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七十九章 镇尸惊魂

第六百七十九章 镇尸惊魂

    老黑杀了人居然还一副理直气壮的神态,昂头冷笑道:“人是我杀的,可是不杀死他,我们就得死。你也一样,不但耍弄我们守竹族,还杀死了疯丫头,这笔账我们倒要跟你好好算算!”

    话声一落,他身后三个人呼啦一下往前一步,跟他并肩站立,看样子做好了跟我动手的准备。

    我一看这架势心说不妙啊,赵成实这老孙子一个人都不好对付,再加上老黑四个,我这不是自找摧残吗?也怪我心急,该趁他们出去找陈明鬼魂时,先搞定赵成实就好了。

    不过事到临头,脖子是无论如何不能往回缩的,伸出去是一刀,缩回来还是一刀。草,比喻的好像是乌龟。

    “疯丫头不是我杀的,是张云峰害死的。”我一边说一边回头看了一眼,汗,通觉他们这会儿都躺在地上不动了,关键时候,没一个能帮上我的。而此刻壁画上已经出现了八位少女画像,再有四个就完成了,不知道壁画十二女归位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别急着报仇,先毁壁画,你怎么不听?”玄真阴魂又在我耳朵边焦急的催促,“空白的壁画是最容易摧毁的,可是恢复人像之后,那便要十分费力了。如果十二天女归位,你我今天必会魂飞魄散!”

    我听了这话心头一惊,可是在敌人虎视眈眈之下,我根本没机会跑到壁画跟前。但回头看了一眼十二女luo尸,我心里有了主意。

    “你说的话我们再不会相信,动手!”老黑一挥手,身边三个跟乞丐似的的家伙就冲我跑了过来,一个手里提着根铁棍,一个手里抡这一把生锈的钢刀,一个攥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剑!

    草他二大爷的,这估计都是他们祖上传下来的冷兵器,都会上两手功夫。被他们缠住,赵成实和老黑趁机偷袭,哥们还不立刻死翘翘?

    我马上甩出几枚铜钱,bi的他们三人往旁一闪,我转身往回就跑。距离十二女尸并不远,几个大步就到了跟前,这之间早在包里拿出镇尸符。现在带的镇尸符,那是出自麻云曦之手,与我们道家用的略有不同,上面加了巫术法咒。在某种意义来说,比道家镇尸符要精道。因为祝由科的镇尸符可将鬼魂封禁在尸体内,不像道家的符只是针对尸变。

    十二女尸有九个闭上了眼睛,还有三个睁着泪眼,一看就能明白咋回事,这三个魂魄还在尸体内。于是啪啪啪三下,一人脑门上一张。她们三个尸身蓦地激灵灵的颤抖一下,眼睛立刻就闭住了。

    我这刚搞定镇尸符,他们三个人就追到身后,铁棍、生锈的钢刀和长剑一齐袭击过来,形成三道紧急的风声。我空手哪敢招架,急忙往地下一滚,勉强躲开。这三件兵器就全打在了一具女尸身上!

    还是贴着符魂魄没有离体的尸体。

    “住手!”赵成实和老黑慌忙大叫。

    但为时已晚,不过钢刀和长剑并没能划破尸身,只是在上面留下一道紫黑的印痕。而铁棍是直接砸在女尸脑门上的,差点把符给带落。

    封魂的尸体最怕受刺激,尤其是当头棒喝,不亚于遭受一次滚雷威吓,猛地就睁开眼睛,瞪着一对瘆人的眼珠盯着他们三人,相当的恐怖骇人!

    惊煞了!

    他们三个家伙都是吃看鬼饭的,岂有看不出啥门道,脸色一变,才要转身逃走,这具女尸突地一跳而起,伸出鬼爪揪住了那个持铁棍的汉子。另外两个连忙掏符,可是还没来得及念咒,持铁棍的汉子发出一声惨叫,一条手臂被硬生生的给扯了下来。

    惊煞厉鬼的可怕之处,哥们深有体会,没想到误打误撞之下,搞出一只惊煞厉鬼替我挡灾。不过这玩意可是六亲不认,杀了他们几个杂碎后,也不会放过我们的。所以得利用有限的时间,把壁画毁掉,找生门出去。

    持铁棍的汉子我估计不是个笨蛋,只是一时遇到惊煞厉鬼慌了神,才被废了一条手臂。跟着剧痛之下,更丧失了反抗,给女尸双手抱头,跟扭西瓜一样,咔嚓,把脖子扭断,脑袋摘到手上!

    我看到这种惨厉的场面,不由感到无比惊心,都忘了从地上爬起来了。

    持刀剑的两个家伙一看惊煞厉鬼这么凶猛,吓得手一哆嗦,连符带兵器一齐掉在地上,也顾不上去拾,跟兔子似的就往对面逃走。

    赵成实和老黑往前跑了几步,见女尸扑嗒扑嗒的追过来,相互使个眼色停住脚步,一个拔出桃木剑,一个拔出铜钱剑,各符念咒分左右两侧向女尸袭击。他们肯定是没遇到过这玩意,太天真了,以为用道家法器就能把惊煞厉鬼制服,我摇摇头叹口气从地上站起来,这时候眼看着两条人影飞了出去。

    我拍拍双手,幸灾乐祸的冲他们笑笑,转身跑向壁画。到了跟前,第九个画像已成形,手上指甲齐全,让我倒吸口凉气。原来每个人失去的一枚指甲,从我手里夺回来给装上了,这要是恢复了全部画像,估计真如玄真所说,我们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匕首在沈冰包里,现在顾不上去拿。从包里找出了镇鬼令牌,这玩意虽然没刀刃,不过沉甸甸的划花壁画还是能办到的。于是拿起镇鬼令牌在壁画上用力来了个十字杀。

    划完之后我就愣住了,一道印痕都没有。

    壁画居然出乎意料的坚固,按说手指甲都能刮掉的油彩,铁牌划过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我现在总算明白玄真为什么说恢复画像后摧毁壁画将十分费力,这不是费力,而是无力。我又抡起镇鬼令牌往上用力猛砸了几下,草他二大爷的,把手震的又痛又麻,上面依旧没半点痕迹。

    我一咬牙就不信弄不花你,用火灵咒烧了一通,然后再用令牌砸,折腾一阵子,累的我气喘吁吁,于事无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