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七十六章 亲爹亲妈

第六百七十六章 亲爹亲妈

    通觉手上的通灵海底针,也发现了这个情形,于是大声把两个师弟叫回来。他们哥俩还不乐意,说就快追上了,把他们叫回来干什么。我心说敌人就是用孙柯南和伊雨萌引我们兜圈子,还跟着瞎转悠,你们两头猪!

    我把通觉放下地,拿着手电在石壁上仔细查看,果然有缝隙!

    并且这缝隙的形状,正好是一扇门!

    我伸手推了推,这道石门微微晃动,手上再使劲的时候,感觉石壁上迅速变得冰冷无比,吓得我赶紧收回手。只见从石壁上慢慢探出几只脑袋,长长的头发湿漉漉的,好像刚从水里出来。

    一张张被水泡的泛白的脸孔,在手电光下,特别恐怖,却又瞪着死鱼眼在恶狠狠的盯着我们。

    这不会是水潭里的水鬼吧?如果是的话,那就好打发了,它们怕我的桃木牌,那就不是什么厉害货色。于是拔出桃木剑,拿出一张符贴在剑尖上。

    正在这时,头顶上的“嘎巴嘎巴”声又从远处迅速移动过来,孙柯南和伊雨萌回来了。草他二大爷的,看样子这是神秘蒙面人用黒木盘在招鬼,恐怕一会儿还有更多阴魂出现在这儿。

    果然孙柯南和伊雨萌还没到,四处又弥漫起一股巨大的阴气,附近的死鬼都给招集来了,为的是不让我们进门!

    对于除鬼,通觉哥仨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各个烧符念咒、拔出铜钱剑,将身周阴气驱退。不过这群野鬼虽然退开,可是数量越来越多,虽然看不到,但从阴气的浓厚程度上看得出来。如果聚的太多的话,那绝对是个麻烦事。

    总因为在黒木盘的控制下,这些死鬼会变得失去理智,前赴后继的冲上来,再说其中不乏蹦出几只凶猛的厉鬼,非累死我们不可。

    当下一挥桃木剑,念了两句驱鬼咒,剑尖上黄符一燃,立刻将爬在石壁上的几只水鬼吓得钻回去。我跟沈冰使个眼色,两个人一起抵住这道石门,用力往前推。

    “吱呀呀……”石门发出沉重的声音,向内缓缓打开。

    “簌簌……”

    草他二大爷,听到这声音,我头皮瞬间就麻了,里面有鬼虫!

    怎么就没死绝呢?我差点没哭出来,先用力将沈冰推开,跟着用桃木剑迅速在地上画一道防线,同时念咒,让蜂涌而出的鬼虫一触之际全都往后退开。但这不是个事,这道禁线只能暂时抵挡一时,马上它们在主人驱使下,会不用命的冲过来,其实这道线不过是个纸老虎,根本挡不住。

    正在焦急之际,蓦地脑子里闪现出玄真的脸孔,这老牛鼻子好像苍老了十几岁,整张脸满是褶子,头发全白了。

    “习风,你快用尖头鬼吸鬼虫,让它用阴木火退百鬼。”老牛鼻子眼睛微闭,说话也没啥力气,我看是不是病了?

    “那个尖头鬼?”我诧异的问。

    “就是在后山捉到那只,将桃木牌挂在它脖子上,它就会听命于你。要快,我在里面已经坚持不住了!”他说完这句忽地一闪不见。

    原来老牛鼻子在里面,怎么提前都不给我打声招呼?他说把桃木牌挂在尖头鬼脖子上,就能控制这死玩意,是不是真的啊,老爸从来没教过这个办法,别控制不了它,再把桃木牌丢了。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分辨真假,急忙先把桃木牌从脖子上摘下,转头跟通玄说:“收鬼坛给我。”

    “要这个干吗?”他质疑的看着我。

    二大爷,没空跟你墨迹,我伸手扯住他肩膀上的背包就夺过来了,把他扯的一个踉跄,差点没扑进石门缝里喂了鬼虫。

    “喂,你想干吗?”通悟和通玄同时开口大叫,两个家伙才要上来跟我动手,但周围阴魂躁动,在通觉的喝叫下,三人又急忙施法。

    我拉开拉链,直接伸手把收鬼坛盖子揭开,一把揪出了尖头鬼,把桃木牌往他脖颈上一挂。

    “给我吸鬼虫去!”

    尖头鬼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爷,你瞧好吧,嘿嘿!”丫的一脸猥琐。

    他说完就趴在门缝外,跟只大蛤蟆似的,张开嘴巴用力一吸。眼前奇异情景发生了,那些鬼虫立刻就跟遇到了狂风吹涌般,形成一条笔直的黑线,射入他的嘴巴里。不出片刻,鬼虫给他吸的干干净净。

    我和沈冰面面相觑,都感到难以置信,他居然能把这么多鬼虫给吸进肚子。而看他肚子却十分扁平,让我们匪夷所思。

    这死玩意站起身,打个饱嗝,回头向我汇报:“爷,吸完了。立了一大功,不用回收鬼坛了吧?”

    别说啊,这法子不错,桃木牌挂他脖子上,就真的很听话。我往后一负手,用鼻子哼了一声说:“再用阴木火把这些死鬼烧跑了,我就把你收进追魂旗,有机会让你投胎。”

    这死玩意一听,立刻眼泪巴巴的跟我说:“爷,你就是我亲爹!”

    我差点没趴下,你个王八蛋,这是乱叫的吗,爷要有你这么一个亲儿子,肯定是我老习家十八代祖宗干的都是缺德事。

    “快去吧。”我没好气的推他一把。

    沈冰捂着嘴笑:“恭喜土包子喜得贵子!”

    晕,你起什么哄啊,我一沉脸说:“你高兴什么,我是他亲爹,那你就是他亲妈……”

    话还没说完,尖头鬼突然跑回来,看着沈冰猥琐的笑道:“这是我亲妈啊?太漂亮了!”哈喇子快要流出来了。

    这下让我忍不住笑喷,沈冰气的一跺脚:“亲你妈个头,给我烧火去!”

    “哦……”尖头鬼耷拉着脑袋赶紧溜走。

    阴木之火一烧,群鬼惨叫,那玩意不是说只在阳间威力无穷,阴阳通用,烧野鬼跟烧蚂蚱似的,各个都原形毕露,浑身烧着阴火,向四处乱窜。吓得通觉哥仨赶紧闪在一边,差点给逃窜的死鬼碰上,引火上身。

    我都看傻眼了,跟沈冰说:“咱们这亲儿子这么厉害呐!”

    “不是咱们,是你亲儿子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