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恐怖鬼叫声

第五百八十九章 恐怖鬼叫声

    我拉着她往回跑到栏杆前,这时候水早涌了进来,都有一尺深了。好在梅小七和苏瑶半躺在栏杆上,两个人都醒着,眼珠又露出了凶光。但单明山还不见人影,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情况。

    现在顾不上他了,跑到附近铜柱刑具跟前,捡起一条铁链,又找到一把铜斧,跑回苏瑶和梅小七跟前。二话不说,把他们俩绑在一块,并且用力在栏杆上撇下木雕球头,一人嘴巴里塞一个正好合适。我想带着他们游到台阶口,用铜斧子看能不能砸开上面的地板。

    但刚要下水,就见水面游动着一只黑色的小东西,速度挺快的,眨眼间就快到了栏杆前。我的天哪,那是鬼阴虫,真他娘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这让哥们往哪儿逃?

    “快走!”我把铁链在手臂上一绕,把桃木剑插进包里,拿出一把匕首在手腕上割了一刀。顿时鲜血就顺着手指流进水中,霎时飘起一片血花。

    沈冰往前一边跑,还一边问我:“你不会是要割腕自杀吧?”

    汗,那是阻挡鬼阴虫用的。因为这玩意毕竟属于邪祟之物,对于阳血比较惧怕,不过就看它买不买账了?

    我拖着两个人往前蹚水,速度快不起来,焦急的转头,发现鬼阴虫遇到血水之后,速度就慢了下来,好比遇到了胶水一样,不住扭动身子往前蠕动。这还行,我回过头一看前面黑漆漆的四周,又傻眼了,没出口,总不能跟这玩意在这儿兜圈子吧?

    “快跟我来,那边石壁我敲着有蹊跷。”沈冰拉着我手臂往右前方走过去。

    “你咋不早说?”

    “你有问过我吗?”

    我一愣,是啊,我是没问过,但你总该告我一声吧?诶,不对啊,怎么现在老是被这丫头搞的我没话说,反了是不是?

    “你要是刚才告诉我这事,就不用急着要游回去了,真是的。”我埋怨一句。

    “那不是没机会跟你说嘛,刚才都吓傻了。”

    “刚才你看到了什么?”我忽然想起这件事。

    “一只没头没脸的白衣鬼!”

    她话音刚落,我忽然觉得一股阴冷的小风吹过来,钻进衣领凉森森的。头皮不由一麻,娘的,这当口千万别添乱了,实在是应付不过来。

    “23¥2523¥¥25”突然一阵细小而又阴森的声音,钻入耳朵里,直透心底。听不清说的什么,但感到特别的古怪,心里无缘无故的升起一股恐惧。

    这种恐惧是前所未有,从心底不由自己发出的。我吃惊的转头看看,却看不到一丝鬼魂踪影,霎时间额头上就出满了冷汗。要知道我现在可是开了阴阳眼的,有鬼跟在身边居然毛都看不到一根,那才是最可怕的!

    沈冰身子一颤,差点没滑进水下,被我一把扯住。

    “402325¥2340”又是一阵阴森的鬼语,让心底这股恐惧无限扩大,身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汗毛都快剥落了。

    “好害怕啊!”沈冰颤声说。

    我掏出一张净心咒贴在她额头上,然后强自镇定心神,念起了净心咒。

    这下总算没那么恐惧了,心跳也没那么剧烈了。抹了一把头上汗珠,回头看了看鬼阴虫,还在血水中往外突破,不过比之前速度快了点,距离我们只有十几米远了。

    “快走,听到什么就当没……”

    刚说到这儿,就听鬼语声又响起来:“我死的好惨,我死的好惨啊……”

    我擦,突然让我听清了声音,却是这么惨厉的叫屈声,一下子把整个心脏都给淹没,心跳加速,双腿一软差点就趴在水里。沈冰就没那么镇定了,哗啦摔倒在水中,还咕嘟咕嘟的喝了两口水。慌忙把她拉起来。

    草他二大爷的,我这是咋了,怎么会被一阵鬼叫给吓成这样?但还是忍不住心底发颤,背脊上冒凉气!

    “我死的好惨……呜呜……”

    我这次真的很丢人,双腿一软就坐在水里。沈冰也尖叫一声扑进我怀里,全身惊颤不止。

    这鬼叫声太厉害了,不论念净心咒还是驱鬼咒,黄符烧了两三张,也不见效。而鬼阴虫距离我们越来越近,只有七八米远了!

    我左右转头,忽地发现远处一片水面上,丝丝袅袅的升起一股黑气。由于太远又是在黑暗中,手电光所及不到刚才就看到这个情形。哦,我明白了,鬼语是顺水而来的,说不定在下面地牢,也可能在外面,但利用水阴之气,把恐怖感无限放大,直接左右我们心神!

    嘿嘿,你个死玩意太小看老子了,当下甩起左手腕,鲜血顿时撒出一条弧线,右手食指蘸上几滴,迅速在水中画了一道金光符。

    “天地玄宗,万气之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体有金光,覆映吾身。鬼妖灭爽,精怪亡形。急急如律令!”

    这道血符唰的一下往前迅速蔓延扩大,瞬间扩展到了冒黑气的地方。

    “啊……”一声惨厉的尖叫震的我心头直发颤。

    这只鬼就像当时老杂碎一样,让金光符顺着她在水中开辟的冥途反击过去,不死也必受重伤了!

    这下让我们松了口气,大感舒服。抹了一把脸上冷汗,回头一望,我靠,鬼阴虫都追到了三米之外。

    “快走!”我对沈冰叫了一声。

    “我被吓的找不到方向,忘了那个地方在哪儿了!”沈冰带着哭腔说。

    “那你有没吓尿裤子?”

    “你说什么你?姐有那么衰吗?”诶,她又恢复信心了,“我想起来了,在那儿!”

    我们俩向前拼命蹚水狂奔,逐渐又跟鬼阴虫拉开了点距离,跑到石壁前。提起那只带来的铜斧在上面敲了敲,果然有空音,立刻抡圆了手臂,猛力将铜斧砍向石壁。“喀喇”一声,一下就给破开了,一股清新的空气透入进来。

    又在洞口四周开阔几下,让沈冰先爬出去,我拖着在水里快被淹死的苏瑶和梅小七跟着爬到外面。进入一条天然洞窟之中,蜿蜒向前走了很远,才走了出去。

    现在天还没亮,依稀看到这儿好像是在山坡上。这条隧道竟然从小镇下面通到了后山,不过这儿比小镇地面要低矮,似乎是山谷中的一个盆地。

    我们累的气喘吁吁,全身跟散架一样躺着山坡上喘气,突然之间,一声惨叫声响彻整个山峦,在黑夜中听着十分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