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节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三十五章 另一批人
  我仔细的用醋擦遍了全身,如果真是有什么非常小的虫子的话,这醋还真能有用,毕竟那种微小的生物,虽然分泌的东西可能腐蚀性破坏性很强,但个体的生存能力其实并不会太强的,生活环境的酸碱度改变绝对对它们是致命的。
  就算没有什么虫子,醋擦擦身子也没什么坏处,至少可以消消毒。很快,我擦完了全身,接着又按那女人临走前说的那样,在太阳底下晒了好几个小时,皮都快晒裂了。
  弄好之后,我穿好衣服来到不远处表妹和那女人暂时落脚的地方,接着又跟着她在这山里转了一会儿,这才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洞口旁边,不用说,肯定也是通往底下溶洞的了。洞口旁边,那是一间不大的瓦房,虽然外表不太显眼,但进去之后,我才发现,这里面真的有不少东西啊!
  首先进入我眼帘的,是两排架子上很多的瓶瓶罐罐,大多是透明的少部分是棕色的,里面装了很多我不认识的植物动物的器官,我扫了一遍,真没几个认识的,但却在其中一个瓶子里发现了我在洞窟里遇到的藤蔓,只是已经泡的变了颜色了。
  走过架子,后面是一些桌子上面摆满了很多玻璃仪器,看着可能是研究那些东西用的吧,这时候我猜想那女人可能是个研究野生植物的吧!
  房子里面还有一间,那女人把表妹扶到另一间屋子里歇息后,回来示意我进去,我于是推开门,结果却吓了一跳,里间竟然坐着一个男人,穿着一身灰色中山装,最重要的是那人还戴着个面具,白的,连一点花纹都没有,搞的跟鬼似得!
  “你们是研究野生植物的还是开化妆舞会啊?”我并没有理会身前的“面具侠”,而是转身对那女人说了一句。
  “呵呵,你说的倒也不算全错,我确实也研究野生植物,只不过,我主要研究的却不是植物,而是微生物。”那女人微微一笑,竟然也没说任何关于那面具侠的事情。
  “是你们救了我们吗?”我这次是对着那面具侠说的。
  “不是,我们只是偶然遇到而已,我们没有救你们的能力!”出乎我意料的,那面具侠的声音竟然十分的清朗。
  “那你知道这附近有个叫张文泰的人吗?”我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干脆问这句话探一探他们的底吧。
  “你怎么知道张文泰这个人的?”面具侠听完我的话,声调竟然不自觉的有些升高,我一听,就算他不是张文泰,也肯定和他有关系啊。
  “你看看这张照片!”我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从背包里拿出了那张老照片递了过去。
  “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面具侠接过照片,语调一下激动了起来。
  “我爸就在这上面!”说完我指着照片上的我爸给他看了看。
  “你竟然是他的儿子?我就是张文泰,你怎么会来找我?”看完照片,面具侠愣了一会,终于慢慢的说出了他的身份。
  “那就对了,我找你是想问你关于那个岛上的事情!”既然确定了身份,我也就开门见山的问了。
  “呵呵,看来过了这么多年还有人没忘记我去过那个岛回来啊!”说完,那面具侠竟然笑了起来。
  “其实你不用问我的,我回来也是纯属偶然,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住在这个山里,是为了研究你进入的那个地下溶洞,至于多年前的那个岛,我什么发现都没有,无可奉告!”
  “你如果不想说那个岛上的事情的话,至少可以说一下那块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那真的是苗族人血咒的印记吗?”那人的说法,其实我早就想过了,从我爸不跟我说那些事情,我就想到了可能会有这种结果。
  “这个,我可以告诉你,我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苗族血咒,但我之前查找资料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那确实很像苗族血咒的印记,但,现在我反倒不确定了。”说道这里,那面具侠竟然停了下来。
  “不是苗族血咒的印记,那是什么呢?”我忍不住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们研究了很久发现,那确实有可能不是,但也不确定,不过,有一件事,我却可以告诉你,你知道我们上过那个岛,但你恐怕不知道,其实还有一批人比我们更早就上过那个岛吧?”面具侠张文泰说完,顿了一下,看了看我。
  “这些年,我一直研究那些事情,也有一些发现,我们上岛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一批人在我们之前九年就去过了,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当时那伙上岛的人,竟然和我们出奇的相似,也是一队大学生地质考察队,而且,这群人当中,竟然也有一个懂得苗族血咒的苗人!最后的结局也是惊人的相似,除了苗人死在洞内,其余人全部受到了所谓的诅咒,身上也全都出现了那种红斑!”
  我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之前还有一批人上过岛,而且竟然还有另一批人有那种红斑。
  “那你能告诉我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吗?还有这个人。”我拿着照片指了指那个大头的人,还有那个他看着的女人,也就是那个装在玻璃瓶里的女人!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啊,把你知道的全都说给我听听吧,也许听完我告诉你一些事情也无妨!”
  那人说完,我略一考虑,就从在学校遇到大头鬼说起,直到遇到瞎子,听了那一番话,但我的话重点几乎全部都在那块斑上。那人也很仔细的听我说着。
  “我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那红斑到底怎么回事,但却知道了一些皮毛,不妨也可以告诉你,照你的话看,你那块斑应该会让你经常遇到那些鬼魂什么的吧,你的那块斑应该是通冥印,而你表妹的那块,应该是素女印,瞎子的是风烛印,呵呵,当然了,这也不是我起的名字,而是我们之前那批人中幸存者研究后的结论!”面具侠似乎对他的面具很看重,说着话还用手扶正了脸上的面具。
  “什么通冥印啊,要真是那样,叫见鬼斑比较合适,一块诅咒的印斑还能搞出个这么雅的名字。”我对面具侠张文泰认为我那块斑的作用是见鬼的说法很是不感冒。
  “呵呵,你不要不相信,我几乎拜访了之前那批人里所有人,他们身上的斑其实跟我们这批人差不多,其中也有一个跟你一样的,那斑似乎真的会让人遇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而你表妹的那块斑,当然也有类似的情况,只是那人现在已经死了,你们就算想考证也无从找起了!其实我甚至觉得那块斑根本不是什么苗族血咒,到可能是其他的一种诅咒!不过,这也是我的猜测,具体就不跟你说了。”张文泰这一席话,彻底震惊了我,不过我也有点不相信,竟然有人遇到和我们一样的情况?
  三天之后,我和表妹回到了家中,从张文泰哪里,我知道他研究这些东西研究了二十多年了,而那女人就是他的爱人,只是并非照片中人,而是一个生物学教授。他二十多年几乎拜访了所有那些之前的考察队队员,得出的结论就是,那伙人的遭遇和他们一模一样,那斑的作用也是一点不差,不过,有一点让我很不舒服,那就是,他竟然说我那块斑会让我一直遇到不干净的东西,那不是坑爹吗,那我不要成见鬼专业户了!
  而且,关于那大头鬼和那瓶中女人的事情,他也跟瞎子一样,一点也不愿意告诉我,这反而让我觉得,那大头鬼很有问题,这一点通过张文泰的一句话也可以证实,临走前他指着照片告诉我,让我对那大头鬼多加小心!
  我回来之后,心情很低落,虽然我知道张文泰说的很可能是真的,但我其实内心不想承认我那块斑的作用,甚至一点都不愿意相信张文泰的话,太震撼了,表妹要是一点一点的变小直到死去,我还勉强能接受这荒诞的东西,毕竟天山童姥我还是知道的,但我要是见鬼见多了,也能死去,那会怎么死呢,吓死吗?那他娘的太怂了点吧,要是说给胖子那个基佬听,那简直是国际玩笑啊!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想想这半年多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了,我这半年多的生活充满了一种不真实感,好像传奇故事一样,荒诞无比!
  在家里又呆了两天,我就告诉老爸老妈,在家里呆着没意思,我要回学校,他们也不反对,反正我有免费的房子住,回去也就回去吧,不过,有一个人却非要黏着我,要跟我去我们学校玩,这个人就是表妹!
  我总是绕不过她,这样一来,只要她决定的事情,我就只有接受的分了,没办法,我只能带着她回去了,反正离开学还有接近两个月,让她在那里玩玩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只是,恐怕我想清静一下是不太可能了!
  很快,我们坐车来到了我那个免费公寓,反正房间多的很,多她一个也不多!
  我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天的事情,最终得出了一个决定,我要忘掉这些荒诞不羁的东西,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正常过我的日子,该干嘛干嘛,也许,这一切都是一个谎言吧!
  现实总是无情的,因为在我做出这个决定后不到十分钟,它就毁掉了我的想法,我从床上起来,只穿了短裤来到客厅,想看会电视,可谁知道,表妹忽然对我叫了一句。
  “哥,你那块斑也变位置了!”
  “什么?”我一愣,一下没反应过来。
  “你那块斑原来在腰上,现在怎么到了后背上了啊!”说完,表妹还拿镜子给我,让我自己看看。
  我接过镜子一看,还真是,那块斑跑到了背上去了!
  虽然如此,我还是强装不在乎,打算继续按我的想法,就当什么也没发生,看了会电视,我让表妹回去睡觉,我自己也回到了房间。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可我却一直睡不着,显然,我还是没法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我翻来覆去,足足过了半天,才开始迷糊起来。
  但没过多久,我却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声音从外面传来,是唱京剧的声音,因为我平常并不听京剧,也听不出是唱的哪一出。
  我心想,大半夜的,难道还有在小区里唱戏的,我拉开窗帘,看了看,什么都没有,这时候,我仔细的听了听,那声音好像是从阳台方向传来的,难不成是表妹在听戏?不太可能啊!
  我打开房门,走到客厅,那声音更大了点,我转向阳台,刚走了两步,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靠近阳台的地方,一个老太太正躺在躺椅上扇着蒲扇,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个收音机,声音就是它发出的!老太太的头发已经灰白,边听还边哼着两句。
《隔世之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