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十八卷第六百八十八章 无头鬼

第十八卷第六百八十八章 无头鬼

    通觉他们弟兄三个见我们执意要把此岸花带走,谁都没再说什么。毕竟这件东西是邪派术人觊觎之物,无论放在哪儿都会被惦记,谁守着谁不会安宁。再说他们也都佩服我的道术,有很多是他们都不敢施用的。

    我们就在破道观分道扬镳,也没心情看景色了,急着回去给沈冰驱净煞气,所以马不停蹄的赶回南京坐上回家的火车。谁知真是碰巧,又跟孙柯南和伊雨萌碰头了。他们两个说在茅山上抽签待在家里还有灾祸,要到北方避祸去。

    我心说茅山上不是每个道观都灵的,也有骗钱的。既然这小两口在这里吓破了胆,出去再云游几天散散心也是好的。幸亏我们不坐对面了,免得孙柯南这小子眼睛不老实,总盯着沈冰看,害我生出报复之心,盯着伊雨萌过眼瘾。

    擦,我咋变得这么猥琐了。

    回到家迫不及待的先用法水给沈冰驱净体内煞气,这才放心。跟陆飞和王子俊打个电话,约他们一块过来聚聚。可是没想到王子俊这小子没接电话,陆飞告诉我,猴崽子因为曲陌的事闷闷不乐,我出去又不叫他跟着,就自己出去散心了。

    我问他去哪儿了?陆飞摇摇头,说猴崽子没说,说不定去了国外,可能找曲陌了。我叹口气真是一对冤家,要说王子俊看外表是个花花公子,对待感情其实是个很专一的男人,一直对曲陌就没变过心。不像陆飞,见一个爱一个,我看哪天再遇上比麻云曦更好的女孩,说不定这小子会移情别恋。

    我们去了印子叔饭馆,要了两瓶二锅头,说起这次茅山之旅,我也算收获匪浅。杀死老杂碎,查出真正的蒙面凶手是赵成实,还得知守竹族出了竹虫谷。这次带回了此岸花,并且了解了天女阵的秘密。但这个秘密我略过不提,沈冰当时也没听到,这是不能告诉他们的,否则会遭到天谴。

    其实这次让我觉得最大收获是青冥箭,虽然每逢月圆之夜才能用,但这可是与世无双的法术,那在pk游戏里就是必杀技,嚓一箭射死一个boss,是不是很爽!

    说收获真是一大堆,还有那个尖头鬼,这玩意是老祖宗的一只鬼奴,竟然在外面飘荡了多年又回到我的手里。可惜的是那天老祖宗走的匆忙,没来得及问问这尖头鬼的事。这滑头玩意住在小白旗里,现在被林梦希她们给整的服服帖帖,再不敢调戏她们。

    陆飞一听青冥箭就眼冒蓝光,哈喇子都流出多长,砸吧嘴唇说:“习哥你哪天觉得青冥箭没意思了,就借我玩两天。”

    “你小子省了这份心吧,除非玄真道长重死一回钻你身子里去。”我没好气说。

    陆飞一撇嘴:“要不把尖头鬼借我几天,昨个接了个生意除鬼,没想到死鬼挺厉害,没捉住不说,他不走反而跟我打起游击来了,差点没把我气死。用你的尖头鬼把他捉住,让我好交差挣了这份酬金。”

    我听了觉得稀奇,笑道:“你小子不是越活越往回活了去吧,是不是只顾泡妞,把道术都给荒废了,连只野鬼都搞不定。”

    说完这话我就后悔了,对着麻云曦呢。她脸上一红忸怩说:“小陆不是只顾……是这只鬼太厉害,我用蛊术也帮不上忙。”

    沈冰噗嗤就笑了:“那就用尖头鬼吧,他很厉害的,还叫土包子亲爹……”

    我一捂脸差点没趴下,你个死丫头嘴咋那么松呢,啥都往外说。陆飞和麻云曦一听这个,先是一怔,而后全都捧腹大笑。

    “对,他是叫我亲爹来着,还叫沈冰亲娘呢。”我喝了口小酒说。

    沈冰脸一下子通红通红:“你个死土包子,说好这事不告诉他们的。”

    “是你先犯规,不能怪我。”

    沈冰一咬牙恶狠狠的说:“好,你要是喜欢这样的儿子,大不了姐以后跟你生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

    听了这句我差点摔地上,再不敢出声。但陆飞笑得前仰后合,让我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出酒馆大门。

    “还想借尖头鬼不?”

    “想。”陆飞赶紧收起笑,一副非常正经的模样。

    “那你把这瓶二锅头全喝下去,我就借,不然就免谈。”

    陆飞立马一副苦瓜脸跟我说:“大哥,我刚才错了还不行吗,不该笑你。这酒就免了吧,喝完这瓶我恐怕就得趴桌子底下。”

    “打击报复不算男子汉,有本事你替小陆把鬼收了。”沈冰一撅嘴帮陆飞说话了。

    收就收,哥们最不怕的是收鬼,况且现在我有青冥箭在身,又有尖头鬼的阴木火,我怕谁啊?就算下地府,都是无敌啊。我一时兴奋,忘了下地府青冥箭就没了。

    “那只鬼什么情况,跟我说说,今晚我亲自帮你们捉鬼去。不过,捉完鬼,你得请我吃饭。”我跟陆飞说。

    “其实不用劳你习哥大驾……”陆飞这小子还不想让我cha手,似乎对着心上人,怕是事事依赖我没面子。

    但麻云曦打断他的话头说:“习风还是走一趟吧。那只鬼没有头颅,半夜进入户内把主人脑袋摘走,到天明又还回来。我们跟他斗了数次,都没有把他制服。”

    沈冰听的一瞪眼:“把人脑袋摘走还能还回来?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摸着鼻子点头说:“这是无头鬼,在茅山古籍中是有记载的。因为生前断头,死后无脑,做什么事都要借生人脑袋才行。摘人头颅天亮之前还回,听起来稀奇,其实并不奇怪。因为这种割头的方法是独有的鬼术,会让人摘下头颅后保持活着状态,并且在颈口用白纸封住,不使鲜血外流。头颅也一样,天亮之前还回来后对接在脖颈上,就跟没有割掉是一样的。”

    陆飞和麻云曦不住点头说:“你说的很对,就是这个样子。”

    我有点发愁的说:“这种死鬼属于稀奇鬼种,非常的狡猾,鬼术虽然并不是多厉害,但不容易捉住,并且不会服软,打跑一次还会回来。就是借给你们尖头鬼也不一定能搞定,今晚上我还是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