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七十七章 相好之死

第七百七十七章 相好之死

    不过没过几秒钟,又是一阵风刮来,让我苦笑不已,哥们已经是黔驴技穷,再回来只能脱光光随便你怎么样了。

    谁知听到曲陌问道:“那只东西是不是刚才回来过?”

    一听是她,我这颗小心脏顿时放落下来,摸了摸胸口回答:“不但回来过,还险些把魅宝抢走。”

    “这是两只邪祟,刚才我追着它们跑出很远,最后发现只剩下一只才赶紧返回来。”曲陌语声中透着一股郁闷。

    “两只?”我忽然想起来,之前邪祟抱住我的同时,曲陌也被骚扰了,不可能是同一只邪祟干的。靠,难道是一公一母?它们速度够快的,灵狐都追不上,竟然还被跟丢,母的跑了回来。想到这儿,惊觉自己裤裆可是被烧出了一个大窟窿,还不知道内裤破了没有,虽然在黑暗里,还是禁不住脸上一热,急忙把脱下的衬衣围在腰上。

    “嗯,是两只,绝对错不了。”曲陌口气坚决的说,“发现追出几十里,都在黑暗里,这种迷踪阵太可怖了,灵狐都找不到破解方法。”

    我也摸着鼻子思索,大无量术中的法子按说应该管用的,可是为什么失效?要不这不是迷踪阵,是其他邪术。想着那只小乌鸡精,脑子里灵光一闪,明白刚才为什么闭着眼没走出去的原因,因为我现在被换形,那就是一只乌鸡,土地都不认我的血了。

    一只乌鸡能做法吗?

    于是叫曲陌变回原形,用她的血滴在地上,然后我们闭上眼睛往前走。过了一阵子,感到眼皮外一阵明亮,睁开眼一看,心头大喜,走出来了!

    现在日头西斜,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太阳照在身上,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回头看看这座木屋,此刻在眼中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诡异之气。想起刚才在里面受到的窝囊气,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四周找了一堆枯草,摸出仅剩的一张符,念咒生火,把枯草点燃丢在木屋上。

    不多时,木屋就熊熊燃烧起来,巨大火势迫的我们往后不住后退。

    燃烧了一阵子,突然从里面发出凄惨的怪叫声,大白天都听得我们心惊肉跳。我跟曲陌对望一眼,这只小乌鸡精不会这么容易就给烧死吧?但听惨叫声,除了是它之外,就是那一对来去如电的邪祟。别管烧死谁,烧死一个算一个,不但为民间除害,也让我解了心头之恨!

    大火烧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木屋才被烧成灰烬。老镇长尸体烧成灰烬,算是火葬了。可惜分不出他的骨灰,带不回梅倌镇安葬,也是个遗憾。

    我们走出山外的时候,夕阳西下,眼看天就要黑了。于是加快脚步回镇上,到了镇外忽然看到庞富荣这混蛋的身影,正贼头贼脑的往我们这边看。当他看清是我们俩时,吓得一缩脑袋,掉头往镇上就跑。

    二大爷,这次要让你跑掉,我就跟你姓庞。当下提气就追,料他也跑不过我,再说后面还跟着曲陌呢,他怎么都逃不出我们手掌心。不过这小子是拼命的狂奔,一时半会追不上,进了镇子,曲陌也不敢变身,让这小子在几条巷子里钻来钻去,差点把我们甩掉。

    最后是赶狗入巷,进了一条死胡同,庞富荣无路可逃,推门冲进一户人家。这小子撑到现在明显跑不动了,在院子里被我追上,一脚踢中腿弯,咕咚跪在地上。扭住他的两只手臂往后翻转,让他脑袋拱着地,一边喘气一边痛的不住shenyin。

    我跟曲陌也喘了一阵子,才说的话。

    “快说,那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什么要害我?”我狠狠的在他腰上踢了一脚。

    这小子倒是挺硬气,没发出叫声,只是闷哼一下,咬着牙死活不开口。他越是死挺,越让我怒火中烧,又狠狠踢了几脚,让这小子痛的满脸大汗,脑袋一个劲的往地下猛钻,似乎想找个地缝逃进去。

    曲陌急忙拦住我:“你别那么冲动,你力气太大,别把他打死了。”

    我想想也是,自己脚头很硬,指不定再踢几脚真给踢死了。不过这小子差点把我们害死,想起来我遭受天谴也肯定是他的阴谋,让我实在没办法冷静。放开他的双手,一脚把他踩在脚底下。

    曲陌皱眉道:“这家怎么没人吗,打了这么久,不见有人出来?”

    她这么一说,我也感到好奇了,于是跟她说:“你去屋里看看,要是有人就解释两句,就说我们是抓小偷,别把人吓着。”

    曲陌点点头,进了屋子。可是一进门就“咦”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惊讶。我察觉不对,就问怎么回事,此刻庞富荣也抬起头,满是泥土的脸上,闪现一种关切的神色。

    “屋里有个死人,好像刚死不久,浑身是血……”曲陌回头跟我说。

    我还没开口,庞富荣突然一脸的激动,猛地从我脚底下挣脱出来,叫着:“不可能!”额头上青筋暴起多高,拼命往屋里跑过去。

    曲陌并没有难为他,闪身让他进门。这小子进了屋子就失声痛哭起来,哭的挺悲凉,让我感到心里一阵不舒服。急忙走到门前,往里探头看了看。屋子里是一般乡镇家庭的摆设,打扫的很干净,一个女人伏卧在血泊之中,脸孔歪斜着正好朝向门口,夕阳余晖投射进门,映照在她暴突的眼珠上,看上去特别的瘆人!

    庞富荣趴在尸体上痛哭流涕,这女人好像是他的亲人,我们一时不忍再跟他动手,就默默的看着这一凄凉的景象。

    他哭了一会儿后,抬头看着站在门外的我,哽咽道:“她是我的相好,我们好了十几年了。她一直为我守身不嫁,每天都在等我过来探望。她是一个好女人,可是为什么会被人杀死……呜呜……”男人哭起来,真像老猫一样难听。

    我和曲陌面面相觑,这小子为什么要主动跟我们交代这是他的相好?顾名思义,相好就是qf了,做人qf的算什么好女人?不过听他哭诉的令人心酸,怎么都不忍心把这女人想的太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