁成龙先到了江南食府,梁成龙送给祁峰一句话,有眼不识泰山,张扬什么人物?不说别人,就是他梁成龙自己当初和张扬交手的时候,也吃了大亏,东江周云帆当年也算得上手眼通天的人物,不一样也在张扬的手上栽了跟头,祁峰通过这一整天的了解,已经明白自己招惹了一个煞星,他心底有些后悔,如果知道何歆颜是张扬的人,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做出当街骚扰的事情来。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出了,后悔也晚了。祁峰虽然明白张扬厉害,可心中对他的仇恨并没有消褪,这次的事件中,吃亏的是他和那帮朋友,可现在他们却要低头,祁峰心有不甘,迫于大哥的压力不得不这样做,私底下盘算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会找你算个清楚。
    张扬坐着出租车准时来到江南食府,看到张扬的身影出现,祁山和梁成龙一起迎了出来,梁成龙呵呵笑道:“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
    张扬早就习惯了这厮的商人嘴脸,从说话到做事就透着一个虚伪,梁成龙拉住张扬的手,在他手背上拍了拍道:“张扬,你可真能折腾!”
    张扬笑眯眯道:“听你这话,今儿是找我算账来了?”
    梁成龙道:“我不敢,我又打不过你!”
    祁山笑着走过来道:“张主任很守时啊!”
    张扬道:“我们政府工作人员就是这样,时间观念特别强,不是说今晚要摆鸿门宴吗?怎么把梁成龙给弄来了,他是唱哪一出?项庄还是项伯?”
    祁山呵呵笑道:“张主任真是幽默!”他和张扬握了握手,指了指停在停车场内的一辆黑色甲壳虫道:“奥迪不适合女孩子开,可巧我哥们的汽车专营店到了一批甲壳虫,软顶的,这车行吗?”
    张扬心里明白,祁山是在向他服软,但是又耍了一些小小的手段,没有都按照他的话去做,撞坏了一奥拓,赔一辆奥迪,这传出去笑话大了,虽然甲壳虫也不便宜,价格还在低配奥迪之上,不过祁山是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试探一下张扬是否毫不退让。
    张大官人绝不是一个不懂变通的人,他之所以提出让祁山赔一辆新的奥迪车,其目的是要难为他们,连他自己也明白这要求其实很过分,很欺负人,但是张扬决定欺负人的时候,往往是这个人把他真惹火了。其实这辆甲壳虫真的很不错,女孩子开起来要比奥迪拉风的多,更不用说什么奥拓了。
    张扬点点头道:“就这么着吧!”这厮脸上还装出勉为其难的样子,好像他给了祁山多大面子。
    梁成龙心说,你丫也太狠了,奥拓换奥迪,现在换成了软顶甲壳虫,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自然不会忘记自己今天过来的主要任务,梁成龙道:“这车好,我最近正打算给清红买一辆,作为她给我生女儿的礼物。”
    祁山将车钥匙交给张扬:“手续发票全都在手套箱里,回头你就开走,需要的话,我随时可以让人陪着去上牌。”
    张扬也没跟他客气,接过车钥匙收起,祁山邀请他进入酒店。
    梁成龙找到机会向张扬道:“哥们,今天给我点面子。”
    张扬笑道:“给我来个突然袭击,你可真行啊。”
    梁成龙道:“其实你应该解释为意外惊喜,在南锡我给你送行,来东江我又给你接风,充分体现了咱俩的革命友谊万年长。”
    张扬揶揄道:“可两次都不是你请客。”
    梁成龙道:“当好陪客也不容易。”
    张扬道:“你当陪客还不过瘾,现在当起说客来了。”
    梁成龙笑道:“祁山是我认识多年的老朋友,关系是相当的好。”
    张大官人当然明白梁成龙说这番话的目的,他是要自己手下留情。
    江南食府最豪华的包间已经准备好了,祁山那边并没有叫太多人,除了弟弟祁峰就没有其他人在场,鲨鱼头赵劲松被张扬砸断了腕骨,现在正在医院治疗呢,他的处境非常的被动,如果张扬执意要追究他用钢珠枪射击自己的事情,赵劲松百分百要坐牢。这正是祁山的精明之处,今天是他向张扬低头,当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虽然梁成龙和张扬的关系不错,可就连他自己对说服张扬也没有确然的把握,祁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在这件事上他决意退让。
    祁峰并不明白大哥这次为什么要表现出这样的忍让,几乎没做任何的抗争就接受了张扬的全部条件。按照祁峰本来的想法,士可杀不可辱,他就算拼着鱼死网破也要和张扬争这口气,然而大哥的话他不能不听。
    祁山邀请张扬坐下之后,马上向祁峰道:“小峰,还不给张主任端茶认错!”他一上来就直奔主题,祁山是个不喜欢回避问题的人,既然早晚都要解决,早一些总是好的。
    祁峰始终低着头,从张扬进门起他一直都在回避张扬的目光,这并不是因为他害怕或者惭愧,因为他了解自己藏不住仇恨,不想张扬看到他充满愤恨的眼睛。
    祁峰倒了杯茶,双手端着来到张扬的面前,目光仍然没有去看张扬,低垂着望着脚下:“张主任,昨天的事情是我的错,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张扬没有马上接这杯茶,祁山轻轻咳嗽了一声,像是在提醒什么。
    祁峰唇角的肌肉明显抽搐了一下,他的内心宛如被钢鞭抽打那般难过,大哥明显在提醒他是时候给张扬下跪了,祁峰有生以来从没有受过这么大的侮辱,他闭上眼睛,单腿一曲,强迫自己跪下去,可是没等他的这个动作完成,张扬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他的下一步动作,接过他手中的茶盏笑道:“既然都是自己人,这件事就算了!”
    听他这样说,祁山内心中松了一口气,自己做得这些表面功夫没有白费,杀人不过头点地,从事情发生之后直到现在,他代表弟弟处处忍让,对张扬的所有要求都一一应承,又先后清楚栾胜文和梁成龙当和事佬说情,张扬如果还是寸步不让,那么这个人就太过分了,祁山虽然让祁峰下跪,可心底是不想的,损失点钱财无所谓,可是面子要是失去了,那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梁成龙也面露喜色,张扬这一手给足了他面子,如果张扬执意要求祁峰下跪,那么他这个和事佬脸上肯定不好看,他还对祁山说他和张扬的关系如何如何,如果这点面子都没有,岂不是等于自己抽了自己一嘴巴子。
    张扬喝了祁峰递上来的那杯茶,其实在看到那辆甲壳虫和梁成龙之后,张扬就已经放弃了让祁峰下跪的想法,梁成龙是他朋友,这个面子多少要给一些,祁山在事后也的确表现出了相当的诚意,张扬并不是要把事情做绝的人,给人留面子,也是给自己留退路,事情已经过去了,也没必要因为这件事而结下仇怨。张大官人往往在用武力征服对手之后,就会想起以德服人这四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