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七十八章 蒙面人真面目

第六百七十八章 蒙面人真面目

    这混蛋一步步接近,又说了一句什么,我都没听到,就看着他距离我移近了一米,又是一米,现在距离我只不过半米多远。

    出动!

    我心里对自己猛地叫了一句,身子飞快往前一扑,双手就抄住了他的双脚。这混蛋绝不可能想到我被急速旋转了这么久,竟然还能保持清醒,饶是他慌忙往起跳了一下,但还是被我抓住了脚踝,用力往地上一扯。

    他整个人“咕咚”一下硬生生的板在地上,就是铁人也经不住这么摔。他闷哼一声,挣扎着往起爬。我心想你双脚被我牢牢握住,要是给你跑了,老子跟你姓。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老子要改姓!

    他用力一踢腿,我这正用力往后扯,忽然就觉得一下子扯了个空,加上我自己的拉扯力量,往后给冲的倒翻过去,差点没把脖子给扭折了。我这个气啊,是不是拔下了他的鞋?赶紧翻身坐起来一看,手上居然是两根三十公分长的高跷!

    就是那种民间踩高跷的木桩,过年的时候,每个乡都会派出一个文艺表演队,其中都有踩高跷的项目。

    我说难怪这个人怎么瘦长,走路发出木头踩地的声音,并且上下身特别的不协调。原来腿上绑着这玩意,差点没把我鼻子气歪。

    再看那个混蛋,他已经把裤管卷起来,露出了双脚,整个身子挺低矮,一下就让从这个身影上想到了一个人。

    “赵成实!”

    他身子一颤,随即把黑巾摘下来,露出一张憨厚朴实的老脸,草他二大爷的,真是他,现在越看越***像汉奸!

    真是大奸似忠,蒙蔽了哥们眼睛,也没想到他是假死。说起来不能怪我,当时去他家里吊丧,没看见尸体面目,怎么知道他是装死呢?并且那个时候,邪派疯狂残杀正道,省城八大家除了老阎和陆飞之外,都给杀死了,我又有什么理由不信他没死。

    “你没想到是我吧?”老孙子沉着脸问。

    我叹口气说:“不是没想过,但觉得没必要在一个死人身上浪费时间。”其实从死耗子跟我说我们习家从来没有外门传人后,我还真想过这件事。

    “我其实不是你们习家外门传人……”

    “这个我早知道了,不用你说。现在想想,在山西做五鬼搬运的,也是你吧?”我抬头盯着他。

    “对,我知道你很聪明,一旦发现了一丝线索,就能把人祖坟刨出来。所以在山西,我始终没敢跟你正面想见,后来我假死之后,一直踩高跷出没,为的是不让你猜到我是谁。”老孙子脸上浮起一丝无奈的笑。

    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说:“何必呢,就算让我猜到你是谁,事情还不是要发展到眼前这个地步?”

    他苦笑一摇头:“不,你这个人太聪明,如果猜到是我,就能从我的弱点下手。”

    我嗤之以鼻的哼了声说:“其实你真正怕的是,猜出你的身份,会连累了你的妻儿。因为沈冰是警察,能动用警力把你bi出来。对吧?”

    “对,但这还是你的计谋,我不敢现身。”老孙子倒是诚实,不说假话。

    我抬头想想我们在火葬场相遇后的事情,我还聪明,简直是傻瓜。我苦笑道:“你当时正想除掉谭青,就假冒是我外门师哥,假我的手把他除掉。再然后你就被张云峰给抓住了,我身上桃木牌的秘密,是从那个时候泄露出去的,对吧?”

    他点头道:“对,我早知道桃木牌上的秘密。张云峰把我抓走掉魂,bi我说出这件事。不过那次也感谢你把我救出来,不然我肯定被他们带着去山西,利用完了就会被杀掉。”

    我听了这句鼻子有点歪,跟他说:“你就是这么感谢我的,几次三番的要我命?”

    “不杀死你,我永远就不会得到想要的东西,所以对你必须要狠下心肠!”他这句说的非常果断。

    我摸了摸鼻子问:“那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跟我们习家又有什么渊源?”

    “你去地府问阎相吧,他知道我的秘密。上次在太谷,老钱要想说的秘密其实就关于我的事情,可惜七爷八爷来的不是时候。”

    靠,你这话啥意思,把老子当死人了?现在在这洞里,黒木盘就是废品,没有邪祟帮助,就凭你们几个人,想要我的命,恐怕是想疯了。

    “哼,那就让你的朋友出来吧,我知道都是从竹虫谷来的,恐怕那个杀死玄真道长的人,就是老黑吧?”我斜乜眼看着他身后说。

    赵成实脸上浮起惊讶之色,说道:“你怎么知道是他们?”

    我冷笑道:“这里出现大量的鬼虫,我要是还猜不出是谁的话,那我还聪明个毛啊?再说老黑的模样我是见过的,我觉得我的记忆应该不会错。”

    话音刚落,黑暗中就响起了脚步声,有四个人走出来,为首一人正是老黑。其他三人我不认识,但从肮脏寒酸的服饰上看,都是守竹族的人。一看到小黑鸡子似的家伙,让我不由咬牙切齿,他竟然杀死了玄真,我一定要为这老牛鼻子报仇!

    “习风,没想到你还认识我。你这个言而无信的东西,亏我们帮你进白骨洞,却耍了我们。”老黑反而充满恨意的对我说出这种话。

    我一瞪眼反驳道:“我耍你们什么了?回去之后我按月给你们打钱,都在陈明账户里。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银行查账。我要是说半句瞎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老黑一听我发出毒誓,顿时就怔住了,回头看看三个同伴,又转回来皱眉说:“可是陈明一次都没来过。”

    我咬牙说:“他被人杀死了,还去个屁?现在他的魂就在外面,你们没见到吧?你们都懂收鬼的活,不妨出去把他收了问问。”

    “好,我这就去问。”老黑立刻转身往黑暗中走去。

    赵成实在一边也不cha话,只是面露冷笑的看着我,他似乎心有成竹,不怕老黑找到陈明。

    我心想这件事搞不清了,于是大声叫道:“等等!”

    老黑停下脚步,转身问:“怎么了?”

    “怎么了?你先说说杀死玄真道长这笔账怎么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