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下回再说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下回再说

    因为她们立了大功,被天道赐予天姬之名,轮回投胎监管天女阵。原有的十二位天女生魂,就一直封禁在壁画之中,阵破之后,才幡然醒悟,夜夜叹息。后世有人想重启天女阵,那必须要把宿命天姬生魂取走,附于原天女尸骨中与画像叠魂,不然就算收集了指甲,重启了天女阵,也会被她们所镇压。

    而老杂碎养的那十二只发鬼,才是他真正要驱使的天女阵,等于在宿命天姬生魂上再叠加一次,最终是由十二只发鬼形成画像。

    听到这儿我终于明白了天道三大禁忌怎么回事了,全都是正邪两道斗争的产物,但还不清楚为什么三大禁忌还能融为一体,会给世间带来巨大灾祸。

    老祖宗听了我这个问题后良久沉吟不语,通觉他们弟兄三个也都满眼期待的在等着,显然这个问题是茅山弟子最为关心的,也是世间无人所知的一个答案。因为涉及天道禁忌,知其皮毛都会遭到天谴,更何况是核心秘密,那还不给下地狱了?

    过了一会儿,老祖宗才说:“三大禁忌并不像世人所传那么神秘,有些事就是以讹传讹,越来离谱了。它们三者合一只不过是变为无敌,也就是说再也无人能破,如果被邪派术人所得逞,那么世间将永无宁日,茅山正道会彻底沦亡。”

    我们几人都点了点头,通玄转而挠腮的问:“那三大禁忌怎么才能融为一体?”

    “咳咳,这个恕我不能多说了,给你们讲这么多,已经是泄露天机,如果再让你们知道更多,势必会招引祸端。”老祖宗摇头说。

    通玄这小子还有点不满的看了看老祖宗,通觉一脸恭敬的说道:“前辈说的是。”

    我又问起黒木盘这些指甲怎么会被老杂碎给收齐的,老祖宗脸上出现了一股焦急神色,显然是来的时间很久急着要回去了。但他还是跟我说十份指甲藏在了天下十个地方,其中一份就在水柳庄北帝庙,要我们习家帮着照看。另外九份藏在三山五岳以及茅山,听说后来都被俞松羽给获得了,因为他生前就掌握着茅山这份。他之所以一再去坛子村作恶,就是为了小芳坟里的指甲,可是一直没机会得到手。

    因为与天女指甲有关的人,就是轮回投胎的小雪,一旦指甲长在恶鬼手上,只有小雪才能拔下,否则那便是玉石俱焚的下场,恶鬼与指甲一同消失。

    我一听怎么回事,小雪竟然与天女指甲有关,可是为毛指甲都不在她手,现在给老杂碎全都得去了?

    老祖宗神秘一笑,接着说小雪真正的天命不是保管指甲,而是拔指甲。为了避免一旦天女阵重现世间,小雪就是能将此岸花中指甲收走的人,不管她的年龄有多大,都可以做到。而这份指甲也就一直保留到现在,才被俞松羽得手。这个老杂碎非常聪明,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将此岸花放在了他的老巢内,如果一旦天女阵倒戈,他能轻松将指甲从此岸花中取出。

    我一愣,此岸花不在这里,竟然也能做成天女阵,这老杂碎也太厉害了吧?

    老祖宗见我弄不清怎么回事,又耐心解释起来。他说的一兴起,就忘了时间。

    此岸花不是说非要放在尸骨身边才能启动阵法,前人是看中了这个洞穴可隔断三界五行,因为取生魂那是残害生灵之举,有违天道,所以他们这是为了瞒天道的一个做法。老杂碎不管那么多,就是为了要重启阵法,要获得三大禁忌合一。

    老祖宗说着说着那是口沫横飞,不但忘了时间,还差点把三大禁忌合一的秘密说出来,幸亏悬崖勒马,赶紧闭嘴了。他掐指算了算一瞪眼说:“糟糕,快天亮了,我得赶紧回去,否则大事不妙。”

    “老祖宗,咱们还没聊魏子陵的事呢。”我忙道。

    “没工夫了,下回再说。”老祖宗匆忙跟我说了句,一闪身就不见了。

    我不由眨巴眨巴眼,这情况跟说书的差不多,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下回不知道要到啥时候了,总是吊人胃口。

    老祖宗走后没多久,沈冰醒了,脸色虽然很苍白,不过精神还算不错,睁开眼就问我:“我不是死了吗,还看到两只骡子拉我去地府,怎么会突然醒过来了呢?”

    我差点没晕倒,那是骡子吗,你们家骡子长那样啊,我忍住笑说:“那是牛头马面,给老祖宗拦住了。”

    “哦,对,想起来了,老祖宗来过。”沈冰摸着脑袋说。

    这里的十二位天女魂魄依旧又回入尸骨之中,因为壁画毁坏,她们没了栖身之地,只能回尸骨中。她们之前害人太多,不能去地府,否则会下地狱。想起来也不是她们的错,我们便睁只眼闭只眼,任由她们留在这里,从生门出去。

    生门隐藏在黑暗里,很容易就打开了,到了外面,不见孙柯南和伊雨萌两个人,我不由有点担心他们两个安危。不过出了这个山谷回到树林里,发现这两个人在树上窜来窜去,脸色通红,浑身汗如雨下。

    明白怎么回事了,虽然赵成实他们没杀他们,但也跟杀死差不多,因为身子里的鬼虫发作,导致两个人不停的疲于奔命,最终会气绝而亡的。

    我赶紧爬上树将两个人扯下来,用红绳系住四肢,只不过几下就把鬼虫斗出来,一边的通玄和通悟早就准备好了八卦镜,将鬼虫给灭了。

    他们两个是在火车上被鬼虫入侵的,那是老黑下的圈套,把我们拖住。可是没想到我竟然会放弃他们两个人会直接来茅山,这才把这两个人也带了过来,继续干扰我的视线。

    等他们俩恢复的差不多,就跟他们分道扬镳,我和通觉三人跑到后山老杂碎隐居的破道观内。要说这里破,还真是破的一塌糊涂,里面道教祖师的泥像从中折断,倒在地上,到处蛛网遍结,积满了灰尘。

    我们在神像后面的旮旯里找到了此岸花,鲜花怒放,散发着一股诡异的香气,令我们五个人一下就给迷住了。我心说这玩意不能久看,不然非给迷死在这里不可。

    于是赶紧把此岸花用黄符包裹起来,放进包里。既然小雪天命与此有关,还是带回尚城镇吧。通悟和通玄不干了,说宿命天姬都为此丧生,你怎么能把此岸花连带指甲全都拿走呢?这应该交给他们师父保管。

    我鄙视的看他一眼说:“那好,你把东西拿走,咱们那个赌约也该兑现了吧?”

    通玄顿时哑口无语,满脸通红的低下头。之前把话说的太满,到现在怎么可能抹下脸跟我磕头叫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