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密道追踪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一合之将,还来自取其辱。”红脸年轻人一见大拿逞强,不免好笑。

  “等你趴下的时候,不要哭!”大拿捏起拳头,气得牙痒痒,硬生生的说,“请!”

  红脸年轻人一腾身,脚下弹跳起来,长鞭似的腿横扫过来,又是使用最擅长的腿功,大拿不动如山,双脚下蹲,跟前一次一模一样的架势,只一抬手,就把红脸年轻人的腿给架住,向后一拉,然后有样学样,弹跳而起,扫向红脸年轻人的左脸。

  红脸年轻人略一沉眉,抬肘格挡,却没料到大拿的腿好似钢棒,力道也是十足。这一硬接之下,整个手臂完全麻了,更是疼得眼泪水都快流下来。

  大拿见好就收,望着红脸年轻人笑,“承让!”

  “你!”红脸年轻人面红耳赤,血气冲得双眼发红,“你是不是吃了那瓶药!”

  “还有谁要拦?”大拿不回答,对着其他的年轻军人一个个的扫过去。他早看出来,红脸年轻人,是这队人的领头,功夫最厉害。果不其然,没有谁敢站出来挑战。

  “没异议的话,我们就进去了。”老沙说着,让大拿指路。

  大拿总算是出了口闷气,心里舒服了很多,指着其中一块石碑,让老沙先通过,那些石碑的虚实变化很快,老沙进去之后,位置又发生变化,大拿看准位置,让神偷进去。最后大拿问其他军人要不要一起,红脸年轻人低着头没回应,大拿也就不多说了,闯进其中一块石碑里去。

  当大拿穿越石碑之后,就看到无数的镜面,像无数的门一样,排列在他眼前,所有的镜面里,都映出他的样子。

  在这里,没有其他任何人。

  大拿喊了几声,没有谁回应。他靠近其中一块镜面,用手触碰了一下,那块镜面,就像肥皂泡一样破碎,飞起漫天晶莹剔透的粉屑。很快,其他的镜面也都发生连锁反应,纷纷碎掉。

  然后,大拿看到了一个接一个的水晶体,悬浮在黑暗里,近处的能够看得很清晰,远处的就只有星光一般的亮点。

  整个空间,一眼望去跟银河一样,浩瀚无垠,星光熠熠。

  大拿看到近处的每个镜面里都有一个人,或坐或卧,或站或走,姿态千奇百怪,其中有一个是神偷,还有一个是冬生,以及一些穿着都很现代的陌生人。

  大拿伸手去触碰附近的水晶体,发现手能穿透过去,但没有任何感觉,那些水晶体也不受任何影响,依然存在。

  大拿迈动步子,在水晶体之间穿行,朝其中一个最大的水晶体走去。

  当他走到那个水晶体面前,看到里面装得不是活人,而是一具被锁链锁着的干枯古尸,那身上穿着的铠甲,他刚见过不久。

  大拿内心非常确定:这具古尸,是耶律乞努!

  大拿正思索着眼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他身后,一个人影从水晶体里挣脱出来,走到他身侧。

  “你很了不起。”老穆对大拿说,“我以为我会是第一个脱困的人。。。。”

  “你是嫣儿的父亲?”大拿问,他看到老穆的长相和嫣儿很神似,“不对,你的年龄对不上。”

  “你的直觉很准确。”老穆说,“你应该多相信自己的直觉,有时候理性的判断,反而会让你离真相越来越远。”

  “这个地方很古怪。”大拿说,“我想象不到镜面布局,原来是这幅样子。”

  “我也没想到。”老穆说,“太梦幻了,每一个被镜面布局影响的人,都在这里,古往今来,原来有这么多。。。。。。”

  “你看,那边还在增加。。。。。”大拿说。

  老穆点头,“增加的速度很快,看来任卫东把簋心风水陵完全破坏了,镜面布局的威力增强到了极致。”

  “嫣儿在等你回去。”大拿说。

  “我一辈子都是为了来这里。”老穆说,“你看,多漂亮,世界上的其他东西,跟这里比起来,太平庸了。”

  “比嫣儿还漂亮?”大拿问。

  “你听说过木华黎吗?”老穆反问。

  “设置了这个布局的人。”大拿回答。

  “我是他的后人。”老穆说,“来这里,是家族使命,如果我完不成,那么嫣儿就要继承这个使命。如果她完不成,她的后代,还将继续。”

  “不可以放弃吗?”大拿问。

  “当然可以。”老穆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放弃的。只要付得起代价。”

  “代价是什么呢?”大拿继续问,“会比离开子女还严重?我自小没有跟父母生活在一起,我懂得没有父母在身边,会有多痛苦。”

  “你父母都健在,他们为什么会舍得让你离开呢?”老穆问。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大拿叹了口气,“生离的痛苦,总好过死别。。。。”

  “她最终会得到幸福。”老穆说,“因为我会把这个诅咒,彻底的破除。”

  “我以为你要拿神灵之眼,是为了卸岭。”大拿说。

  “我加入卸岭,是各取所需,卸岭需要我,我也需要卸岭的身份。”老穆说。

  “你要拿走神灵之眼的理由非常充分。”老沙从水晶体的另一侧走出来,“但我也有阻止你这么做的理由。。。。。。”

  “神灵之眼被我取走,这个镜面布局就此破坏。”老穆说,“你也会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但对老沙来说,是件好事。”

  “可惜我现在是耶律乞努。”老沙幽幽的说。

  大拿觉得自己已经变通透了许多,但老穆和老沙的对话,再次让他摸不着头脑了。

  “为什么你会是耶律乞努?”大拿疑惑的打量老沙,随即又明白了一点,“原来你不是先遣部队。。。。但是,你为什么跟他长得不一样?”

  老沙没有回答,深沉的与老穆对视,那双眼睛,让大拿第一次感到无比陌生。

  老穆说,“因为他不完全是耶律乞努。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老沙。我预料得不错,你果然逐步变成了耶律乞努,当初在契丹古祭坛外抢先下手,终究尝了恶果。。。。。”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老沙打断老穆的话,“你跑去镜面世界,无非是要拿契丹神女掌握的部族机密,现在你轻而易举破开水晶禁制,想必是已经到手。但这种机密,势必不能为外族所得!”

  老沙边说边把面具戴上,一刹那间,大拿有些恍惚,像是看到了小方。老沙的面具和小方的面具有很大的差别,可是却有着同样的气势,杀相毕露,如恶鬼般狰狞!

  大拿眼中的老沙变得突然高大了许多,身上穿起层层的铠甲,成了铁塔巨人,他拔出腰刀,刀刃上寒光逼人。

  但大拿知道,老穆肯定看不到老沙的变化,这种幻象,就只有他能看到,呈现的是老沙最真实的力量。

  “我苦心经营多载,百里长途,我走了九十九,只差一步,你休想拦我。”老穆双手高高抬起,口中开始说起契丹话来,开始的时候,声音是雄浑的男人声音,但很快,声调变高,像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

  大拿一句也听不懂,只觉得老穆的身体上,笼罩上一层淡淡的白影,整个人辨不出虚实,而那声音化作一串串的字符,对准前方巨大水晶里的古尸飞去。

  一经接触,水晶表层,就出现了一道裂纹。

  老沙大喝一声,高举腰刀,一步跨出,朝老穆斩去。

  老穆没在乎老沙的举动,依然高唱,水晶体破裂一面,化作闪烁的钻石碎屑。捆绑住里面古尸的一条青铜锁链飞出,缠向老沙的手,把他压制住。

  大拿左顾右盼,一时不知道帮谁才好。他分辨不出,老穆和老沙,到底谁在做正确的事。

  大拿上前,一手抓住锁链,一手抓住老沙的手腕,勉强控制住双方的行动,说,“不要打了,就不能说个明白,非要打打杀杀才能解决问题?”

  老穆和老沙身上笼罩的暗影,瞬间黯淡不少,两人都是瞪大眼睛看着大拿,不敢相信大拿能把两人同时给制住。

  “大拿,我不光是为了我,更是为了整个契丹部族。”老沙说,“神灵之眼,是我保存部族唯一指望,我失败了,就有成千上万的契丹人,会因此而死!”

  “还在妄想!契丹部族已随你的失败而消亡,此事已成历史定局,岂是你说改就改!”老穆说,“而且,你鸠占鹊巢,已违逆天道,又能存世多久,何必生这种妄念!”

  “我还没完全死掉,就代表事有转机!”老沙争辩,“大拿,你放开手,你可以不帮我,但也不要阻止我。”

  “你们说话总是说半句藏半句。”大拿摇摆不定,“看穿别人的内心实在太难了。我看得穿簋心风水,各种迷阵,但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你们谁忠谁奸。。。。。。”

  “去,把你的三昧符给那具古尸戴上。。。。。”老穆说,“你就会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大拿透过缺口,望向巨大水晶体内的枯尸,那具枯尸漂浮在里面,安然不动,不像死去,反而像入睡般,随时会睁开眼睛。

  “不!”老沙咆哮一声,猛地挣脱大拿的手,手上原本消失的腰刀虚影又再出现,一刀把略有失神的大拿砍中。

  这一刀没有给大拿造成任何伤痕,但大拿浑身的力气都瞬间抽空,脚下一软,仆倒在地上。

  老沙没理会大拿,朝老穆逼近。老穆手握小玉剑,与老沙对拆数招,口中又再次响起女声,古怪的字符飞向包裹枯尸的水晶体,把一块块的镜面打碎。

  大拿没理会老穆和老沙的打斗,手握三昧符,朝枯尸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