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七十八章 受人之托

第七百七十八章 受人之托

    庞富荣把相好的尸体搬上床,用床单盖住,然后坐在床边,一脸悲伤的瞧着尸体,像石化了一般,很久都没动过一下。

    要说这个女人长相还算不错,看上去比他年轻,最多三十五六岁光景。很难跟相貌猥琐年纪又大的庞富荣联系在一起,我估计这女人是看上了他的钱,像他这样算命很灵的先生,一年不少挣,应该比我挣的都多。

    整个屋子充满了悲哀的气氛,在死者面前,我们倒是做不出追究庞富荣的举动了,站在屋子门口,眼看着天色黑下来,不知道该走还是留下来。

    我冷眼看着庞富荣,心想按照地上血液凝固情况,这女人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今天早晨。庞富荣既然来这儿,目的当然是冲着她来的,那么昨晚应该就来了。他早上离开这儿,那个时候,这女人是死是活就很难说了。他有很大的杀人嫌疑,通常这类案件发生,都是因为钱或是要扶正,导致男人大起杀心。

    庞富荣这个杂碎不是什么好人,杀人没什么不可能的。

    终于在沉默了长达一个多小时后,庞富荣缓缓转过头,一张脸仿佛老了十几岁,声音嘶哑的跟我说:“黛云死了,我也没什么好留恋这个世界,你不是要报仇吗,动手吧!”说着眼睛一闭,一脸决绝之色,显得对生死毫不畏惧。

    我摸着鼻子冷笑道:“你别拿这种借口来应付我们,也别装的那么可怜。我只想知道你们的阴谋,到底是谁想要害我?”

    庞富荣脸上闪过一丝苦笑,摇头说:“不知道,反正我没想过要害你,只不过是受一个人嘱托才这么做的。”

    我和曲陌对望一眼,急忙问他:“那人是谁?”

    “我不认识,只见过一面,长的很年轻,大概有二十五六岁。”

    “你不认识他,怎么会帮他害人的?”对于这么烂的理由,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庞富荣叹口气说:“事已至此,我也就不瞒你们,把这件事来龙去脉说清楚。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件事起因还是在他相好安黛云,说起这个女人,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一股温柔的神色,滔滔不绝的说起他们相遇的故事。他的家距贯口镇只有二十八里路一个叫南桥村的,安黛云是河对面北桥村人。十五年前,他去北桥村算命,遇到刚刚年过二十的安黛云,当时她全家遭遇变故,全都染了一种怪病不治身亡。

    庞富荣帮她一算,家里那是惹了煞神,安黛云命硬才得保不死,但以后难保不遇灾祸。因为安黛云长的好看,庞富荣就帮她破解凶灾,最后分文不收,让她很感激。你说缘分这东西就是个二货,这么年轻美貌的姑娘,放着那么多帅小伙就是不爱,就喜欢上了这个猪都不啃的烂白菜。

    庞富荣也是惦记着姑娘,没事就往北桥村跑上一跑,嘘寒问暖,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出事了。由于村子挨的太近,这事很快传到他老婆耳朵里,回家大闹不说,老婆还带着人跑到北桥村把安黛云痛打一顿。无奈下,庞富荣打算跟安黛云分手,可是姑娘怎么都不同意,说她不在乎,于是一商量,为了躲避他老婆,就搬到镇上住。起初是租房,后来他挣钱了,就买了一块地皮修了座房屋供安黛云居住。

    他也曾经想过要离婚,可是自己给自己算过命,跟安黛云那是八字不合,偷情可以,结婚准会克死他。所以他也就死了这份心。他们虽然聚少离多,但感情非常深,安黛云十几年如一日,每天都在苦苦盼着能见到他。而他也是这种心情。

    前段日子,安黛云不小心被车撞了一下,幸好被一个年轻人出手相救,不然就给撞死了。庞富荣急急赶到镇上,发现安黛云只不过是皮外伤,于是就对那个年轻人千恩万谢。那人说现在不必谢他,等来日可能有事拜托。这可是安黛云救命恩人,不管什么事,一口应承下来。

    就在前几天,那个年轻人找到了他,要他去尚城镇算命,引一个人泄露天机。然后回到镇上等着,再遇到此人时让其吃下乌鸡蛋,以乌卵换形之法暂避天谴。如若此人要见孵卵之地,就带到镇外山中木屋。

    说起那个木屋,庞富荣说是很神秘的一个地方。因为山谷隐秘,很少人涉足,曾传说有人进去过,但出来后就变成了白痴,谁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那人还教他进去后,大声念“金光速现,搬运吾身”三遍,就会从原门而出。

    他虽然听着这件事像个阴谋,有害人之嫌,但先害人又救人,并且对方答应绝不是作恶于是就答应了。他从木屋出来后,感觉此事蹊跷,就在镇外等着,要是我们天黑还不回来,他打算回头再去瞧瞧的。当看到我们回来后,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但见我光着膀子,模样挺狼狈,一定在木屋里吃了什么苦头,唯恐找他算账就拼命逃走。

    这么说起来,他还是个好人了。

    不过听他这番话不像是说谎,他也给人骗了,那个年轻人会是谁呢?又问那人的相貌,庞富荣只说是个长相帅气的小伙子,口音就是当地一带,曾经也问过他的姓名和住址,这人就是笑而不语。

    我冷哼一声讽刺他:“你算命这么准,难道就没算到他是谁,还有安黛云会有今天杀身之祸?”

    庞富荣一脸难过的叹道:“不知姓名八字,是算不出一个人身世背景的。至于黛云之死,那是命中注定,因为她身上一直背着煞神灾祸,我一直都在苦苦帮她破解,知道总有一天她会死于非命,可是不知道竟然是今天,让我在她临死前都没见上最后一面……”说到这儿,他又捂着脸呜呜的哭起来。

    我说你先别伤心了,想要知道安黛云怎么死的,其实挺简单。他一听马上抓住我的手,神情激动的问什么办法。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当然是用拘魂术了。安黛云刚死不久,魂魄肯定还在附近,把她请出来一问即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