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六十八章 算命先生

第七百六十八章 算命先生

    我们真是误打误撞,抓到了一条往生鱼。这就跟中彩票一个几率,竟然真给蒙上了!

    死耗子跟我们说,往生鱼尾巴上都印有这一世的姓名,极有灵性,是很难抓到的。要不是被打上岸,那是百分之二百的抓不住。要想知道这个叫吴德印的前生,用请仙箕法,就能得到想要的东西。

    请仙箕法其实跟请筷子神和碟仙道理是一样的,但前者咒符非常繁复,也是请神指引法术中最灵的一种。就是在簸箕上绑根筷子,下面放只盘子,盛放米或面粉,然后念咒请到簸箕仙摇动簸箕,使筷子在盘子上划动,按照所得出的字符来断吉凶。

    这种法术在民间跟请筷子神一样流行,不过大多都是神汉巫婆来搞的,哪有什么咒符,就念叨几句,烧柱香,糊弄糊弄老百姓。真正的请仙箕法,光咒符十四道,那才是真正的有求必应,绝不蒙人。

    于是我们就关紧了店铺门,就地画符做法,不用簸箕照样能请来簸箕仙。焚香咒、净水咒、至尊至圣咒等等,画了七八张,其实这里面主要用于往生鱼开口的,是至尊至圣咒。在桌上烧上三炷香,先烧一道焚香咒,然后把放在清水盆里的往生鱼,搬到桌上,焚净水咒。至尊至圣咒符焚烧在水面上,将符灰撒入盆中。

    符灰先是在水面漂浮少顷,然后随着咒语慢慢跟清水相溶,不见一丝踪迹。这说明,簸箕仙来了!

    我们就满眼期待的盯着盆中变化,那条大鱼由于太大,在盆子里转不过身,只是微微摆动尾巴,使水波微微摇动。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跟清水溶合的符灰,又逐渐在水中出现,慢慢化成墨汁一样的细线,形成一个个指肚一样大的字。

    “吴德印,生于己亥年,前世为农夫,名张天来,河南商丘人,阴德有余,本世经营饭馆,安享一生。”

    真是印子叔啊,这太巧合了,我居然抓住了他的往生鱼。

    这下我们都相信往生鱼是真的,虽然费力,但只要抓住就能知道他的前生后世。可是,这玩意没有目标,还是没法办到。死耗子眯着小眼睛跟我们说,只要再多供奉几个烧鸡和几瓶老白汾,就教我们个找往生鱼的秘诀。

    这要求容易办到,就是我感觉死耗子要那么多烧鸡,就不怕撑死你?

    死耗子说,那要到死者坟上取一掊土,无论在什么地方水源之内撒入,三天之内,这个人的往生鱼必会出现。但能否在鱼群内找到,并且抓住它,那就要拼人品了。

    我摸摸鼻子,自信人品不错,只要能让我知道往生鱼的准确地点,那就好办。可是难题又来了,怎么通知那个女鬼来一趟店铺,跟我说说她丈夫坟地在哪儿?再说,我忘了问她叫啥名,就是托鬼捎个信也不行,看来只能等一个月了。

    陆飞不在,王子俊南下,好像这两个家伙是灾星似的,他们都不在,尚城镇变得特别安宁,让我舒舒服服的过了一段日子。老祖宗也没再来,我倒觉得对不住他老人家,让他在崔判官面前不好交代。

    这天我下午两点醒过来,沈冰拉着我去镇上瞧热闹,说刚才听牛大婶说,从外边来了一个算命的算的非常准,能知人的前生后世,广场上围了好多人呢。我一听就笑了,但凡懂点占卜术的,外加察言观色,一算一个准。算你是吉人有天相,肯定抽龙头卦,那得加钱。如果算你命中有灾,总得破解吧,加钱!

    这玩意主要玩的是手段,大半是骗术,只有一小半才是真本事。

    反正起来吃点东西也没啥事,跟沈冰出去溜达看热闹,现在成了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们来到广场上一看,呵,好像乡亲们都没见过算命的,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那叫一个水泄不通。正巧看到印子叔和印子婶都来凑热闹,敢情饭馆都不开了。他们俩也被挤在外面,只能探头往里张望。

    印子叔见我来了,连忙拉住我说:“大侄子,这人算命可准了,你婶非要过来算算财运,我们就过来了。”

    我敷衍两句,心说往生鱼透露的信息,你也就是一辈子开饭馆的命,没啥大的财运。

    在人墙外探头瞧了一会儿,这个四十多岁留着一撇小鼠须的算命先生,看上去还真有两下子,并不是像其他算命的那么信口开河,察言观色来蒙人。一看卦象,直接说出你的家世背景,以及以前发生过什么事,让人听得心服口服。

    不过要价太黑了,破解一次灾祸加五十,增财运或是桃花运,要加一百。一个小时不到,他就赚了上千块,你说乡亲们种地挣钱不容易,平时过日子都是省吃俭用,算命居然是毫不吝啬。要知道这样,就不该让王子俊走,算命骗钱来的挺快的。

    印子叔终于挤进去了,算命先生帮他一算,马上说是开饭馆的,并且家里几口人每月收入多少全部说中。印子叔就求财运,这人却皱眉说:“你命中财运不旺,这是注定的,但非要破解的话,比较困难,给五百吧。”

    草他二大爷的,居然狮子大开口,轮到印子叔可能觉得是个小老板,就坐地涨价了。

    印子叔看着老婆,那意思是这钱花不花?印子婶果断点头,印子叔就去掏钱。我看不下去了,他开个饭馆一个月挣不了多少钱,五百花的未免太冤枉了。于是挤进去,一把按住印子叔的手。

    “先生,你不是能算人的前生吗,说说他前生是干什么的,哪里人,要是真算的出,我给你加五百!”我冲这个算命的笑道。查前世来生,不是算卦能算准的,要批八字,排八柱,不是简单就能算出来的,我还真不信一个算命先生能算出来。

    这人也不脑,嘿嘿一笑说:“看你气色外露,不是个普通人,并且身带煞气,一定多与鬼邪接触。如果我算的不错,你是个捉鬼天师!”

    众人一听,立刻哗然,都冲他竖起大拇指,很多人知道我底细的。

    我心里也感到这人非同一般啊,算卦很灵,看相居然也很准。我笑道:“我又没让你帮我算命,咱们还是说印子叔吧。”

    “这样吧,茅山门下据说也精通占卜,你不如算算他的前世,如果算准了,我给你五百,怎么样?”他带有一副挑衅的目光盯着我。

    靠,他这是明摆着为难我。虽然茅山弟子精通占卜宿土等术,可总之主旨是驱鬼降妖,不如算命相士一门精,他这是气我多管闲事,挡了他的财路,跟我较劲呢。

    我哈哈一笑说:“印子叔前世是农民,家是河南商丘人,名叫张天来,你说我算的对不对?”

    这人一听之下,马上脸色大变,丢下五百块钱,收拾了摊子,灰溜溜的挤出人群。边走边回头叫道:“你道破天机,必会大祸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