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水底下……有个人。”姜天然捋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但我拉了他一把,就有点……”他咳嗽了一声,“就有点像抓到毛茸茸的小狗那样的感觉,是怎么上来的我都不记得了。”
  “水底下有个尸体?那个尸体还长满绒毛像毛茸茸的小狗?”霍星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你真不是在做梦?水下的那个是妖怪吗?”
  “不不,”姜天然沉吟了一会儿,“不是全身长满绒毛的小狗,是一个有头有四肢,皮肤上没有毛孔,牙齿齐全,嘴唇还是红色的,手指很细的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他想了想,“看起来像睡着了一样。”
  “为什么被你形容的像骷髅一样,他是有肉的还是没肉的?”霍星被他这段形容吓到,“什么叫皮肤上没有毛孔,牙齿齐全,嘴唇还是红色的?”
  “就是……”姜天然指着自己的脸,“像这样。”
  霍星凑过去仔细看他的脸颊,姜天然的皮肤非常白,不但白而且光滑细腻,柔润得真的没有任何毛孔,完全达到不化妆就能代言化妆品广告的程度,看了半天她才醒悟,“你是说他的皮肤非常好?牙齿很整齐,脸色也很好看?”
  姜天然微笑了,“嗯。”
  “那就不是死人了?”霍星吃了一惊,“难道沉在问仙湖底下的人还有救?是刚刚下去的?”
  “很有可能。”姜天然说,“但是我好像对那个人过敏,他沉在下面不可能闭气多久,小星,你要和纯茶一起下水去救人。”
  “我?”霍星张口结舌,“我我……我……”
  “但是纯茶泳技很差,潜水他更不在行,如果游到一半他抓住你,你要把他带来。”姜天然很认真的说,“很不让人放心啊。”
  “我……靠……”霍星咬牙切齿,“算了,老娘自己下水去救人,你们两个在岸上等!”
  姜天然眼睫微微一弯,拍了拍手鼓鼓掌,“小星好厉害哦!”
  我……我……真想掐死这两个男人!什么“小星好厉害哦!”他是在逗小狗吗?老娘看起来像小狗吗?薛纯茶身为夜间室的室长,不但好吃懒做竟然连潜水都不会,真不知道以前的工作是怎么做过来的?总而言之,这两个都给我去死吧!霍星连衣服也没换,直接跳下了水。
  问仙湖的水非常冰冷,下水的瞬间她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四周都是水的感觉非常可怕,唯一欣慰的是水质非常清澈,四面望去晶莹得犹如水晶。就在刚才薛纯茶和姜天然浮起来的地方不远,一个穿黑衣的男孩子静静地躺在水底。
  心头碰的一跳,霍星嘴巴一张,湖水就灌了进来,差点呛入肺里。老娘在网络上混迹多年,日漫韩漫中国漫泰国漫看过多少,但不管哪一部动画里都没有这样……画一样的漂亮的男孩子。
  他的眉线很纤细,眼睛即使是闭着也似乎显得很黑,精致的唇色娇美柔和,肌肤不是姜天然那样过分的白,也不是薛纯茶那样有象牙般的质感,却是一种极其柔润的粉色。
  他有点像女生,又有点像洋娃娃。
  她潜下来拉住了这疑似尸体的人的手,这个人的手冰冷湿滑,没有半点像姜天然说的那样像毛茸茸的小狗,手指纤细雪白,握在手里感觉出乎意料的好。她拉起这个“尸体”,这“尸体”个子不高,在水里轻轻的就被她拉了起来,两个人一起往水面浮去。
  她虽然没见过死人,但水底下这个真的不像死人。霍星用绳子将人草草绑在身上,三下两下就浮出了水面,哗啦一声,只见姜天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还戴上了橡胶手套,跳下水帮她把那个“死人”拉出了水面。
  “哇!”薛纯茶翘着二郎腿坐到了一旁,“美人啊!从雉雨那小子死了以后,我就没再看过这样的美人了,怎么会沉在水底?天然,他还有气没有?”
  姜天然用戴着手套的手为那具“尸体”检查了一下,“这是……”他从男生脸上撕下一块长长的透明胶布,随着他扯掉胶布,那“尸体”长长的吸了口气,立刻睁开了眼睛。
  啊?难道他一直都没昏,只是躺在水底?霍星高扬起眉头,如果他是被贴了胶布扔进水里,那岂不是谋杀?但他的手并没有被绑住啊!为什么不自己撕掉胶布浮起来呢?
  “你好,我是姜天然,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在你脸上贴了胶布?”姜天然用自己刚刚用过的毛巾擦去这陌生男孩脸上的水,“身体感觉怎么样?”
  “啪”的一声,陌生的男孩坐起身来的第一件事竟然不是回答问题,而是直接把姜天然推开,这一推力气好大,姜天然跌坐到了地上,讶然看着这陌生的男孩。薛纯茶饶有兴味的看着他,霍星也是张大了嘴巴,眼见这男生微微闭眼,捋了一下滴水的头发,“走开!”
  “哈?”霍星莫名其妙,“怎么了?”
  “走开!”漂亮的男生右手五指紧紧地握着,用力得几乎握出血来,“走开……”
  “喂?你不会是……跳问仙湖自杀吧?”霍星小小声的说。
  姜天然和薛纯茶都没有说话。
  那漂亮的男生低下头来,双手紧紧抓住地上的杂草,沉默不语。
  “喂……你不会是因为住在这问仙湖旁边的人不见了,所以就跳问仙湖自杀吧?”霍星的声音越发轻了。
  漂亮的男生紧紧地抿着嘴唇,有一股钢铁般的倔强。
  “自杀的人要在自己脸上鼻子上贴透明胶吗?太奇怪了吧?”姜天然的声音本来很柔和,现在听起来特别安静柔顺,“究竟是有人把你扔下水,还是你自己跳下去的?”
  “算了算了,反正人没死,小子叫什么名字?”薛纯茶挥挥手,打算了姜天然的问话,“爱贴透明胶就贴透明胶呗,谁管得了你?叫什么名字?”
  漂亮的男生抬起头来,看见一个架着一双长腿靠在岩石上喝凉茶的长发男人,似乎也觉得眼前的男人相当特别,沉默了一阵子,他淡淡地说,“苏释。”
  “很好,姓苏的小子,起来。”薛纯茶从包里扔了瓶凉茶给他,“一个人怎么跑到这鬼地方来的?”
  “水怪。”苏释仍旧说得很简单,其他的情况一个字也不多透露。
  “嗯,水怪。”薛纯茶指头一压,啪的一声压断了一截巧克力,“对水怪很感兴趣?”
  苏释看了他一阵,摇了摇头,“理佳……”他紧紧的咬住嘴唇,漂亮的眼瞳中透露出一种几乎是怨恨的痛苦,“理佳她……不见了。”
  果然是女朋友失踪了,但女朋友失踪也不必大老远跑到这里来跳问仙湖啊!霍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她平时也没啥爱好,就是喜欢美人,不论看电视动画漫画电影,既不注重内涵也不注重剧情,选择的标准就在于男女主角长得好不好看,是不是她的菜。而显然眼前这个苏释从头到脚不论是哪一点都深深符合了她的口味。但在饱餐秀色看美人的同时,她的脑袋也没闲着,乍然灵光一现,“你是不是看见了水里的东西,所以跳下去看那是什么,贴透明胶是怕自己闭气闭得不好,潜得不够深,对不对?”
  苏释蓦地抬起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眼神凌厉得像刀。霍星只想笑,漂亮得像个sd娃娃的人,个子又这么矮,还这么凶,感觉她一拳过去就能把他打倒,但她又怎么舍得对看起来这么倔强又这么好强的人挥拳头?她咳嗽了一声,掠了掠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突然做出一副淑女状,轻声细语的说,“老……呃……我也看见了水里有个奇怪的东西,像是一片扁扁的黑影,飘得很快。”
  “噗嗤”一声,薛纯茶呛了一口,笑了出来。姜天然眉线微微一弯,“水里有东西?”
  “刚才你们浮起来的时候,就在你们头顶有个黑黑的影子一下飘过去了,老大说他没看见,你看见了没有?”霍星对着姜天然说话,眼睛却看着苏释。姜天然沉吟,“黑影?”他的注意力全在沉在水底的苏释身上,并没有看见什么黑影,“我没看见。”
  “我也没看见。”薛纯茶无辜的摊手,霍星瞪了他一眼,没人在问你!白痴!
  就在这时,也许是被人从濒死的窒息里救了回来,也许是跳下去的激动已经渐渐平静,苏释突然说,“水里有黑色的怪物。”
  “什么样的怪物?”
  “像水母一样,但很大。”苏释又咬住了嘴唇,“理佳她……她们也许已经被那个怪物……吃掉了。”
  “水母一样的怪物?”霍星真是吓了一跳,“真的有怪物?”我靠!真的是X档案?这要是长年累月做下去,她还不英年早逝了?想起刚才薛纯茶闲闲地说“从雉雨那小子死了以后……”,敢情牺牲的同事也是有的,不会是她的前任吧?
  薛纯茶吹了声口哨,“天都要黑了,吃饭最重要,一切先住下再说。姓苏的小子,你是要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还是要和我们住在一起?”
  “我要留在这里。”苏释将他的嘴唇咬得快要出血,“我要找理佳。”
《夜间刑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