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凶墓追踪

第七百五十七章 凶墓追踪

    我们跑到策里村,故意经过老太婆的家门口,意外发现她在家。奇怪,她不是白天不在村里的吗?

    正在发愣之际,老太太迎着我们走出屋门,一脸招牌式的慈祥笑容,跟我说:“小伙子,还是回去吧,别再cha手这里的事,这不是你该管的。”

    沈冰脸一寒道:“天下事天下人管得,你杀人作恶……”

    汗,又来这句天下事天下人管,要真是这样,天下就没坏人了。我急忙阻止她的废话,盯着老太婆问:“孩子是不是在古墓?”

    老太婆脸色一沉,缓缓点头:“你很聪明,孩子的确是被送进了古墓。”

    哥们听这种赞扬的话太多了,现在觉得有点反胃。不过证实我推测是正确的,让我又想通了很多事。于是跟她说:“你既然这么喜欢帮助人,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老太婆叹口气,显得很没落,“我管不上啊,鬼差都管不上。”

    我点点头:“好吧,我去管。”

    老太太迎视我坚毅的目光,最终摇摇头说:“你既然非要管,我就送你件东西,在危急关头,有可能保你一命。”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只红色的玉镯递过来。

    玉镯触手冰凉,从内到外散发着血红色光晕,看着让人心里不由自主产生一种惊栗。当我要抬头问她这是什么宝贝时,老太婆掉头走回屋,把门紧紧关上了。

    “你小时候妈没教过你不能随便要人东西吗?你知道她送的这是什么,万一是害人东西怎么办?”沈冰探着脑袋一边看,一边发牢sao。

    “哥有那么傻吗?”我笑了笑,把玉镯装起来,然后拉着她继续往北走去。

    “你很聪明吗?还不是老被敌人耍的团团转,还好意思吹牛!”

    臭丫头,就知道揭我的短处。

    她在路上问我那句老太婆喜欢帮助人是什么意思,并且看我现在对老太婆改变了态度,心里十分不痛快。我摸了摸鼻子,有些事还思考不太成熟,多说无益,所以只跟她说是试探老太婆的。

    翻过山头,站在埋尸林中,忽然发现一棵棵大树上,都绑了一条白线。这是干什么用的,让我特别感动纳闷。但想到今天是初一,在阴气深重的埋尸林中绑这种东西,肯定有用意。

    “要进古墓,咱们不是要从盗洞进去吗?”沈冰见我往西走过去,就好奇的问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很快来到白花谷外,拿出辟邪符分给沈冰一张,又拿出罗盘,就往里走。沈冰问我不怕了?我嘿嘿一笑没作答,拉住她温暖的小手,慢慢走近谷口。里面的情景跟我第一次进来时看到的一模一样,阴气升腾,鬼气森森。只不过没有房屋,转了几次头,房屋都没出现,让我忽然明白,老太太为什么今天在村里,她因为某种原因不过来了。

    我转头问沈冰:“怕不怕?”

    “怕什么,不就是块养尸地吗?”她不屑的回答。

    “那就好,可能过一会儿,我们就进那座凶墓了……”

    话还没说完,她立马抱住我的手臂,睁大眼珠问:“什么意思啊,古墓在那本,我们怎么过去?”

    “你忘了我是怎么过去的吗?”我冲她坏笑着说,然后拿起罗盘,按照那天晚上大概跑动方位来回走动。

    “这,这,这大白天的,不会进去吧,你别吓唬我。”沈冰当时听到那对小粽子,就特别害怕,他最怕的是小鬼。

    我才要开口逗她两句,这时罗盘上的指针忽然飞快转个不停,找到了!我把头灯戴在头上,拿出一张缩地符夹在指诀间,念了一遍缩地咒,黄符一然,四周迅速变暗,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蓦地闻到了一股霉腐的味道,嗯,进古墓了!

    “土包子,怎么会突然天黑?”沈冰一下紧紧挽住我的手臂。

    “嘘!”我小声在她耳边说:“我们现在已经进了古墓。”

    “怎么不早说,以为你说一会儿起码该有几分钟吧,怎么说进来就进来了,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沈冰不住发牢sao。

    打开头灯,发觉这里就是第一次进来时的地点,地上那具死尸还静默的卧在那儿。冰冷的墓墙,散发出浓厚的死亡气息,让我心里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巨大的压抑感。

    沈冰战战兢兢的扯着问道衣服,一步步进入环形墓道。走了片刻,她挠头说:“从来没听说过古墓构造还有这种环形墓道,你说墓主人不是白痴吗,做这么大工程,浪费人力财力。挖一条直线,进出多方便啊。”

    我嘿嘿笑道:“你不觉得这种墓道像是一种漩涡吗?”

    “漩涡?”沈冰睁大眸子,“什么漩涡?”

    “嘘!前面有动静。”我在唇边竖起食指,把军刺递给她,拿出小白旗交代几句,放飞出去。

    小白旗刚向前飞出不到两米,前面就起了一层浓密的黑雾,将整个墓道笼罩的严严实实,看不到前面一丝情形。小白旗不惧任何鬼气,从中穿入,瞬间不见踪影。我冷笑一声,阴兵来了!先用点睛笔开了阴阳眼,拿出一张大金光咒符,先念了咒语在前面开道,跟着摸出一束香,用火铃咒发出一道剧烈火光,不过是冲向墓道顶部,没有往前烧过去。

    黑雾顿时消退,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心说不信小羊羔不吃麦青,见了火铃咒,你们各个还不都吓尿裤子?

    我正得意,忽然头上响起“叭”地一声脆响,眼前瞬即变黑,草,头灯灯泡爆了吧?赶紧拿出手电,还没打开开关,又是“叭”地一响,灯泡也报销了。这绝不是意外,是墓主人来了吧?她被我伤的不轻,再说也不是啥厉害货色,怎么就敢动我身上的东西?

    “土包子,你干吗把灯打碎?”沈冰在黑暗中不解的问。

    汗,那是我打碎的吗,感觉这句话好像说我是吃饱了撑的。摸着鼻子寻思,过来的可能不是墓主人,映月之煞居多!

    一想到这儿,背脊上就冒起一股凉意,不能用月孛咒,对付这死玩意就特别费劲了。不过,它见不到月光,威力也会大打折扣,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它那么怕被红线缠上。吸取不到月光精华,没把握抵挡住我的斗灵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