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酒店奇遇

第六百四十九章 酒店奇遇

    不管这小伙儿是不是很流氓,我得想办法把鬼虫给灭了。不过这玩意不易引出来,只能用斗灵的办法。可是人家小两口能答应我对着这么多人,用红绳绑了手足,跟操纵木偶一样的玩耍吗?

    再说万一失察,人家身上没鬼虫,白搞半天,丢人不说,还会被骂死。

    还是等等再说吧,如果是鬼虫,总能让我看出破绽,如果不是,就不用多此一举。

    于是从沈冰手里拿过那份杂志看起来,以免让小姑娘以为哥们真是流氓呢,哥不看你总行了吧?

    而小伙儿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沈冰搭讪,沈冰这个人就是太过大方了,不好意思拒人于千里之外,跟对方敷衍了几句。听他们对话,知道了这小伙儿叫孙柯南,小姑娘叫伊雨萌,伊能静的那个伊,人如其名,人长的萌,名字也好听。就是这小伙儿名字拉风了,你以为你是名侦探啊?再说现在大家反日情绪挺高涨,别把你小子给揍扁了。

    孙柯南一个劲的跟沈冰搭讪,可能让伊雨萌也看不下去了,正好被我眼角余光捕捉到,被她手臂给撞了一下。这小子才尴尬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包脆皮豆撕开,两个人嘎嘣嘎嘣的吃起来。

    一连吃了两三包,再摸包里没有了,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拿出两只棒棒糖吃后,剩余的木棒在嘴里嚼冻着,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我勒个去的,还不如睡觉发出的磨牙声好听,太刺耳了。

    沈冰转头看向我,似乎在询问有问题吗?这怎么能没问题,谁都看得出来不正常,哥们已经确定,他们身上有鬼虫。只不过愁着怎么驱除。

    看看表下午五点了,还有四个小时就到南京,心说还是下车再说吧。最好让沈冰把他们俩引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打晕,这样就容易驱虫了。想好这个办法,冲沈冰摇摇头,就闭上眼睛。

    在漫长的四个小时里,忍受着他们磨牙的声音,特别感到痛苦。附近有的乘客都出声反对了,可是他们这不磨牙,那不是自己做的了主的。我闭着眼睛心想,觉得这件事有点诡异,记得上车时他们还没发作,怎么现在就突然出现了这种诡异情形呢?

    难道,鬼虫还有潜伏期?

    反正想不明白,就当是吧。

    好不容易熬到南京,拉着沈冰先下车,但不敢走快,不即不离的走在他们前面。出了火车站,看样子这小两口也不是本地人,正商量到哪儿住。

    我小声交代沈冰:“你去跟男的说,咱们一块住宾馆。”

    “为什么啊?那小子很讨厌,眼睛特色,比你还流氓,我才不呢。”沈冰撅着嘴说。

    我差点没趴下,我眼睛很色吗?耐心跟她解释:“他们身上有邪祟,如果失去他们去向,恐怕明天这两人就变死尸了。”

    沈冰一听连忙点点头,但又委屈的说:“你怎么不去勾引那个妞啊,要我去勾搭男人,多丢脸。”说归说,还是去了。

    沈冰过去这么一说,可把孙柯南乐坏了,二话不说,拖着很不情愿的伊雨萌,就跟着我们挤进一辆出租车。我提议住如家吧,这种酒店便宜,但客房条件还不错。司机知道附近就有一家如家快捷酒店,可是这附近也太他妈远了,不知道兜了几个圈子,计费器上打出了五十五块钱。

    其实距离火车站只有几百米不到,这是第二天才知道的。

    下车一瞅附近,没有什么偏僻阴暗的角落,只有硬着头皮先住宿。看着人家要了一间房,我也打算要一间的,可是沈冰掏出身份证:“我们一人一间!”

    “你说你就不会过日子,要一间房多省钱……”我小声跟她嘀咕。

    “我还不省心呢。”

    我们跟这小两口住一个楼层,但看着人家勾肩搭背的进了房间,我这心里太失落了。在房里洗完澡,跑到沈冰房间跟她说,等过了十二点就放出林梦希,过去把他们吓昏过去,然后我们过去斗灵。

    等过了十二点,我们俩悄悄摸出房间,我把小白旗拿出来,叫出林梦希,如此如此的跟她交代几句。这丫头办事我还是比较放心的,林梦希隐身不见,我们就在孙柯南房门外等消息。

    谁知还没过几秒钟,林梦希满脸通红的露出鬼脸,尴尬的跟我说:“他们……他们正在床上……你还是另想办法吧。”

    床上?哦,正在滚床单吧?你可是当过鬼ji的,竟然还这么害羞。三丫和夏木春更不能派,我总不能让梅思思和梅小霜去吧?梅思思肯定更招架不住,梅小霜估计没事,就怕把人杀死,说不定还会趁机逃跑。

    我摸着鼻子想了想,有了,敲门把让他们起来,林梦希不就有机可乘了吗?于是又交代林梦希几句,然后伸手敲门。正巧这时有个人从走廊那边过来,靠,咋这么凑巧。

    过不多时,门开了,孙柯南就露出一颗脑袋。可是那个人也走到了跟前,我冲躲在孙柯南后面的林梦希摇摇头,示意不要下手。孙柯南一看是我们俩,目光马上完全落在沈冰身上,这小子估计还没完事,脸上那笑容别提有多了。

    “咯咯……你们这么晚……咯咯……有事?”

    沈冰才要开口,就听后面走过来那人厉喝一声:“哪里野鬼?”跟着一道亮光闪过,林梦希惊叫一声,嗖地逃进客房里。

    我们一回头,见是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道人。草他二大爷的,这年头很少在城市里见到道士,并且还住酒店,真是稀奇。今儿咋这么倒霉,遇到一个道人,还是懂点法术的。那道亮光是燃着的黄符,只不过火候差了点,不然这一下就让没有防备的林梦希玩完了。

    这道人还要推门进去跟着找林梦希,我赶紧把他拦住说:“道长,这是我朋友房间,里面还有女士,深夜不便进去。”

    “让开,里面有鬼,不除了这个妖孽,你们会被害死的!”这牛鼻子脾气还挺正直非要收了林梦希不可。

    孙柯南一听有鬼,吓得“咣”一声把门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