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看到四周景象后忍不住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此时此刻,我正躺在那竖井井口旁边,竖井上的木架子上还拴着绳子,风吹动之下还在不停摆动,我转头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我试了试,想起来,但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过了好久才强撑着地面爬了起来。我站在原地看着四周,我身处那片废墟,没错,眼前就是之前下去的那个竖井,当我把头转向之前表妹和我被绑住之后呆的地方的时候,我才反应了过来,表妹死了啊。
  不对啊,我怎么会躺在这里呢?我明明在那个底下洞窟里面见到了表妹的尸体,而且还有自己的尸体啊!
  “咦!”我想到这里惊讶了一下,不对吧,我见到了自己的尸体?这不开玩笑吗?
  我一下想到,当时我可能是出现幻觉了,自己怎么可能看到自己的尸体呢?可是,表妹他们去哪了呢?我又怎么上来的呢?是谁救了我呢?
  我想不通,呆在原地愣了一会,我起身四处看了看,整片废墟,一点刚才那些人的痕迹都没有,不过,我和表妹之前呆的地方,我们的包竟然还意外的躺在那里完好无损。
  我走过去打开背包,拿出了表妹的一只小表,看了看日期和时间,天呐,我一下惊呆了!
  表妹那的小表上的日期显示,此时距离我下去的时候,足足过去了一个星期了!
  我竟然足足一个星期人事不知,这下我非常担心,要是之前在洞窟里只是我的幻觉的话,那表妹也就没事了,可现在她在哪呢?
  我十分的着急,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四处的找了,只是现在我的肚子实在饿得很,我从包里找出一些吃的东西,三下五下的填饱了肚子,背起包,我开始向更远一点的地方找去。
  这一片的山坡几乎被我翻了个遍,可就是一无所获,直到我走到了另一个底下溶洞的入口处!
  这个入口的旁边是一条小溪,溪水很是清澈,有没有鱼我就不知道了,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小溪的旁边正躺着一个女人,一个裸体的女人!
  是表妹,没错,肯定是她,我绝对不会认错的,虽然我之前没见过她完全不穿衣服的样子,但她的身材我大体上还是见过的,因为之前她穿着内衣的时候,其实跟裸着也没太大的区别。
  我很奇怪为什么表妹会裸着身子躺在这个地方,但脚步却是一点都不慢的跑了过去,我想到了最坏的情况,那群人不会是对表妹……
  我跑到表妹身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把她翻过来,她还在昏迷不醒,我用水泼了泼她也没用,这可难办了,可我急于想知道表妹到底怎么了,我在下面的时候,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那群人有没有对表妹怎么样。
  没办法了,表妹这么裸着肯定是有原因的,万一是那群人对她做了什么禽兽行为,那我就太对不起表妹了,我想着,表妹忽然动了动,她微微翻了个身,我还以为她要醒过来了,一下很高兴,赶紧趴她旁边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可表妹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我大跌眼镜,她没有醒过来,但却做了一个十分不雅的动作,岔开了双腿,这要放在平常其实也没什么,但这时候,表妹裸着身子,我紧紧盯着她的动作,一下看到了我不该看到的地方,我的目光一下扫到了她的大腿之间,天呐,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不过,忽然我发现了什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大腿之间……大腿之间……”我一直念叨着,却一下想不起来到底哪里不对劲,有不好意思再去看看表妹大腿之间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最后,我实在忍不住,又趴过去看了一眼。
  “我靠!”我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表妹大腿根部不是有块和我一模一样的红斑吗?现在怎么不见了?
  这一下,我吃惊不小啊,我一直苦恼的那块红斑,在表妹身上怎么会一下不见了呢?我呆在下面的这段时间,表妹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正当我托着腮帮子深思的时候,忽然一只手搭在了我腿上,我转身一看,表妹竟然在这时候醒了过来,两眼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最后将目光转回到了我身上。
  “玲玲,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见表妹醒了过来,非常的高兴!
  “哥,我怎么会在这里?”过了好一会,表妹才清醒了过来,没想到她第一句话竟然会问我这个,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下去之后你们遇到了什么事情?那些人哪去了?”我把表妹扶起来对她说道。
  “那些人……你下去之后没多久,那些人好像又发现了什么,聚在一起商量了两句就带着我一块离开了,哦对了,他们带着我就到了这里。”说着,表妹看了看旁边的一个地下溶洞入口。
  “我叫他们等一下把你拉上来再走,他们也不理会我,直接就来了这里,我大喊你也没听到!”表妹看起来很虚弱,想抬手指指旁边的溶洞入口都好像没力气。
  “那,那些人现在去哪了?”我把表妹靠在身上问道。
  “当时他们打算下去,留了个人在上面看着我,过了没多久,下面有人叫喊,看守我的那个人就带着我一起也下去了……”
  表妹说的,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那些人下去之后遇到的事情,其实和我差不多,都在底下迷了路,最后被困住了,而且他们还分开找路,最后连表妹也不记得是怎么回事了,她只记得自己又冷又累,迷迷糊糊中就到了那个牙印型的洞窟里面,更加离奇的是,她说她也看到了我的尸体!
  只是,有一点好像跟我不太相同,那就是,那时候她还没有到极限,意识还是比较清醒的,好像后来有什么人救了她,但因为头特别疼,她竟然想不起来了。
  “那你的衣服呢?你怎么光着身子躺在这里?”我听完并没有找到表妹裸着身子的原因,就接着问道。
  “啊?我也不知道,我那时好像穿着衣服了啊,怎么会?”说着表妹看了看自己,赶紧用手捂住了胸部,看着我脸有些微微的羞红。
  我倒没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微微低了低头,谁知,这一下,我再次大吃一惊,我又在表妹身上看到了那个红斑,只是,位置是在她的脖子后面!
  “这是怎么回事?你身上的那块斑怎么跑到脖子后面来了?”我指着表妹的脖子说道。
  “你不用问她了,她也不知道的!”表妹还没有开口,另一个声音却抢在了前面,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不知何时,竟然有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来到了我身后,声音就是她发出的。
  “你是谁?”我不知道这女人是何来历,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的表妹现在情况要比你好!”那女人竟然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什么情况比我好?你在说什么?”我有些气恼的看着那女人。
  “我已经帮你表妹擦过了身子,她现在只是有点虚弱罢了,而你现在可能已经中了那东西的毒也说不定!”那女人说的话我一点也听不懂!
  “你不觉得你进入的那个洞窟有些奇怪吗?那些声音你不觉得怪吗?”还没等我回话,那女人又接着道“那洞里只要进入,就会惹上那些魔虫,而且,只要你身上有出血的地方,那些虫子就会疯狂的从你的伤口钻进去,在你身体里面分泌一种腐蚀性极强的物质,不用一时三刻你就会骨松肉散,但那些虫子却不能直接进食人的血肉,还必须和那些藤蔓配合,由后者分泌一种不知名的催化剂,将人类的血肉转化成适合那些魔虫的食物,当然,那些藤蔓催化的过程中,自己也会吸收一些腐烂的血肉,这也算它们双方的双赢吧!”
  “你是说,那些腐烂的尸体跟那洞里的一种虫子有关?可我怎么没见到那洞里有什么虫子?”我听完她的话十分的怀疑。
  “那些虫子十分的小,肉眼几乎看不到,但它们的声音你却能听到,那些虫子的双翅对声音非常的敏感,只要有一点声音,都会引起它们双翅的震动,而震动的频率几乎和那声音一样,所以你听起来好像有人在重复你的话一样!”
  “那,是你救了我们吗?”我没有继续纠缠那些什么虫子,而是问到了是谁救了我。
  “不是,是你们自己醒来的,我只是帮你表妹擦了擦身体而已,其实算不上什么救不救!”那女人说话时表情丝毫不变,我看不出她说的是真是假。
  “那我们是怎么上来的呢?”我一听她的话更加奇怪了。
  “这个,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你还是赶紧拿这些醋擦擦你身上吧,醋能把那些虫子杀死!”说完那女人拿了个小桶给我。
  我接过来一闻,果然是醋,但却没有立刻往身上擦,一来我不知道她说的真假,二来,身边站着俩女人,你让我怎么好意思脱衣服啊。
  “你赶紧用醋擦身体吧,有什么话,等你弄完再问我也不迟!”说完,那女人竟然扶着表妹向小溪的上游走了过去,不再理会我了。
  我一看,好像她也没有骗我的必要啊,虽然这些事情十分的突然又不可捉摸,但按她说的做,貌似也没什么不妥,于是我就脱下衣服。
《隔世之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