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夜间刑事部 > 第6节

第6节

  四 萤火下的爱
  薛纯茶那个硕大的行李包里装了野营的用品,他们很快在问仙湖旁边比较平坦的地方搭了个帐篷。距离他们从火车站出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整天,天色已经蓝得发黑,满天都是星星。帐篷里用了充电的马灯,帐篷外点了一堆篝火,薛纯茶和姜天然坐在篝火旁边烤肉串,那些肉串是从办公室里带来的。而实际上他们已经吃饱了,吃的是压缩饼干和橙汁饮料,烤肉串完全是他们在玩而已。
  霍星和苏释坐在很远的一边,几乎一伸脚就可以触及水面。夜里问仙湖边没有风,空气很清新,水面微微有些寒气,天上的星星倒映在水面,一闪一闪的像璀璨的银河。
  “很幼稚吧?”霍星向薛纯茶和姜天然瞟了一眼,“几乎不能想象,早上我还在完全不同的地方,做着完全不同的事,不知道为什么就到了这里来找水怪。”
  苏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你为什么要找水怪?”他望着水面上的星星,眼睛里也像是布满了星星,璀璨而神秘。
  “因为……呃……那两个人说要找。”霍星指了指薛纯茶和姜天然,“那两个人……无聊又幼稚,听说这里闹水怪就跑到这里来玩了。我被他们拉上火车之前,还不知道要来这里干什么呢!”她虽然是X部门的新人,但好歹保密的义务她有做到。苏释又咬住了嘴唇,“你真傻。”她怔了一怔,她只听过别人说她“八婆”“凶什么凶”“想打架吗?”之类的恶言恶语,还从来没有听过人用这样温柔的语气说她“你真傻”。
  望着身边的人洋娃娃般的脸庞,她心里很温柔,轻轻的叹了口气,“你呢?为什么要跳问仙湖?如果我们晚来一点,你就淹死了,你不傻吗?”
  “我……不会游泳。”苏释又说了一句惊人的话,吓了她一跳,只见他重重的咬着嘴唇,“但我不是要自杀。”霍星看着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突然微微一笑,揉了揉他的头。这个傻瓜,不会游泳就用透明胶贴住自己的嘴巴,跳下不知道有多深的问仙湖去查女朋友失踪的秘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耿直又天真的人呢?“理佳……是你的女朋友吗?”
  苏释不回答,过了很久,他说,“她和别人约好了,要去美国。”她又吃了一惊,“她不要你了?怎么可能?你这么漂亮……呃……”她一不小心把真心话说了出来,苏释眼睛里迅速冒起了怒火,扬起手一个耳光就要往她脸上打去。
  “啪”的一声,霍星一把抓住了苏释的手,不假思索的一拗,苏释那只白皙的手被她牢牢扣在手里,几乎就要扭脱了臼。他一声不吭,恶狠狠地瞪着她,霍星那一拗完全是本能反应,顿时也是呆了,两个人四目相对,一时静了。
  薛纯茶拿着根竹签在火上乱烤,肉串已快被他烤成了肉干,眼看那边的两人突然动起手来,“哎呀呀,打起来了。”姜天然眉眼一弯,“小星不会输的。”
  “打架是不会输,会不会输掉一颗易碎的少女心可就不知道了。”薛纯茶坐在石头上,笑意盎然的看着那两人,“天然,你觉得那神秘男孩怎么样?”
  “基本上,我认为问仙湖里不可能长有很大的水母,淡水的水母一般都很小。”姜天然很认真地说,手指圈起了硬币大小,“最大的大概也就这么大,不可能有会吃人的水母。”薛纯茶一笑,“你怀疑苏释?”姜天然摇了摇头,“没有人能预测自己跳下问仙湖之后会有人来救他,何况我们根本没有看到他跳问仙湖,如果是欺诈的话,未免太冒风险。”薛纯茶把烤焦的肉串丢进篝火里,“那就姑且怀疑一半。不过星星宝贝倒是对人家一点也不怀疑啊……”他斜眼看着姜天然,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天然,我看你要好好反省,为什么新人不相信你,却毫不怀疑的相信一个从问仙湖里捞起来的怪小子?”
  “小星是个热血的人。”姜天然的肉串却烤得很好,他姿态斯文的吃了起来,“我想她有一种天生的保护欲,对比她弱小的东西都有想保护的冲动。”
  “我怎么感觉是一见钟情,干柴遇到烈火,天使看到魔鬼,公猫拦住了母猫……”薛纯茶张牙舞爪的比划起来,“神秘的爱情即将在深邃的夜里发生……”
  “纯茶,这不好笑。”姜天然认真地说,“不要嘲笑别人的爱情。”
  薛纯茶静了下来,望了望天,“你真是毫无幽默感。”
  另外一边,霍星和苏释四目相对,苏释一用力挣开了手,别过头去。霍星叹了口气,“老娘果然扮不来清秀佳人,一动手就要露馅,真是毫无追求美人的天分,耶稣他妈,你现在从天上降下块石头把我砸死算了……”她在一旁乱七八糟的碎碎念,苏释听了一阵,突然说,“你觉得我很漂亮?”
  霍星僵住,眼前的脾气很坏的漂亮娃娃仿佛很讨厌别人说他漂亮,但她仍然是点了点头。苏释的眼中又冒起了怒气,但这一次他勉强没有发火,“我没有朋友。”他紧紧抓住地上的杂草,“从小到大,男生从来不和我玩,我从来不和女生玩。”
  “为什么?”霍星惊奇的看着他,她觉得有这么美貌的男孩子,男生应该把他当作公主女生应该把他当成王子才对,怎么会没有朋友?苏释咬住嘴唇,这次嘴唇真的被他咬出了血,“因为他们说我是人妖。”
  “那女生呢?”霍星敲了敲头,“难道女生也说你是人妖?”
  苏释摇了摇头,她突然明白,如果成天和女生在一起,他就更会被人当成女生了。她双手支在身后,仰头望着星空,“我小时候常常被人当作男生,男生或者女生只有在被人欺负想要找帮手打架的时候,才会来找我。每次我都很高兴的去帮人打架,那时候我觉得我是王,但打赢了以后他们都走了,也没有人和我玩。”她闭上了眼睛,“但我觉得王者总是孤独的,所以每次都还是很高兴的去帮人打架。”
  “你真傻。”苏释的声音比刚才仿佛温柔了一点,霍星笑了起来,捋了下头发,“后来想想真的挺傻的,如果在小时候遇到你,谁敢不和你玩,我一定把他打趴在地上。”苏释的眼睛微微动了一下,他眼神一动,倒映在眼里的星星都荡漾了起来,幻化出道道形影模糊的光,从没看过有人有这样漂亮的眼神,“我读到高三就没有读下去,在学校再也待不下去了,但理佳她……后来写信给我。”
  “所以你们就在一起了?”
  苏释又摇了摇头,脸上泛起一阵红晕,“我们……我们只是写信,一直在写信。”
  “写信?”霍星高高扬起眉毛,“这年头了还有人写信?你们只是写信,从来没在一起过?”
  苏释点了点头,“我们写了三年多的信,在三个月前她写给我最后一封信,她说她要和朋友一起去美国。”霍星真是呆了,这么纯情的相爱,她真是想也没有想过,“所以你就追来了?”苏释又去咬嘴唇,“不,她如果自己愿意去,我是很祝福她的。但在那以后她就失踪了,我写了很多信,但没有任何回信。”霍星不知该说他什么好,“你真傻。”她苦笑,“她不给你回信了,所以你就追来了,看到了问仙湖里的黑影,然后你就跳下去?”
  苏释身上绷得很紧,过了很久,他突然充满怒气的说,“你根本不明白,我……我从来没有朋友……”霍星大声说,“那是你根本不敢和别人交朋友,而理佳只是一个敢对你表示好感的女生而已,有必要为她跳问仙湖吗?你会淹死诶!你淹死了,你爸妈就不会伤心吗?理佳就不会伤心吗?”
  苏释呆了一呆,“我……”霍星抓住他的手,“我觉得你很漂亮,一点也没觉得你像女生,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
  “我没有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朋友。”苏释唇角的血已经流了下来,“但我特别讨厌那种看着我的眼光。”霍星的手伸进口袋,她的口袋里有纸巾。苏释的目光很锐利,他说:“那种——像看着特别奇怪的东西或者玩具的眼光。”她的手顿时僵在了口袋里,过了一会儿,她指指自己的眼睛,“像我现在这种?”
  苏释点了点头。
  我靠!这真是个诚实的孩子!霍星叹了口气,“觉得你漂亮的人,看着你觉得很稀奇的眼光,真的那么讨厌?”苏释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他往薛纯茶和姜天然的方向走去。霍星坐着,她回头看了他一眼,苏释根本没有看她,笔直的往篝火走去。
  你真傻。
  她想起苏释刚才说的话,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头扔进了问仙湖里,听那飘渺的“扑通”一声,是啊,你真傻,老娘纯纯的初恋,就在这么五分钟之内结束了。
  而理由呢,居然是因为他讨厌自己欣赏他的眼光。
  我呢……是真的觉得他很漂亮,很喜欢那么好看的眼神,想要和他好好的谈心,想看他笑一笑,这种想法很可恨吗?罪大恶极?霍星再拾起一块石头,扔进了水里,刚认识的人当然不可能了解他的内心,但我很想明白他、也很想了解他,只是……难道喜欢不能先从肤浅的开始,难道不能从表面开始,而只能凭靠什么第六感还是心灵相通一下子就深刻明白他的心?
  老娘不是神啊!老娘也写不来信。
  “扑通”又一声,她又往水里丢了一颗石头。
  问仙湖里的涟漪一圈一圈的荡漾,水面上的星光闪闪烁烁飘飘渺渺,光影很美,也很冷。
  就在她一颗又一颗往水里丢石子的时候,水面上突然哗的一声,一条什么东西跳了起来,霍星大吃一惊,“啊”的一声尖叫。
  一个白影子闪了过来,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回来一步,“没事,那是一条鱼。”
  霍星转过头来,这个瞬间跑了十五六米把她拉回来一步的人是姜天然,面前的脸微笑得宁静温柔,她差点忘了这是个要她背着五十斤铅块跑八百米的恶魔,呆了一呆之后“啊”了一声。
  回头望去,苏释一个人站在离薛纯茶有三步远的地方,而薛纯茶依然坐在篝火旁,若无其事的玩着他的肉串。苏释的脸上没有半点为她担心的表情,薛纯茶脸上也没有,但她觉得这两个人脸上的表情是不一样的。
  苏释的眼神很冷淡,更多的是对问仙湖里跳起来什么东西的关心。薛纯茶很放松,但那表情并不会让她觉得有些寒意,苏释眼里对问仙湖里东西的关心让她有一种针刺般的感觉。
  她对苏释,要比对姜天然和薛纯茶好得多了。
  但为什么……他没有比姜天然和薛纯茶对她好?
  捋了把头发,霍星甩了甩头,这世上真不是你对谁好,谁就一定要对你好的,人家偏偏就是不理你,你有什么办法呢?
  “小星?”姜天然又说了一遍,“那是一条鱼。”
  姜恶魔以为她吓傻了吗?那不就是一条鱼吗?老娘郁闷的又不是这个!她对姜天然随便笑了一下,“谢谢。”
  姜天然松开了手,微笑说,“过来一起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