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八十九章 管不平

第六百八十九章 管不平

    因为回家心里放松,两瓶酒陆飞喝了半瓶,我整了一瓶半,结果就喝的晕晕乎乎,不知道天南地北,回家一觉睡到傍晚。陆飞正好这时候开车来接我,我赶紧起床洗漱,饭也没胃口吃,拿了家伙跟着他走了。

    沈冰本来想跟着去的,但我们出去几天回来,老妈做了一桌子的菜,她怎么好意思不吃。

    到县城后陆飞直接把车开到主顾门口,麻云曦在那儿等着。这家是个有钱人,做的是煤炭生意。因为我们这儿距离山西较近,而山东又是对煤炭需求很大,这里就成了一个煤炭中转站。有些无良的生意人,把煤炭拉到这里,掺入矸石,那是煤炭伴生的废石。热量不够往往是要被扣吨数的,但这些人有办法,贿赂质检员,废石变煤炭,从中谋取暴利,所以一个个都发的流油。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别看是小县城的,房屋修建的像皇宫一样华丽,三层高的小楼,里面极尽奢华之能事,让人眼花缭乱。

    这个煤老板年龄还不大,今年才三十五六岁,名叫郑宇陶,这名字起的,听着是三个姓组到一块的。人长的模样也不敢恭维,不能说歪瓜裂枣,反正五官不够端正。说话刻意拿架子,但处处透漏出暴发户的味道。

    被无头鬼摘走头颅的人是他小老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这儿有钱人,都有个养小老婆的习惯。人一旦有钱,特别像他这样上千万资产的人,外面遍地是彩旗。把老婆安置在老家,新宅内养小老婆,这事屡见不鲜,老婆也不敢管,管急了跟你离婚。

    无头鬼在他们家出没好几天了,你说每天夜里跟一个没头的小老婆敢睡一块吗?这位郑老板正为陆飞做事不得力感到生气,见又从尚城镇请一个土拉吧唧的年轻人过来,这脸一下沉的比锅底都黑。不过他看麻云曦时候,那双色迷迷小贼眼直冒蓝光。

    “你们回去吧,我已经从外地请了一位先生,现在快到了。”郑老板皱着眉头说。

    麻云曦一怔问:“刚才郑老板为什么不跟我说?”那意思是她在这儿等了半天,我们来了才说这话。

    我心说那不是看你漂亮想多过会眼瘾吗,要是陆飞在这儿,估计早扫地出门了。

    陆飞嘿嘿赔笑道:“郑老板,您请的谁啊?”这小子路上跟我说了,郑老板可是许下海口,如果能把家里邪祟给赶走,就出十万酬金的。他已经费了几天力气,不想把到嘴的肥肉给丢了。看这架势,他还想再找个机会做下去。

    “是从外县请的一位著名风水先生,说出来你可能听说过,叫……”郑老板说到这儿,就听外面汽车停下开门的声音,有两个人跟着进门。“他来了。”郑老板说着一脸堆欢的走出屋门,跟左侧一个老人握手。

    这老人也挺牛逼的,沉着脸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对郑老板的赔笑神态不屑一顾,径直背着手走进屋子。不过抬头看了看屋子里的豪华装修,眼睛里闪出一丝惊讶,但瞬即消失了。

    “这位老先生名叫管太平,是附近几个县,不,是咱们本省最出名的风水师。”郑老板跟我们得意的介绍这老家伙,那意思是你们还不走吗?

    哦,我说谁呢,原来是管太平啊,听说过。老爸讲过这个人,不论风水还是茅山术都是一流的,在本地几个县非常的出名,外号叫管不平。不像我们习家对风水不是很精通,风水师或是相师可以不通茅山术,但茅山弟子一定要通晓风水和占卜。这个人是风水师出身,却对茅山也很精通,实在难得,老爸是很佩服这个人的。

    这人既然出手,那咱们就没必要担心了,我跟陆飞和麻云曦使个眼色,就想扯呼。但陆飞不想走,十万大洋啊,在县城居住,这些钱够他消费几年不用干活。

    “这个原来是管先生,失敬失敬。”陆飞笑着伸出手,去跟老家伙套近乎。

    管太平那牛逼样实在是跟老阎差不多,板着脸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背着手也不动,让陆飞伸出手好大一会儿下不来台。

    我有些瞧不过眼了,虽然知道干这行的老家伙们多少脾气都很古怪,不喜跟生人废话,可陆飞是我哥们,他出丑我心里过不去。草他二大爷的,不走了,倒要看看老家伙怎么捉无头鬼。

    郑老板似乎不想让陆飞耽误时间,皱眉说:“你们先回去吧,明天我会给你们个辛苦费的。”

    陆飞满脸的尴尬的说:“不用了,无功不受禄。”拉着麻云曦就要走。

    我一把拦住说:“等等,久闻管先生的大名,我们做这行的晚辈,今天正好开开眼界,学点东西。”

    陆飞和麻云曦一怔,不知道我是啥意思,但我既然说不走,他们也就停下脚步。

    郑老板很不乐意的瞪我们一眼,但急着让管太平做法事,就没跟我们多说。让管太平坐下,沏上茶说了这几天发生的怪事。

    老家伙眯着眼睛听完,忽然眼睛睁大说:“这是只无头鬼在作祟。”

    郑老板身子一颤说:“先生你看怎么办才好啊?”

    我跟陆飞和麻云曦对望一眼,心说老家伙果然名不虚传,也猜到是什么鬼东西了。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跟见解一样高明,能把无头鬼给收服。

    老家伙挑挑双眉说:“好办,铜盆一个,盛满清水,放于床下。”

    “管先生,就这么简单?”郑老板有点失望的问。

    老家伙面上露出一个极为高傲的笑意说:“如果只有这么简单,还用请我么?到时我会焚符念咒,必会将他捉捕。”

    郑老板立刻跟着笑道:“对对,我怎么糊涂了,老先生还有念咒的绝活儿。”

    陆飞转头看看我,似乎在问,用铜盆盛水那是什么意思。我笑着摇摇头,心说这是捉鬼的简单手法,就好比清水围门挡鬼不入的道理一样,怕无头鬼借床下逃遁,是封后路。可是无头鬼怕清水吗?就算用铜盆盛放一样不管屁用。不过有时候阴阳先生都会故弄玄虚,让你觉得很神奇,真正的绝活那是黄符和除鬼的家伙。他是不是有真本事,那得等无头鬼来了才知道。

    现在时间有点早,才不过九点,无头鬼估计要到十一点后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