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五十八章 童谣

第七百五十八章 童谣

    现在头灯和手电全都报销,眼不能见物,开了阴阳眼也没半点用,好在手上握着一束香,快速念了一遍火铃咒,也不管那些死鬼的死活了,一道旺盛的火光冲向前面。突然看到一团黑色浓雾正迎面飞射过来,遇上火光,又迅速飞退,并且“嗷”的怪叫一声。

    这肯定就是映月鬼了,你既然怕火铃咒,那好办,包里还有几束香,今天让你吃够小火苗。

    往前急冲几步,转过一个弯道,在黑暗中看见一条黑影,正在扑打身上七零八落的火苗子。挺起这束香,又是一道火光发出,吓得这死东西仓惶往前逃走。在火光映照下,看清了果然是只女鬼,跟墓主人大不相同,身穿清末时期的衣服,披着一头散乱的长发,没看到长什么模样。

    映月鬼怕火铃咒,倒是个意外的发现,茅山古籍里都没提及。不过,是鬼都这种法术都会忌惮三分,她怕火铃咒也在情理之中。

    沈冰急匆匆的追过来问:“搞定了吗?”

    “还没有,你也拿出一束香,还记得我教你的火铃咒吗?”

    “记得,挺好玩的。”沈冰说着拿出一束香握在手里。

    这丫头,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玩心。我跟她严肃的说:“遇到危险就放火,知道了吗?”

    “这还用你教?”沈冰皱皱鼻子。

    我苦笑着点上一根蜡烛,往前继续走,古墓里的死鬼都被火铃咒给烧破了胆子,现在没有一个敢出来,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墓门外。大门紧闭着,上面的那种镇尸咒没了。符上画着正宗天师咒语,鬼是不敢碰的,肯定是被人拿掉的。

    首先拿出两张镇鬼符,左右门扇各贴一张,念了镇鬼符,门口三尺之内,鬼魂是没有立足之地的。然后用力把门推开,发出吱呀呀沉重的声音,在这寂静诡异的古墓里,令人感觉心惊肉跳。

    门内立刻散发出一股巨大的阴寒之气,冻的我们不由打个冷战。

    随着脚步往前推移,烛光逐渐将黑暗撕开,里面堆积的大量骸骨都不见了,只留下留下遍地的零星骨渣。感到奇怪,墓道里的尸骨也都给清理了,不知道要干什么。

    “你不是说这里到处都是白骨吗,怎么就有点骨渣,是不是上次胆子被吓破,看花眼了?”沈冰没看到触目惊心的场面,表现的很大胆,还在耻笑我。

    我才要开口,对面那扇门吱呀开了,从里面慢慢探出两只小脑袋瓜。烛光由于找不到那边,只能依稀看到两团黑影,沈冰还好奇的伸着脑袋往前瞧看。我念了一遍火铃咒,火光急速冲到对面,吓得两只小兔崽子哧溜缩回去。

    这下沈冰看清了他们阴森可怕的面目,顿时吓得捂住嘴巴,躲到我后面去了。

    “这就是你说的那两只小鬼?”她颤声问。

    我点点头,心说小粽子是不怕火烧的,又是特别的机灵,用对付僵尸的办法不太好使。眼珠一转,想到一个办法,回头跟沈冰小声:“你唱几句儿歌,把他们引过来。”说着拿出红绳,抓出一把糯米,将蜡烛往她手里一塞,闪身躲在门后。

    “诶,你怎么不唱……”沈冰一副苦瓜脸的看着我,被我瞪了几眼,才扁扁嘴,唱道:“天门开,地门开……”

    擦,这是拘魂咒,你想把野鬼都召来啊?

    正想出去换我来,沈冰后面变词了,并且用童谣唱出来的:“小童子,快进来,糖一包,果一包,吃一包,拿一包……“

    呃,编的什么词啊,不过听着挺好听。再看对面,两只小脑袋瓜又探出来,晃动几下,“嗒”地一下跳出来,落在烛光范围内。黑漆漆的小脸上,这次却涂了红嘟嘟的嘴唇,说不出的瘆人!

    沈冰眼珠一下瞪大,张大嘴发不出声音。我急忙跟她做手势,才又带着哭腔唱道:“门前大桥下,游来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七七又八八……”唱的是数鸭子,可是一慌,后面唱错了,我差点没笑喷,你们家数数是七七又八八啊?

    两只小粽子歪着脑袋在听,一副被吸引的模样,等她歌声一落,“嗒”又往前跳一步,到了她面前两三米外站定。沈冰看样子要哭,转头看向我,我急忙使眼色叫她继续唱。她一撇嘴,跟着又唱起童谣,让两只小粽子听的入迷,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有时还跟着音乐节奏不住晃身子。

    我见时机成熟,贴着墓墙,悄悄溜到小粽子身后,猛地撒出红绳,套出了他们脖子。他们正听的入神,脖子被红绳一勒,冒起一股黑烟,登时往后仰头,张大了嘴巴。我趁机扬起左手,把糯米迅速撒进他们俩嘴里。

    “啊……啊……”

    两个小兔崽子惊声惨叫,发出尖利的叫声,听的我全身毛都竖起来了。一股股黑气从嘴巴里冒出,跟烟筒似的,瞪着两只血红的小眼珠,看着相当吓人。

    正在这时,一股阴冷气息bi近,被我用火铃咒给击退,正是映月鬼,匆忙逃回墓室。我用力扯紧了红绳,让小粽子不能动弹,随着黑气冒尽,他们也停住了惨叫声,咕咚咕咚,倒在地上不动了。

    我拔出桃木剑在他们脑袋上拨弄一下,毫无反应,搞定了!

    擦了把冷汗,转头看向墓室门,里面此时亮起了灯火,明暗不定,感觉非常诡秘。

    回头冲沈冰甩下脑袋,示意她过来,她摇摇头,在那儿双腿直打颤,好像走不动。我忍住笑说:“那你在这儿等着吧,我先进去。”

    “不要,等等我。”她急忙跑过来。

    门还开着,透出一股股阴冷的气息,让我们感到里面既恐怖又神秘。走到跟前,我用桃木剑将门完全打开,冷不防一只披头散发的脑袋突然出现在面前,睁着一对铜铃般的眼珠,差点没把我们吓死,沈冰惊叫一声同时,没忘了随即念出火铃咒。

    我一边念咒,一边挺起桃木剑,刺向这对狰狞的眼珠子。迫的这死鬼往后一仰头,偷袭失败。沈冰手上的香已经发出火光,正好冲到死鬼的脸上,瞬时把她头发给烧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