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六十五章 临死有个愿望

第五百六十五章 临死有个愿望

    沈冰也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的看着我叫道:“好像中毒了!”

    “别慌。”我安慰她一句,急忙伸右手捏住了她肩膀云门穴,使手臂血脉不畅,暂时阻住毒性攻心速度。然后伸嘴含住伤口,往外吸吮毒血。

    “不行,这样你也会被毒死的。”沈冰急着要把我推开。

    现在是刻不容缓,错失半秒功夫可能就要了她小命了。她这么一推,我不由勃然大怒,大声叫道:“别动!”

    沈冰吓得全身一颤,再不敢动了。我拼命的用力往外猛吸,一口口把毒血吐出去,腥臭难闻。眼看着她手臂上端的黑气,慢慢往下沉落,我心里松了口气。可是毒性非常猛烈,我感觉嘴唇逐渐麻木,整个脑袋也昏昏沉沉,估计把她手臂上的毒血吸完,我就该归天了。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沈冰流着泪问。

    我吐出一口黑血,冲她笑笑说:“因为我喜欢你。”脸上肌肉有点僵硬,估计这笑容好看不到哪儿去。

    “我们不过才认识几天,你犯得着为我送命吗?”沈冰泣不成声的说。

    我苦笑一声,没有回答,继续帮她吸吮毒血。当最后一口黑血吸出,她整条手臂变回了血色,我就觉得天旋地转,不由自主的坐在地上。

    脑子里迷迷糊糊,眼前都出现了幻觉,一些怪陆离的景象,在眼前交替闪现。我深吸一口气,强打精神笑道:“我可能不行了,以后你要提防坏人……”

    “不许你这么说,我这就送你去医院。”沈冰抽抽噎噎的说着,就要伸手把我扶起来。

    去什么医院,恐怕出不了老宅大门,我就死了。还不如趁着我清醒的时候,多整两句遗言。正要开口,忽然眼前一花,多了两条黑影,竟然是七爷八爷。我还以为是幻觉呢,摇摇脑袋说:“一会儿就要真见到二位了。”

    八爷哼了一声说:“这不是见面了,还用得着一会儿吗?”

    我揉揉眼睛,心说他们俩这是来带我走的。嘿嘿一笑:“我还以为是眼花了,原来真是二位爷来了。我又没犯啥错,值得二位爷亲自跑一趟来拘我回地府?”

    沈冰吃惊的问:“你……你胡说什么呢?”

    七爷八爷是不会让她看到的,可能以为我是临死脑子糊涂了。我冲她摇摇头,示意不要说话。

    七爷叹口气说:“本来我们是来捉沈冰的,但阴差阳错,你做了替死鬼。”

    我一瞪眼:“什么意思?”感觉他话里有话。

    “判官私放你和沈冰还阳的事,被一群恶鬼捅到了上头,如今判官也做不了主了,要先拘沈冰,然后再说你的事。”七爷解释说。

    “那就纵容恶人行凶?地府啥时候做事这么邪恶了?”我冷笑道,反正我们又给bi到了绝路上,索性撕破脸皮。

    八爷顿时一沉脸:“她就算不被恶人杀死,一会儿出这个门的时候,也会被砸死。”话音刚落,就听南边传来轰隆一声响,垂花门倒塌了。靠,估计那是专门为沈冰设计的。

    我耷拉下脑袋,沈冰必死的事,都被地府做好了剧本,看来难以挽回了。可是现在我既然做了她的替死鬼,那就要帮她争取一次活下去的机会。于是跟他们哥俩说:“七爷八爷,反正现在死的是我,先把我带走,然后容我在地府想想办法,今天就别带沈冰走了。”

    这话一出口,沈冰哇的哭出来说:“你真的死了么?”

    我这时真想伸手摸摸她的发丝,可是手上没半点力气,只有叹气的份儿。

    七爷一皱眉:“对不住了兄弟,我们现在身不由己,你们俩都要跟我们走。”

    “不行!”我也不知道跟哪儿来的胆子,竟然敢对黑白无常发火,“带我可以,就是不能带沈冰。要不然……”说到这儿,我心想要不然怎么样,打也打不过他们哥俩啊,只有无耻的往下说:“不然我就把自己魂魄打散,让你们哥俩内疚一辈子。”

    这话其实说的挺有毛病,我打散自己的魂魄,关他们屁事,为毛让他们内疚一辈子?再说鬼差只有前生没有来世,还分什么一辈子两辈子的。

    八爷马上就忍不住怒道:“好,你打散自己魂魄正好省我们力气了。”

    七爷却冲他使个眼色,悄悄把他拉到一边,哥俩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小声说什么。我心想刚才他们说,先拘沈冰,然后再说我,那意思好像我在阳间还有用处。如果哥们魂飞魄散,估计他们回去也不好交代吧?

    果然他们俩又走过来,七爷咳嗽两声说:“既然你帮沈冰挡了一灾,算是个意外,我们哥俩先回地府复命。如果判官能说服上头,放沈冰一命当然是好事,如若不成,下次你想阻拦也阻拦不住的。”

    “那就谢谢二位爷了,等我再跟沈冰说两句话,这就跟你们走。”我高兴的说。

    “你跟什么跟,没你的事。”八爷哼了一声,甩头就走。

    七爷笑了笑,伸手在我额头上摸了摸,掉头跟着去了。我一愣,不会抹除我记忆了吧?转动转动心眼,以前的事都记得很清楚,七爷没下黑手。那他摸我干嘛,忽然想到这哥们是不是有断背嗜好啊?浑身不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撩起衣服在额头上擦了又擦。

    “我现在能说话了吗?”沈冰小声问。

    “他们走了,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嘿嘿笑道。

    “他们是谁啊,是不是鬼?”沈冰瞪大眼珠问。

    “是黑白无常,七爷八爷。”

    “啊”沈冰一下捂住了嘴巴,过了很久才说出话:“刚才听你说话就猜到是他们,是不是要拘我的魂,被你拦住了?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让我好感动!”这丫头说着低下头。

    “是这样,不过我就是死上一万次,也不会让他们带你走的。”说到这儿,我眨巴眨巴眼,心说毒性该发作了吧,怎么越说感觉越精神呢?哦,七爷临走时,摸我那下,是帮我解毒的。眼珠一转,童心忽起,假装剧烈咳嗽几下,双眼一翻白躺在地上叫道:“我不行了,马上就要去地府了……”

    沈冰一下扑在我身上,失声痛哭道:“不要啊!”

    “咳咳,我临死有个愿望……”

    “你说,你说。”

    “亲我一下可以吗?”

    沈冰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送上香唇。这感觉,就像飘在云端上一样……

    “唔唔……”沈冰发现我居然反应强烈,那哪是快死的人,简直就是一头如饥似渴的饿狼!“死混蛋,你骗我,你骗我……”猛地站起身,踢了我一脚,捂着脸往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