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九十章 我们结吧

第五百九十章 我们结吧

    这声惨叫过后,整个山间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我和沈冰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抬头环顾群山,一时也找不到声源方向。

    今夜感觉太刺激了,才经历了地牢惊心动魄的逃亡,刚出来又是一声惨叫,太过凄厉,让人心底直冒寒气!

    我回头看看洞口,心想鬼阴虫马上要追出来,还是尽快离开这儿为妙。至于曲陌不用太担心,就算还在地牢中,她也有自保能力。至于单明山,这小子压根就不是好人,我没必要拼着自个小命回去找他。看着委顿在地的苏瑶,心说倒是便宜了这个!

    不过骂了她之后,又有点后悔,其实现在一个美女生活在充满兽xing的都市内,也挺不容易的。她只不过为了自保,并且这次倒是没有害我,相反在我和沈冰的事上还帮了一把。

    “你充当一次赶尸匠,我帮你开道!”我对沈冰笑道。

    “什么赶尸匠?”沈冰愣了。

    我用力一扯梅小七和苏瑶,他们俩吃痛不由自主的站起来,我小声学着梁冬山的呦喝道:“喜神到此,生人退避……”往前迈步,可是这两个人腿上没力气,差点摔倒。

    沈冰“哦”了一声,一人屁股上踢了一脚,喝道:“快走!”

    汗,如果让她这么赶尸,非弄出几个惊煞厉鬼不可,喜神是不能随意打骂的。

    我抬头看着山头,心想上面常时受到阳光暴晒,阳气深重,鬼阴虫是不敢去这地方的,先上山头躲一晚上,明天再回头找曲陌。

    “赶尸原来这么有趣,下次你带我去湘西玩,嘻嘻!”

    我差点没晕倒,你以为这就是真是赶尸啊?我苦笑着说:“你真的一点想不起咱们去过湘西?”

    “去过吗,我怎么想不起来?”

    “那你怎么想起我妈的?”我对这件事可郁闷了,怎么没都想不通。

    “嘻嘻,不告诉你。”得,又跟我玩起捉迷藏了。

    我摸了摸鼻子笑道:“我知道了,肯定是你跟我见面之后,一下喜欢上我,就利用职务之便,调查了我的身世背景,还为了讨好我,见我老妈就叫妈,啧啧,我有那么讨人喜欢吗?”

    “呸,你想恶心死我是不是?”沈冰气的都带哭腔了,“我是看了我以前的日记,才知道这件事的。”

    哈哈,死丫头,实话套出来了吧?就你这点小心眼,还经得住我抖落吗?

    “坏蛋,bi我说出了实话。”沈冰骂道。

    我偷偷笑也不敢出声,心想难怪在房间看见她拿着一本日记在哭,原来是上面记载了我们之前发生过的事。这可是她的亲手笔迹,还能不信吗?这也是她继承了她老爸的喜欢写日记的光荣传统,不然我这审核期能不能通过,实在难说。

    “日记里没写我们去湘西的事吗?”我问。

    “没有了,就短短的写了两页,开头写着死耗子交代一定要记下,以备后患。然后就提起回省城那几天的事,以前的统统不知道。”

    我不由恍然大悟,记得她临走前,我们一起见过死耗子,而他们俩小声嘀咕了几句,可能就是死耗子预知沈冰会失忆,所以叫她记下前事。虽然挺感谢死耗子的,但感觉它也是十分可气,为毛不跟我早说呢?回去一定找它算账,让它吃鸡粪!

    “既然你都知道之前的一些事,那我们这次回去就结了吧,以免再发生邪事。”我严肃的说道。

    “你当时失忆都不想要我了,这笔账还没算,结什么结?你跟女鬼结去吧。”沈冰气呼呼的说。

    “这个提议不错,你看梅小霜怎么样?”说着我把塑料瓶从包里掏出来。

    “你……你怎么老捉弄我,快把瓶子放回去!”沈冰惊声说。

    “不是你说让我跟女鬼结婚的吗?”

    沈冰一捂脸说:“还是我们结吧。”

    “哈哈!”我忍不住得意大笑,把瓶子装进了包里。可是没想到她在后面飞起一脚踢在我屁股上,哥们于是一头栽倒在山坡上了。

    我们爬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山顶。本来从地牢逃出来就已经体力接近透支,现在基本上油尽灯枯了。我先把铁链拴在一棵树上,然后躺在沈冰一侧,呼呼的喘气。如果这会儿梅老大来了,我们连招架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一觉醒来天亮了。所幸鬼阴虫没追来,不然我们在睡梦里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着沈冰依然睡的挺香,我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山头上气候还是很冷的。我看了看苏瑶和梅小七,两个人睡的也很死。他们中了什么蛊毒呢?我摸着鼻子心想,要说这方面,感觉单明山比我还强,要不是他解了刘先生枣咒蛊,吐出一枚枣核,我也猜不出来呢。

    毕竟蛊咒是邪术中的玩意,尤其是湘西最为盛行,跟道家不沾边,我了解太少。

    要是麻云曦在就好了,这女孩,啧啧,真的很美啊。

    “土包子,你是不是看中苏瑶了?”沈冰在后面没好气的说。

    我立刻从沉思中惊醒,回头见她睡醒坐起来,心想刚才想事情想入迷了,一直盯着苏瑶看,给她揪住了小辫。

    “没有的事,我正在想破解他们身上蛊毒的事。”我大摇其头。

    “想骗我,你刚才笑的挺古怪,以为我傻啊?”沈冰皱起鼻子。

    糟糕,刚才那是因为想起了麻云曦,才会笑的挺暧昧。我指着山下想找点啥惹眼的东西转移话题,“你看……”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草丛里似乎有个人,并且草上染满了血迹。靠,还真有惹眼的东西啊!

    沈冰跟着往那边看,顿时小脸一白,她现在都成惊弓之鸟了。

    “是不是野兽?”她还在想好事。

    我急忙走过去,站在两米之外探头仔细一看,是个死人,脸朝上躺着,暴突着灰蒙蒙的眼珠子,看样子早死透了!

    这人是刘先生!估计凌晨那声惨叫是他发出的。

    “背部有伤口,不像是利器所伤,有可能是野兽的爪子。但内脏完后,伤口并不很大,不足以致命。瞳孔放大,脸色发青,表情很恐怖,估计是被吓死的。”沈冰翻看着尸体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我点点头,她做警察最大的优点就是身手敏捷和对死尸的观察力挺老道。但也就仅限于死尸本身,其他线索就会忽略。我沿着血线往前找,看刘先生是从什么方向跑过来的。到了对面山坡下,又发现了一具尸体,是全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