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五十章 茅山道士

第六百五十章 茅山道士

    我假意拦着道人不让进门,一边跟沈冰使眼色,叫她进门看看林梦希从窗口逃了没有。可是沈冰再敲门,孙柯南说什么都不开了。

    这你鼻子还真有两把刷子,捏了个法诀,蘸了点唾液,在门上唰唰的画了一个八卦图,嘴里轻声念了几句咒语,然后看着门上没动静,点点头:“鬼走了。”说完又拿出一张符,夹在指间,念了两句咒语,呼地黄符燃着,往门上一贴,瞬间他用唾液画成的八卦图闪出黄色的亮光。随即又跟着燃烧殆尽的符火,消隐下去。

    我不由怔住,这是正宗的茅山镇宅术,茅山古籍里有这项法术,但可惜的是,这本书太古老了,有一段文字发黄看不太清,所以我没练。

    牛鼻子满意的点下头,甩着胳膊往前走了。我急忙跟上他问:“请问道长是哪个地方的?”

    “我是茅山三清观弟子。”牛鼻子说着大踏步走到一间房门外,刷卡进去了。

    我走回来,沈冰无奈的说,孙柯南是不肯开门了,他说天太晚,有事明天说。这时旗子动了一下,我知道林梦希回来了,于是甩下头,回了沈冰房间。

    林梦希从旗子里钻出来,满脸的惊惧:“吓死我了,刚才那道符差点击中我。”

    “是个意外,今晚不用再去了,好好睡去吧。”我把她打发回去,摸着鼻子发愁,进不了孙柯南房间,今晚难保他们平安啊。

    “怎么不去了?”沈冰皱眉问。“是不是怕那个道人的八卦圈圈啊,擦掉不就完了?”

    我摇摇头说:“那是正宗八卦镇宅术,与施法者通灵,那个图被擦掉,他立刻会察觉到的。而这种镇宅术对鬼邪有莫大的镇压法力,还好林梦希提前跑了出来,不然一旦被牛鼻子做好法事,她就等死吧。”

    “这么厉害!”沈冰吐吐舌头。

    我想半天也没想到办法,不过既然房门上有镇宅术,那鬼虫发作,亦能受到打压。而现鬼虫深潜他们两个人体中,不易被察觉,只要敢冒头,就会被镇宅八卦知觉的。

    “我们睡吧,等天亮牛鼻子走了再想办法。”我一头倒在柔软的床上,想耍赖不走。

    谁知沈冰也没反对,还是伸手在我腿上摸来摸去的。吖,她竟然主动,看来这丫头是心疼我忍的难受,又给机会了。我才要伸手去抱她,谁知她一下跳开,手里晃着一张门卡。

    “我去隔壁睡。”她嘻嘻笑着逃出了房门。

    我一摸口袋门卡不见了,刚才她主动摸我,原来在找这玩意。太扫兴了,哥们得修炼炼神还虚才能去火,不然这一夜肯定睡不好!

    早上六点就醒了,因为惦记着孙柯南和伊雨萌,怎么都睡不着。起床洗漱后,坐在床上盘算今天怎么搞定他们两个。可是大白天的更不容易找机会,而寻找此岸花又是迫在眉睫,让我心里犯愁。

    七点的时候沈冰敲门叫我去吃饭,在餐厅里看到了那个道人,这种造型走到哪儿都会受到瞩目,满屋子客人都在稀奇的盯着他。这道人对于别人目光浑然不觉,酒店早餐是自助形式,他拿着盘子到处夹菜,就没抬头看别人一眼。

    我故意吃的很慢,有心等孙柯南小两口,可是吃了一个小时,都八点了,也没见他们过来。只有跟沈冰回到我们住的楼层,刚好看到那个道人背着一只背包,看样子要走,经过孙柯南门口时停了一下。他看看房门,然后伸手在上面擦了一把,大踏步走向电梯。

    等他进入电梯后,我们才跑过去,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声,又要再敲的时候,正赶上服务员推着小车过来说:“这个房间客人刚刚退房了。”

    我一听急忙让沈冰回房间收拾东西,我飞快跑下楼,到了大堂也看不到孙柯南和伊雨萌的影子,但跑出酒店门口,却刚好看见他们两个上了一辆出租车,嘴巴里还嚼着什么东西。我张口叫了一声,可是车门关上,他们也听不到了,出租车扬长而去。

    草他二大爷的,就差这么一分钟时间,往哪儿找他们去?

    还好我记住了出租车牌照号,等沈冰收拾东西下楼退了房,上了一辆出租车,求司机师傅帮忙寻找这辆车。司机师傅挺热心,用对讲机发出“通缉令”,不多会儿传回消息,那辆车西去往宁合高速,那是去往合肥的方向。

    我问司机茅山在哪儿,司机说茅山在南边,距离南京90公里。虽然一个小时车程就到了,可是再追完合肥方向,一来一去不知道今天天黑之前还能否再赶到茅山。想来想去,还是以大局为重,先去茅山吧。

    当下叫司机掉头,开往茅山方向。

    “不打算跟上他们了?”沈冰诧异的问。

    我心情沉重的摇摇头,像孙柯南和伊雨萌中邪的现象,世上每天都有人发生,这次是碰巧赶上,而我所不知道的,还有太多了。世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阴阳先生,再说目前还有一个比他们更重要的事去处理,权衡利弊,我只能舍弃一个。

    “希望他们吉人有天相,平安无事。”沈冰抓住我的手说。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到了茅山脚下。透过车窗就看到山上郁郁葱葱的景色,非常漂亮。司机以为我们是来这儿求姻缘的,一路上一直在介绍上面的哪座道观神仙灵,哪座道观是骗香火钱的。但数来数去,也没听说有三清观。

    我们下车付了车费,才要去买票,却看见有个人影很熟悉,往北去了。

    “你看,那个人好像是我们在酒店遇到的道士。”沈冰拉了我一把。

    我仔细看着渐去渐远的人影,是他,心想他是山上的道士,进山是不用买票的。那他往北走了,可能是要走近道上山。我摸了摸鼻子,拉着沈冰跟上去。

    “咱们跟着他干吗,不上山了?”沈冰问。

    “跟着他能省门票,何乐而不为呢?”我哈哈笑道,其实跟上他的真正目的,是想打听此岸花的下落。

    “跟女朋友出来,居然要逃票,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