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七十七章 重炼天女阵

第六百七十七章 重炼天女阵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尖头鬼其实是我老祖宗养的一只鬼奴,其实就跟当时的二毛以及现在的林梦希、三丫和夏木春一样,住在小白旗内。因为这只鬼奴太过狡猾,所以老祖宗就用桃木牌控制他,只要这死玩意一带桃木牌,就乖乖听命。并且桃木牌有阻挡黒木盘cao控的法力,尖头鬼不受后者影响。

    驱散了野鬼后,我让尖头鬼做先锋,从门缝挤进去。

    我们还是来晚一步,正好看到在巨大的八卦图边缘,玄真盘坐在地上被一条低矮的人影给捅了一刀!

    鲜血四溅中,那条人影倏忽间逃进黑暗里。

    我急忙撒腿跑过去,忽然听到后面又响起“吱呀呀”的石门声,回头看了一眼,石门自己关上了。这本是死门,只进不出,进来后肯定会关上的。

    我跑到老牛鼻子跟前,他正捂着胸口摇摇欲坠,鲜血顺着尖刀不住往下流淌,然后了整个下半身。我伸手扶住他。

    “你总算来了,快去阻挡他们换壁画……”老牛鼻子说着脑袋一歪,就倒在我的怀里。

    我心头一沉,伸手在颤巍巍的在他鼻翼下一探,没呼吸了。再摸心脏,半点跳动都没有,死了!我长长叹口气,虽然跟着老牛鼻子见面次数并不多,但每次见面,那都是来救我的。包括这次他临死之前,又救我一次,可是我却没能保住他的老命。

    “不要婆婆妈妈,快摧毁壁画,夺取此岸花,不然就晚了!”老牛鼻子的声音我在耳边焦急的叫道,显然是他鬼魂在催我。

    我点下头,把逐渐变冷的尸体放在地上,首先起身把左首这个灯奴点亮,谁只灯火呼地一下笔直往上冲起,形成一道炫目的火柱!

    顿时眼前一阵明亮,将洞府内照的亮如白昼。八卦图形中心原来的十二具骷髅,居然变成了尸体,不过全是裸体,鲜明,看样子跟活人一样。她们俱都睁着眼睛,目视前方,但眼角却挂着泪珠!

    我明白了,这是她们在哭,因为有人又要对她们进行控魂。她们身后的圈子里,那朵干枯的此岸花不见了,唯有留下一个寂静的矮几。

    再抬头看对面的壁画,上面的画像一个也没了,我不由愣住,这些宫装少女是不是都下来了,那还摧毁个毛?

    通觉在两个师弟搀扶下,和沈冰刚刚赶到,看到地上死去的玄真,通玄愤然说:“他是不是主谋?”

    沈冰也跟着道:“肯定是坏蛋!”

    “啊,女人……”通悟失声叫道。

    正在这时,十二具女尸中忽地有一个头顶上冒起一缕黑气,冉冉升空,慢慢飞向石壁。靠,原来是在重塑壁画里的女孩。但敌人在哪儿呢?刚才那条黑影往伤门方向逃了,因为那个地方空间比较大,这里的火光照不到那里,易于躲藏。

    我心想他们不可能任由我们站在这儿不动手,一定在忙着布置陷阱,要把我们一网打尽。当下冲跟在后面的尖头鬼一招手说:“赶快去把壁画烧掉!”

    “得令!”尖头鬼叫了一声,刚踏入八卦图案,嗤的一声响,他的一只脚冒起青烟痛叫一声缩回去了。“爷,过不去!”这死玩意愁眉苦脸的跟我说。

    我冲他挥挥手,这是哥们失误,你想这是当年三茅祖师的隐居地方,岂能任由死鬼在里面横行?还是我来吧,但先用手电转向西南,我确定不了对方按兵不动的真正意图,心里不踏实啊。

    可距离太远,手电根本照不到任何东西。那边也出奇的寂静,刚才杀死玄真的黑影,似乎人间蒸发一样不存在。

    通觉伸手搭在我肩膀上说:“这事诡异,他们是不是已经从生门出去,要把我们困死在里面?”

    我摇摇头:“不可能,他们正在重新祭炼天女阵,正在关键时刻,怎么可能出去呢?”

    通玄哼了一声说:“什么天女阵,还不是你编出来的谎话,想利用我们进三茅祖师秘洞寻宝?”不过这混蛋说话的时候眼珠就没离开过十二具女尸,说实话,那太诱人了,我没敢看。

    通悟也附和说:“如今给困在洞里,你还在说谎。师兄,我们不能再听他的了。”

    通觉也是一脸的为难,因为天女阵的秘密,只有他多少知道一点,两个师弟是半点不知。这事又不能解释,再说这也毕竟是传说,谁都没见过,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回头又看了一眼尖头鬼,忽然想到,既然他不能通过八卦图,那对方搞出的邪祟也不能了。我说咋这么安静,他们除了用邪祟敢偷袭我们之外,不敢自己跑来跟我们斗。要论身手,现在除了通觉之外,我们四个绝对个顶个的强。

    那还怕他个毛,我撒腿往前跑过去,眼见快要跑出八卦图案时,忽然脚下一阵旋转,我被转了回去。靠,怎么回事?低头一看,是这块巨大的八卦图形在旋转,这是一块巨大的铁板,下面安装了机括,跟旋转木马似的,就是速度快了点,把哥们转的头晕目眩,站立不稳,一眼看出去,四周都是虚影,壁画在哪儿啊?

    通觉和沈冰四个都给转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我急忙捂住眼睛,视觉受到的冲击,绝对先把自己搞晕了。但脚下飞速旋转,闭上眼睛也不管用,很快脑子里晕乎乎的,跟喝了瓶二锅头似的。摇摇晃晃马上要摔倒。急忙深吸一口气,进入炼神还虚的境界,先保住头脑清醒再说吧。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地下这块转盘才停下。但哥们一直处于炼神还虚神游仙界的境地,脑子里清清楚楚,根本不晕。睁开眼睛一看,他们四个人个个脸通红如柿子,都趴在地上哇哇的吐个不停,现在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哈哈……”一阵刺耳难听的大笑声,从黑暗中传出,跟着一片脚步声。

    我心头一动,他们终于现身了,我急忙假装踉跄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抱头,傻呆呆的看着西南方向。

    那个神秘的蒙面人首先从黑暗中走出,瘦高的身形,脚下发出笃笃声响。后面几个,却躲在黑暗里并没走出来。

    “没想到你酒量大,倒是让你经得住这么旋转。不过,这会儿恐怕也醉了吧?”他走到我身前几米开外站定。

    我先用眼角挑了一下壁画,上面已经出现了三个少女画像。正有一缕黑气从我头顶飘过,往壁画上飞去。我“唔”的捂住嘴巴,装作呕吐的动作,表情仍然扮作呆傻模样。心想这杂碎身手也不错,如果不到跟前是不容易逮住的,你快过来啊。

    你别说我的意念生效了,这混蛋又往前抬脚走来,我心里忍不住一阵怦怦直跳,双手做好了海底捞月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