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案子就这么结了

第五百六十六章 案子就这么结了

    龙少辉虽然死了,可是两起杀人案和警局被盗案还没有终结,我和沈冰还不敢抛头露面,就藏在这座老宅里。

    我们故意抛出线索,让警局在老宅发现了龙少辉惨不忍睹的尸骨,立刻从异地请了灵异专家鉴定,结论是被阴魂所害。一时整个省城为之震动,警局内部都炸开了锅。警局高级警官死的如此之惨,并且单明山在网上公布了龙少辉偷情视频以及一些电脑硬盘存储的犯罪证据,大家都猜到此人是遭到恶鬼报复。

    我和沈冰时不时化妆出来溜达,现在街头巷尾到处在议论这个话题。据说这件事在网上流传,省政府都被惊动,责令警局快速结案。苏瑶失踪,祈勇、萧绍、苗小娟和蔺永怡四人也被控制,警局并放出话,我和沈冰是清白的,希望我们回去协助办案。

    这是警方惯用手法,如果我们是清白的,祈勇他们怎么有罪了,被控制起来?但一直躲在老宅也不是个事,于是我跟沈冰一商量,决定这天晚上,悄悄溜到警局局长家里。当然进他家是不容易的,不过有女鬼帮忙,我们还是比较顺利的。

    局长被女鬼一吓,整个人都软在沙发上,战战兢兢的,跟我们俩大喇喇的模样一对比,好像我才是局长,而他是孙子。

    我们把前后事实说清楚,告诉他龙少辉是被曾经压下的案子中的冤魂咬死的,局长就更怕了,万一再办错案,把他咬死了怎么办?所以我们怎么说,他就怎么信了。第二天,这件案子就结了,结果非常之滑稽,令人可笑。

    局长把一切罪名推到了龙少辉头上,小孩父母和乐维的死,都是他干的,至于那个神秘凶手,只字没提。不是想放过这个人,而是找不到,只有这么结了,不然上头压下来,局长顶得住吗?

    为了自圆其说,就把我和沈冰、祈勇他们打造成了英雄,案子是我们联手破获的。我破的案不假,可是祈勇萧绍就没份儿了吧?反正这件案子这么一结,民众倒是相信,因为我这个阴阳鬼探,在一年多前,他们是听说过的,曾经破获了凌厅长大案,这次又亲自出马,将龙少辉这个害虫挖出来,合情合理。

    沈冰递交了辞职报告,局长是苦口挽留,最后见沈冰去意已决,只有忍痛签字。我看得出这老狐狸是演戏呢,他恨不得沈冰辞职,因为她知道的太多了,留在警局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祈勇调到重案组出任组长一职,这人看着挺稳重,但愿不会走上龙少辉的老路。

    我们出来时,萧绍跟着屁颠屁颠的追上,对沈冰叫道:“冰冰,你怎么辞职了?”

    我脸一冷说:“冰冰是你叫的吗?我这就去找那些女鬼说说去,调查一下你有没前科?”

    萧绍吓得差点没当场软倒,苦着脸求我:“冰冰不是我叫的,那是习哥你的好不好?”

    我和沈冰忍不住哈哈大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兄弟,跟你开个玩笑,以后有机会咱们好好喝点。”

    我们回到沈冰家,对于苏瑶失踪的事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她究竟是被警局“被失踪”了还是真的消失不见?最后沈冰给祈勇打电话问这件事,才知道了内情。龙少辉尸骨发现当天,苏瑶就不见了,据线人说,她跟一个矮瘦的男人驾车出了省城,从此再无线索。

    靠,苏瑶这种,值得矮茄子这么稀罕吗?不过苏瑶这娘们,要比付雪漫玩的高明,谁知道是把单明山迷住了,还是又跟他重新进入残余组织作案去了。不管怎么说,这次能跟沈冰重新走到一起,她居功甚伟。没有她的帮助,恐怕我这会儿还缩在陆飞出租屋内,想见沈冰又不敢呢。这么说,我还得感谢她。

    现在我心情是特别的好,身上元气是真的恢复了,只是那个神秘凶手没抓到,有点小郁闷,还有魅宝的事,让我也伤脑筋。想起这些就烦,还有老阎,他跟龙少辉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可惜他去了地府,估计是不肯出来了,想要知道,除非我再去趟地府找他谈谈。

    “习风,这个破木人有用没有,没用我就丢了。”沈冰正在收拾东西,打算跟我去尚城镇,提着柳灵女那个断了脖子的木人问。

    “别,还有用。”我看到木人猛然间想到了一个主意,柳灵女换了主人也会储存之前的记忆,我为毛不把她复活了问问?你想小三知道的事情,肯定比老阎老婆知道的都多。

    我把木人抢过来,正准备出去买朱砂的时候,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我就愣住了,是陆飞、王子俊和曲陌他们。

    沈冰跑过来冲他们客气的笑了笑,小声问我:“你朋友啊?”

    我点头,是啊,也是你朋友。把他们让进门后,我就急问你们都来了,魏子陵和小雪谁管啊?曲陌笑道,这个不用担心,这次陆飞鼓动他们两家来省城游玩,现在都在省城呢。

    “来省城干吗?我正想回去呢。”我没好气瞪陆飞一眼。

    陆飞苦着脸说:“多少天你都关机,我们实在担心。这就想了这个办法来省城,结果在我家也没你影子,就想你肯定在这儿。”

    王子俊一伸手:“你输了吧?拿钱。”

    陆飞撇着嘴掏出两百块递给他,显得挺肉痛。

    我一怔:“你输给他什么了?”

    “我说你不可能在沈冰家,他说百分之二百在,所以我们就打赌。”

    我哈哈笑道:“正好,我再加上二百,一会儿出去喝酒。”

    沈冰站一边被我们说的摸不着头脑,好不容易等我们说完,就好奇的问:“你们是不是认识我?”

    曲陌笑道:“是啊,我们曾经一块去过黄山、山西去和云南呢。”

    陆飞一举手:“报告,我跟你还多去了趟湘西。”

    “报告,我没去过湘西。”王子俊嘿嘿笑道。

    沈冰差点没晕倒,一个个看过去,都傻眼了。曲陌就跟她说起了以前的事,但只是简单的提了提,不敢说的过多,跟我之间的感情也是一笔带过,好让她慢慢消化。沈冰捂着脑袋说有点晕,要好好静一下,逃也似的进了卧室。

    其实曲陌也是多此一举,她就算记不起以前的事,跟我重新来过也是不错的感觉,何必再提旧事?

    我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们,并且让王子俊去街上买朱砂、黄纸、鲜奶和强力胶这些东西回来,要把柳灵女复原,问出在老阎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