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五十章 猪头鬼

第七百五十章 猪头鬼

    回到曹庄镇后看看表才两点,在街边简单吃了点东西回旅馆。躺在床上我为没胆子进白花谷的事感到很郁闷,不知道当时心里怎么就对这地方有种惧怕,不敢踏进谷口一步。想着想着,忽然觉得很烦躁,到邙山三天了,小雪一点线索没找到,反而摊上一个邪恶的老太婆,和一只映月之煞,离开不是不离开也不是。

    沈冰洗澡出来,似乎还在怪我胆小,不怎么搭理我,躺在她那张床上假寐。

    当我起身要去洗澡,发觉背包在床边咕咚咕咚的震动不止,草他二大爷的,估计又是尖头鬼在闹腾。我现在心情不好,正好拿他出来撒撒气,这小子天生一副jian脾气,骂他一通,还一个劲的叫爷!

    走过去把窗帘拉上,拿出小白旗把他们叫出来,这次连梅思思都出来了,才要冲尖头鬼发火,忽然发现多了一只鬼!

    靠,竟然鼻青脸肿,不知给谁揍的像猪头一样,惨不忍睹。

    沈冰一下睁开眼睛问:“这谁啊?”满脸的吃惊神色。

    我哪知道,小白旗啥时候多了只鬼,这是要造反呢?我瞪着他们几个问:“怎么回事,这家伙哪儿来的,啥时候混进我们内部的?”

    那只被揍的像猪头一样的死鬼,胆子还挺小,见我神色不善,吓得往后就退。尖头鬼一把拉住他,恶狠狠的说道:“就是在那棵大柳树里,我回小白旗的时候,他跟着进来了,要赶他出去的时候,姑奶奶封了旗子……”

    “姑奶奶?”我一愣,回头看看沈冰,忍不住笑了,敢情是说她。

    沈冰气的一瞪眼:“我有那么老吗?以后叫姐就行了。”

    “是,是,姐。”这小子嘴巴特别乖,见风使舵的本事更是一流。

    沈冰噗嗤笑道:“接着说。”

    这次轮到三丫上阵:“赶又赶不出去,小箭头就打他了,后来他就还手,后来他们就打在一块,再后来我们都动手了。”说的乱七八糟,不过听得出什么意思。

    我又是一愣:“谁是小箭头?”

    林梦希掩嘴一笑,指着尖头鬼说:“三丫给他起的外号。”

    别说,这外号挺形象,让我和沈冰都忍俊不禁笑出声来。尖头鬼倒是满不在乎,脸上还挂着得意的表情。

    他一晃脑袋说:“这小子手挺硬,差点弄不住他,幸亏各位姐姐帮忙才搞定了他。”一听这话就知道他在旗子里地位有多低了,连三丫都变成姐姐,不知道平时被这群美女怎么欺负呢。

    我眨巴眨巴眼,看看文静的夏木春,再看看庄重的梅思思,好奇的问道:“你们都动手了?”

    她们俩同时点头,让我都有点可怜这倒霉孩子,五个打一个,看他那副猪头样,都不知道打了多久。要不是把他们叫出来,指不定揍成大象了。

    我跟尖头鬼挥挥手,示意他放开这只死鬼,问道:“你叫什么,生前是哪个地方的,怎么会躲在柳树里,还要跟着进我的追魂旗?”

    这只死鬼低着头怯懦的说:“我叫张小军,就是本地策里村人,前两天刚吊死……”

    我和沈冰听到这儿,不由对望一眼,真是巧了,我们刚才还给你他上了一百块的礼金呢。没想到他倒是钻进小白旗,还带着他回了趟家。

    只听张小军接着说:“死后想回家看看又被邱老太拦着不让回村,又不甘心下地府,所以白天就在柳树里躲着。本来没想进你们的什么魂旗,是他……”说着一指尖头鬼,“走的时候卷起一阵风,把我带进去的。”

    “我一进柳树就察觉有同行在里面,走时带风是想戏弄一下这玩意,谁知道就给带进去了。”尖头鬼说着低下头。

    我有点哭笑不得,开始是你起的头,结果把人家带进去后,又打人家,太不讲理了。你说也是的,这四个美女跟着起什么哄,看样子虽然她们讨厌尖头鬼,搁事上还是一条心。

    当下把尖头鬼和林梦希她们赶进小白旗,看了看张小军的身上的伤,他们下手还算不重,都是皮外伤,不必用药。让他坐在凳子上,问他为什么要自杀。

    张小军一耷拉脑袋,显得很纠结,跟我说:“老婆经常骂我窝囊废,人家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我就留在家里种地,她很不喜欢。这不三天前的那晚,我们吵了一架,赌气跑到山上。我只是打算在山上凉快凉快,消气就回家的。谁知道竟然迷迷糊糊的去了那片树林,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绳子,死后才发现我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听了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山头距离那片树林很近,那么多被活埋的冤魂,再加上邪恶的老太婆两面夹击,你不死就不正常了。不过还是有点蹊跷,为什么他没被活埋,而是上吊死的,死后那个叫邱老太的又不让他回家呢?

    想到这儿问他:“谁是邱老太?”

    “就是传说死的很冤的张雪寒老娘。”张小军说。

    我一听就火了,这死老太婆,把人都杀了,为什么不让回家看看?真是心如蛇蝎,草他二大爷的,老子已经忍无可忍了,今晚就去策里村,把她揪到警局去。

    “死老太婆为什么不让你回家?”沈冰一脸厌恶的问。

    张小军听到她骂老太婆,抬头奇异的看她一眼,又低下头说:“她老人家什么也不说,就是不让我回村。”

    沈冰冷哼一声说:“还老人家叫的这么尊敬,她简直是只禽兽!”

    张小军突然抬头,眼神激动的说:“不许你这么骂她……”

    “为什么?”我和沈冰都感到好奇,居然还有人维护这老太婆。

    “因为……唉,你们不知道的,我没法说。”张小军苦闷的摇摇头,似是有什么苦衷。

    我们正要再问下去的时候,忽然听到张金生在外面敲门:“兄弟,你们回来了没有?”

    我慌忙念了句咒语,打开小白旗门户,让张小军钻进去,并且小声嘱咐尖头鬼他们,不要再打他了。以免揍成大象,小白旗再容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