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女鬼惊人之语

第五百八十一章 女鬼惊人之语

    “噗通……”

    我们仨像下饺子一样,全都落入潭水。你说那么多尸体,我们能不碰上吗?这种感觉还是不说了,太他妈恶心,至今我有时做梦还会梦到当时趴在一具女尸背上的情景,那份惊悚和倒胃口的感觉,恐怕这一辈子是很少遇上的。

    这一沉入水底,马上就听不到那些鬼哭声,一时感觉心里清静了很多。只不过潭水非常冰冷,当真彻骨奇寒,冻的我全身快要僵了。正想往上浮出水面,可是双脚上斗然一紧,我擦,是谁抓住我脚了,还一个劲的往下拽?

    觉得那是一双冰凉的爪子,百分百是死鬼!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水利阴,宜居鬼,但凡居住在水深处的阴魂,那都不是一般货色。水里不能用符不能念咒,就算拿出来桃木剑等物,受水浸过,威力也会大打折扣。再说潭水中怨气太重,一旦法器压制不住,定会反受其害!

    怎么办?

    入水时放开了她们俩,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虽然手臂碰到了东西,可是不敢保证就是她们,水里尸体太多了。心里一急,更想不出办法。

    正在这时,双脚上又接连多了几对鬼爪子,随着快速坠落的速度,看来马上就要到潭底,到那时候,恐怕就该是这些死鬼们用餐的时候了吧?

    我不由心底一凉,这次看来真要结束以往的幸运,死在鬼泪潭了。老爸呢,你不是还在叫我吗,怎么不出来救我一把呢?正在灰心之际,想到老爸,猛地脑中闪过一道灵光,老爸曾经教过我水底遇鬼破解的方法,记得还是在二毛被水鬼拉走后的事,太久了以至于都快忘干净了。

    伸出右手手指在嘴里猛地一咬,顿时一股鲜红的血液随着水波蔓延开来。我不能念咒,还不能画符吗?挥动手指,快速画了一道驱鬼符。这是以道家真气催发,鲜血跟随手指形成咒符后,久久不散。

    双脚上的鬼爪子蓦地一松,全都放开了。我像一条获得自由的鱼儿一样,欢快的游上去,“哗啦”一声浮出水面!

    此刻听不到一丝鬼哭,可能这些死鬼都跑到了水底,洞腹内死一般寂静!

    “沈冰,曲陌……”

    眼前一片黑暗,手电早沉底了,又被浓雾包裹,根本看不到她们俩的影子。喊了两声,也没回应,正急的不得了,依稀看到一张脸孔在旁边不远,用力划过去,才要伸手去摸,忽然看清了,那是一具尸体后脑勺。

    转过身,四周全是尸体,并且水面上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中人欲呕。我急忙又闭住呼吸,想返回水下去找她们,这时听到了沈冰和曲陌的咳嗽声。

    “土包子……”

    “习风,你在哪儿?”

    “我来了!”我慌忙冲她们方向游过去。

    三个人在满是尸体的水面上相遇,惊喜交集,全都不顾一切的抱在一块。我心想啊,陆飞,王子俊,对不住了,我不是故意占曲陌便宜的,就是死里逃生后太激动了,你们别介意啊。

    我们刚爬上岸,鬼哭声又起,心神跟着不住摇荡。而沈冰和曲陌耳朵里的纸团入水时就掉了,她们两个小脸煞白,听着哭声不由牙齿格格直响。

    我赶紧从灌满了水的包里拿出用塑料袋密封的黄符,让她们把符揉成纸团塞进耳朵里,两个人脸色才疏缓下来。

    才要带她们出去,忽见洞口被一团黑气笼罩,这他娘的是鬼挡门啊!

    现在阴阳眼时限刚过,于是拿出点睛笔开了灵目,倒要看看什么鬼东西挡住了去路?

    是一个白衣女鬼,轻飘飘的悬于洞口前,一张惨白的鬼脸,透着一股被水浸泡过的青苔色,十分骇人。

    我冷笑一声,拿出一张驱鬼符说道:“鬼事第十代传人习风在此,阴魂让路!”

    “你是鬼事传人么?”女鬼脸上闪起一丝惊讶。

    “不错,还不赶快让路?”

    “既是习先生到此,小女万不敢阻拦。但小女有一事相求,可应否?”

    靠,什么时代鬼魂啊,说话这种味?看她这身白衣,是古代装束,估计是个老鬼了。

    “鬼事专门店做的就是帮鬼生意,有什么不能答应的,你说吧。”我心想你既然有事要求我,那就得拿出点架子来,于是一挺胸,双手负在背后。

    女鬼轻轻点头,伸手一挥,那种万鬼哭声顿时停歇,看样子她是这儿的鬼头目。鬼哭声一停,我心里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这玩意给我压力太大了。

    “小女名叫梅思思,生前乃是梅倌镇人氏,死于难产,死后又被术者囚禁于此,不能踏出此洞一步。但小女心牵我那两个出世的孩儿,不知现在何处,习先生能帮我找到他们相见一面吗?”女鬼说着幽幽凄凄的哭起来。

    古代女鬼哭的也很斯文,跟戏文里那模样差不多,以长袖掩面,不过让人听着很心酸。她口中的术者,估计就是术人吧?

    我一愣,这要求太离谱了吧?你都死多少年了,孩子当时难产就算生下来能活,也早变成尸骨,恐怕现在也不在地府投胎了,我跟哪儿找去?一扑棱脑袋说:“对不住,这要求我没法答应,他们可能早已几经轮回投胎,找不到了。”

    梅思思摇摇头说:“我那两个孩子不会死的,他们是一对怪胎。生下他们我就看了一眼便死了,但我知道,他们是永远不会死的。”

    “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这番话把我说的摸不着头脑,什么怪胎能长生不死?

    “我生下的是两只鬼猴子……”

    这话犹如一声巨雷在耳边炸响,不等她说完,我惊的跳起来问:“什么,鬼猴子?”不会是沈光荣夫妇剖腹拿出的那两只怪物吧?

    梅思思凄然点头:“是鬼猴子。小女怀孕后,曾多次被路过梅倌镇的天师指点,身怀异物,乃是一对鬼猿。此邪物乃是术者加害孕育,千万不能生下来,否则必会变为天道禁忌,我死不足惜,还会给世间带路灾祸!”

    听到这儿傻子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她就是那两只鬼猴子的母亲,这太令人匪夷所思,她怎么会怀上两只鬼猴子的?鬼猴子出世,又会怎样给世间带来灾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