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独摇草

第五百七十一章 独摇草

    接待mm战战兢兢的带着我往东走过去,我又把头上的草摘下来,这玩意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

    这是什么草呢?这是独摇草!

    在古道法中,乃是“夫妇相爱法”正统道术,使夫妇两人更是如糖加蜜,更加恩爱。“无风独摇草带之,令夫妇相爱。生岭南头,如弹尾,如鸟尾。两片开合,其自动,故曰独摇草!”

    可是后来被术人所利用,用来引诱良久妇女,一旦邪法加身,这个男人无论有多坏,女人终生会对此人相爱不渝,言听计从。这种法术由于被术人玷污,所以正统道家也弃之不用。再说正统弟子,也不是说就没用心不纯的人,道家弟子满天下,难免良莠不齐,有时比术人还要心思险恶,做出有伤风化的恶事,以至于这种法术没有录入茅山古籍。

    不过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听老爸讲过这种邪术,并有破解偏方。事隔那么久,记忆不是很深刻,要不是曲陌那句“很期盼见到这个人”,还不会想到是独摇草。又对接待mm一番恐吓,对独摇草仔细辨认,才确定的确是这种害人的玩意。

    你想,一个女人中了此术,如果得不到破解,一辈子就会乖乖的跟着他,那其实就是一个。接待mm对此这么害怕,看来是深知其中利害,虽然她不是主使者,但她不知帮凶害了多少良久妇女!

    此刻是凌晨两点,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我也加倍的警惕,手心里攥了铜钱。不过一路上倒是风平浪静,跟着接待mm走到镇子东头,她指着路南靠着水岸的一座房屋说,刚才两个姐姐去了这里。

    看她颤颤巍巍的模样,估计不敢说谎,然后吓唬她,回去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就用独摇草叫你一辈子跟着我。小丫头一听独摇草三个字,吓得差点没摔倒,猛力点了几下头,逃也似的往回跑了。

    这座屋子往后深缩,门前有一条青石小道,远远看过去,在黑暗中透着一股诡异。

    才要进去,忽地身后涌起一股阴冷的气息,连忙转头,就见一张惨白的鬼脸出现在身后,突然看到,心里不由砰地跳了下。

    仔细一看是梅小青,这才放心。只听她小声跟我说:“习先生来了。这个门是不能进的,小七就是发现了他们诱骗女人的秘密,从这儿进去失手被擒的。屋子后面才是正门,不过你也要小心了。”说完马上消失不见。

    “喀”那边传来开门响声,我赶紧躲在一座屋角后面。探头往外偷瞧,见有两条黑影走出来。

    “肯定又是这个鬼娘们来了,大哥你整治那两个妞,我去追。”一个人说道。

    “这个鬼娘们很机灵,追不上的。不过想救她丈夫那是没门。我们回去,一人一个,这两个货色可是极品啊。”另一个说到最后,发出了邪的笑声。

    “老爷子要是知道这事怎么办?”先前那人压低了声音问。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还是老规矩,爽完之后送到后山。”

    “我担心小霜那丫头……”

    “谅她也不敢,她帮我们这几年,还不知道独摇草的厉害么?”说着这人又发出了邪的笑声。

    靠,进旅馆之前,估计就是这两个人跟着我们,那是盯上了沈冰和曲陌的美色。接待mm估计是他们嘴里的小霜了,应该是迫于这两个混蛋的威,帮他们赠给客人独摇草,然后他们施法,客人就会自己乖乖送上门!

    等这两个人回屋关上门,我从房角后溜出来,顺着一条小道绕到那座屋子后面。这儿临近江边,有个小码头,停泊着两艘小船。

    屋子背面果然有扇门,于是悄悄溜到跟前,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倾听。

    “我叫梅大江,以后就是你的丈夫,喜欢我吗?”那个被叫做大哥的人在说话。

    “喜欢。我们还没结婚,你怎么会是我丈夫?现在应该是我男朋友。”沈冰在里面竟然这么说,听口气还很温柔,我不由气的七窍冒烟。

    “好好,什么都一样,咱们该上床了,哈哈!”

    另一个男人跟着说:“我叫梅大河,妞儿,喜欢哥哥吗?”草,这声音别提有多!

    “你让我心里感觉非常好……”是曲陌的声音。、

    草他二大爷的,不能再等了,用力一拉房门,发现里面上着闩,但双手握住把手加把劲,“喀喇”一声,门立刻拉开,闩都给拽断了。我不由愣了一下,以前没这么大力气,现在居然拉断门闩了!

    “谁?”里面两个人同时惊呼。

    “你们二大爷!”我叫了一声后,快步走进去。

    屋内是个宽敞的厅堂,一张古朴的八仙桌上点着一盏油灯,上面摆着做法的物品,弥漫着一股香火味。两个一身苗族装扮的中年汉子,一人拉着沈冰,一人拉着曲陌,正往里屋要走,现在愕然看着我出现,满脸的惊诧神色。

    “我们没大爷。”这两个混蛋开口说。回答挺脑残的。

    “我知道你们没大爷,不过现在有了。”我看了看沈冰和曲陌,她们俩也正看着我。

    沈冰一歪脑袋说:“习风你来干吗,我们在约会,你就别当电灯泡了。”

    听她说话挺正常,不像是迷惑了神智,我不禁倒吸口凉气,独摇草太厉害了,能让人在清醒的状态下改变心思,这他娘毒性真是天下无出其右啊!

    “习风你还是回去吧,有事明天再说。”曲陌转动着明亮的大眼珠说。

    明天?明天我哭都没地去。

    我负着双手大喇喇的走到八仙桌前,抬眼看了看墙壁上挂着一幅匾额,上写:“活神仙”三个金字。真是没天理,这两个祸害人的畜生,竟然还被誉为活神仙!

    “你还不走?”梅大江用阴冷的目光盯着我。

    梅大河放开曲陌,握紧双拳冷笑道:“看在你是我老婆朋友份上,才不跟你计较擅闯‘神仙居’的事,还不走就别怪我们哥俩不客气了!”

    我嗤之以鼻的哼了声,什么神仙居,简直就是狼窝。猛地往前一个窜身,一把从梅大江手里把沈冰的手夺过来。正在这时,后面风声飒然,估计是梅大河出手偷袭,一个矮身,躲过对方的袭击,飞起一脚踢向身后。

    梅大河往后一跳,梅大江双手快速握住我的双肩,脚下一扫,想让我躺下。我心里吃惊,这俩混蛋手上有真活,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急忙向上一跳,双手格开对方双手,另一只手拉住曲陌,往门外掉头就跑。

    沈冰和曲陌不帮我,这两个人身手又不弱,别阴沟翻船,还是三十六计脚底抹油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