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八十二章 丁五茅六之母

第五百八十二章 丁五茅六之母

    沈冰和曲陌听不到我说什么,但我对着洞口一团黑雾不停说话,又呈现震惊表情,也知道是遇到鬼了。她们战战兢兢的躲在我后面,谁都没敢开口。

    我惊诧了半晌,才缓过神问她:“你是怎么被术者加害怀上怪胎的,又怎么会生下来?”

    梅思思哀怨的叹口气说:“小女丈夫体弱多病,我们自从成亲以来膝前无子,眼看他一天天病重,想在他临死前为他家续上香火,就听信了术者之言。让我夫妇二人在后山丁五茅六鬼洞前做房事,必会受孕。我们便依言前去,果真怀上了孩子。

    “就在一个月后,丈夫谢世,便有天师指点。可是术者要小女不得听信那人胡言,如将腹中胎儿打掉,那必失去丈夫血脉,会终生遗憾。是以,小女就听术者的话,把孩子生下,由于两只怪胎难产,生下他们只看了一眼便即死去。临死前,我才明白天师所言乃是实情,可惜了我误信了术者,给世间留下一对祸胎。

    “小女死后,术者便将我魂魄拘入此洞,在小女尸身上做法,令我永不能出洞一步。”

    原来是这么回事,丁五茅六鬼洞是什么地方,能让他们做房事时,鬼气入侵,怀上鬼胎?

    “丁五茅六鬼洞是什么地方?”我不解的问。

    “丁五茅六相传是巫山正神身边的一对雌雄鬼猴,曾经私自下山在民间作恶,触怒天道,被收在后山一处洞内拘禁。”

    听了这话,心里不明白的地方迎刃而解,草他二大爷的,这本来就是一对天道禁忌的鬼猴子,给关在后山洞里,术人想把他们弄出来祸害世间,就利用受胎方式,把它们带出了这个洞,可以瞒过天道。

    只是怎么会被隐藏在人的身体里呢?这问题在心里隐约有了一丝答案,但不知道猜的对不对。我摸着鼻子看着她又问:“是不是以前曾有鬼事传人找过你?”

    “你怎么知道?”梅思思惊讶的问。

    “因为你既能生出这两个怪胎,亦能把他们收服带回丁五茅六鬼洞里,我老习家祖宗肯定会找你来解决这件事。”

    “不错,前后曾有三位鬼事传人找过我,可惜他们最终不能给我开棺解禁,也无法答应带我孩儿过来。”

    “为什么不能开棺?”我一怔,心想不能开棺,当然就不能把鬼猴子给带过来,因为这儿是它们的根源地,一到此处,恐怕就会变得更加邪恶,无法控制了。

    梅思思幽泣道:“因术者在小女棺木上加封了丁五茅六之邪咒,就算神仙下凡,也无能为力,否则擅开棺盖者立死,并且邪气下山,整个梅倌镇将变一座鬼城!”

    靠,还有我家祖宗拿不下的难题?论道家修为,老习家十代传人中,恐怕就属我最差劲,他们都不敢开棺,那我就甭提了。

    不过梅思思接着又说:“最后来的一位习先生跟我言道,百年后有一位名叫小七之人,可破解此邪咒。因天道循环,丁五茅六之祸,必有梅七可平之。”

    我一听还有这事,丁五茅六梅七,三个名字像是兄弟排行一样,他们之间必有联系。哥们远走巫山,为的就是救这个小七,结果现在因为要救这些受害女孩,把他给抛到了一边。赶紧找到这些女孩,回头把小七救出来,千万不能让他死了!

    想到这儿又问:“你棺木现在什么地方?”

    “就在后山一处洞穴之内。”

    “好,我要先帮你开棺解禁,才能让你见到孩子,否则我也无法答应你的请求。”

    “如此多谢习先生了。”梅思思矮身施礼,然后向旁一闪,黑雾散尽。

    我拉了一把沈冰,大踏步走出洞口。外面日头当空,明媚的阳光照拂在身上,身上那股阴冷的寒意一扫而光。

    她们俩把耳朵里的纸团摘下,沈冰急着问道:“你刚才自己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念的什么咒?”

    汗,我那是念咒吗?一笑说:“遇见一只女鬼,看着挺漂亮的,所以多说了几句话。”

    “你……小色狼。哼!”沈冰皱着鼻子别过头。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曲陌抬头望着悬崖峭壁问。

    我也发愁了,本来打算先救这些女孩的,可是翻不过这座悬崖,而洞里的栈道又被梅老大给破坏了。尤其里面还有一只鬼阴虫,幸好我们落入潭水中它没有跟着过来,之后又消匿无踪,不然我们仨恐怕连个全尸都保不住。

    还是先回镇上救小七吧!

    他是本地人,对后山道路肯定熟悉,让他带路救人开棺,那不是挺好吗?

    “走,下山回镇上。”

    当我们走回野狼窟前时,忽然听到里面有动静,我们全都吃了一惊,赶忙躲在一颗大树后面,我手心扣了两枚铜钱,紧紧盯视着洞口。

    只听洞口里面发出簌簌响声,跟着有颗黑乎乎的脑袋探出来,虽然是大白天的,我也不由心头一紧,就要把铜钱射出去。

    不过脑袋探出来后左右转动一下,让我看清了这人面目,原来是单明山!

    靠,这小子真够命大的,居然没死。我们从树后跑过去,把他从洞下拉出来,这小子看上去精神萎靡,力气都用光了,一下倒在地上不住喘气。

    “下面什么情况?”我蹲下来问他。

    “他娘的有二十多米深,幸好空间狭窄,手脚撑住了洞壁,不然非摔死了不可。”单明山喘着气说。

    曲陌好奇的问道:“梅老大说生人掉下去会马上腐烂,你怎么会没事?”

    “是啊,你不会就是狼妖吧?”沈冰瞪大了眼珠说。

    单明山摇摇头说:“掉下去一下落到十几米的时候,用手脚撑住下坠势道,然后一股煞气扑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过来时,发现在洞底,有个面带蓝色轻纱的女子盘坐在地上。她说是她救了我,让我赶紧逃生,因为狼妖就在里面,此刻尚未苏醒。我谢了她一句,就急忙爬了出来。”

    我探头看看洞下,他所谓的爬上来,应该是用手脚撑着洞壁爬的,二十多米高度,这小子绝对够强悍的。

    “狼妖在下面?”曲陌疑惑的说了句,但目光却是看向我。

    我心里也感觉挺稀奇的,梅老大不是说狼妖早不在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还有这个面带轻纱的女子是谁,她为什么不惧狼妖,会在洞底呢?苗人总给人带来一种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