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惊人的秘密资料

第五百五十七章 惊人的秘密资料

    这帮饭桶还真不是一般的饭桶,全部朝厕所跑过去了,让我们很轻松的从楼梯溜下去。然后转入六楼,从大楼另一头下楼梯,一口气跑出大楼,从西侧铁栅栏翻越而出,简直顺利的出乎我们的预料。

    可能他们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也可能在黑暗中受到伤害,谁都不肯当炮灰。也可能是因为沈冰的原因,这丫头虽然没什么脑子,但在警局人缘满好的。不管怎么回事,反正我们畅通无阻的逃出了警局,并且偷了龙少辉电脑主机,算是有点战果吧。

    一连跑过几条大街,才拦住一辆出租车。现在也不敢回沈冰家了,直接去往市北郊。之所以选中市北郊,是因为这儿是旧城区,小旅馆比较多,大部分都是无照营业,也就是黑店。在这儿找个地儿住下,警察一般是找不到的。

    我当时从部队复员后,因为身上没啥钱,就在这儿住过一段时间,所以比较了解这个地方。下了车顺着一条胡同进去,胡同很深,走了几百米才看到左侧一扇大铁门,外面连个招牌都没有。

    把门敲开,有个老头探出头问我们干吗?

    “住宿。”

    “有身份证吗?”

    “有身份证我就不来这儿了。”我笑了笑说。

    老头又打量我们几眼,看眼神是以为我们来这儿偷情的,就让我们进门,跟着他上了二楼,住进最东头一间房。

    “一晚三十,吃饭另算价钱。厕所在西头,不能洗澡。先压一百块钱吧。”老头说。

    我从口袋里拿出三百块钱递给他说:“一百是押金,剩余的二百给我租个电脑显示器,另外带上电源线和显示器连接线。”

    “下面就一台电脑,我正斗着地主呢!”

    我心说二百块顶上七个房间价钱了,这你都不干?没办法又加了二百,老头很不情愿的把显示器搬上来。

    这种房间比较寒酸,就一张床和一台旧式彩电,不过收拾的挺干净。我们赶紧把门关紧,把电视放在地下,两个人一齐动手,把电脑接好。要说玩电脑我就不如沈冰内行了,虽然她失忆了,可对电脑的应用有深刻的印象。

    电脑顺利启动,显示器上显出了进入系统的画面。但提示要输入密码,我们这就傻眼了,没密码进个毛啊?

    白费半天劲,我懊恼的往床上一躺,心想明天一早指望单明山能拿到捉奸的证据吧。不过,仅凭跟属下偷情,只能搞臭他的名声,很难动摇他的工作位置。

    沈冰低头思索了半天,忽然高兴的说:“我忽然想到一种破解方法。”我听了立刻做起来,看着她重新启动系统,按f8进入安全模式,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输入一串很长的字符。这个我就看不懂了,直到她兴奋的耶了一声,再次重启系统进去了!

    系统里的东西真是大开眼界,有用的东西实在太少,有也是一些无聊的文件、报告和案宗。真正让我们感到脸红的是,有很多秽的图片和视频,擦,看着外表挺正经,原来是个地地道道的老流氓!

    搜遍了所有盘符,一件我想得到的罪证都没有,是彻底灰心了。龙少辉老谋深算,怎么可能把犯罪证据存在办公室电脑里呢?我现在开始活动心眼,想去他家走一趟。

    “你看,这儿有个加密隐藏的文件夹。”沈冰叫道。

    我赶忙坐起来。警察破解电脑程序,的确有本事,她几下就把加密文件夹密码给破解了,打开一看,让我们不由喜出望外,很多有用的资料都存放在这儿!

    其中一份日记形式的记录,让我们感到相当吃惊。龙少辉果然不失为八面玲珑的人物,在凌佩强、张云峰和高家之间是左右逢源,帮了他们不少的忙,这几年获得报酬高达两千万。草他二大爷的,还说要等到最后“那人”开口就有钱了,这丫现在就是一富翁,看来把苏瑶不过是当做了一件泄欲的工具而已,根本不会花钱来供养她。

    记录之中只是记载了何年何月,何人因某事感激他转入他的账户上多少钱,却没提及详细情况,这其实就是一份收入账薄。但这份记录,足够把他扳倒了。想他一个重案组长,一年的薪酬加在一块,最多才也超不过十万,两千万巨额,够他两百年挣得了。

    其他的一些东西,全是几年以来省城发生的大案秘密资料,包括谭青祭炼活养尸而杀死以及失踪了很多的婴儿案件,这里面存的都是证据,可是当年却没一件案子告破的,说明是被他按了下去。因为这些案子涉及到了凌佩强、张云峰和高家,证据是要挟他们给钱的王牌。

    看得我们触目惊心,这么多惨案,本来是有迹可循,有据可破的,可是摁在他的手底下,全变成了无头悬案!这不是不作为,着她娘的是帮凶消灾,草菅人命!

    再往下看,看到了曹云海、胡志刚的照片,曹云海照片下打着一行字:“此人有重大嫌疑,东西一定在他手上。”

    而胡志刚照片下也有一行字:“阎相线人,是个贪财的东西,该死!”

    我一下愣住,看着老实巴交的胡志刚,没想到是个贪财卖友的混蛋。我还送他钱,真是瞎了眼睛。

    两张照片下有一行总结xing的文字:“派苏瑶去,试试她的忠心,拿到东西将两个人灭口!”

    我心头一寒,幸亏当时我出现,不然曹云海肯定没命。而这几天又接连发生了这么多事,曹云海和胡志刚才得以保住性命。

    紧接着后面出现了两张惨不忍睹的死者照片,分别是一男一女开膛破肚躺在血泊之中。我一眼就看出那是肚子里藏着怪物的一对老人,这应该前年十月的事,那个时候正好掺杂着活养尸的案子。他既然把照片藏在加密文件夹里,说明把这件案子也给摁住了。

    从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两个老人身上有怪物,而他也一心想要得到手。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值得他这样处心积虑的要拿到?

    “你看,下面写着两个人的姓名,沈光荣,厉如月。怎么觉得名字好熟悉?”沈冰挠着头说。

    我陡然吃了一惊,抬头怔怔看着沈冰,记得以前她告诉过我,她父母的名字,就是沈光荣和厉如月!怎么回事,不是死在黄山了吗?我们还找到他们尸骨和遗物,这怎么解释?

    再转头看向照片,心想梦里听他们临死前前说过一句话,问楼坤他们的女儿怎么办?楼坤说过几天就有人会保护她,我的天,这果然是沈冰的父母,我那时候不正好为了活养尸的事保护沈冰来的省城吗?从此,我也就真的成为了她的护花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