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助狼为乐

第五百五十四章 助狼为乐

    忽然间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马上让沈冰从我口袋里再掏出一段红绳,系在我们两个手腕上。红线可通灵,就不用非要身体接触,让她爬出坟坑去帮他们俩。

    沈冰出去后,我就放心了很多,并且这种办法也果然有效,沈冰反而因为魅宝灵力变得力气很大,爬上去后,听他们打斗呼喝声,沈冰不占下风。

    过了几分钟,尸体挣扎力量越来越小,不是说尸变就会力气无穷的,关键还有红绳制约,会加速尸体力量流失。再过片刻,尸体眼睛一闭终于不动。我长长吁了口气,把尸体平放在棺材里。

    擦了一把头上汗珠,拿出一张破邪符,捏法诀念道:“律令大神,万丈蓝身。气冲云阵,声震雷霆。水火纵横,结合丙丁。行神布气,三界游行。急急如律令!”

    指诀快速在尸体额头、胸口和小腹上一点,就感觉我小腹内一股阴冷的气息,顺着大腿窜到了脚底,“吧嗒”一声,一条虫子掉落在棺材里,迅速爬到尸体小腹上消失无影。紧跟着从坟坑上又爬下一条虫进入了尸体小腹,这是沈冰身上的。然后又等了几分钟,又有七条虫子爬进坟坑,进了尸体。

    法事大功告成,不但将我们身上虫子驱除,还将三尸鬼身上的虫子也给招回了,那死娘们就成了一只没牙的老虎,没什么可怕的了。

    我急忙爬上坑沿,见一个身穿白衣的高瘦人影,正跟沈冰拳来脚往,打的不亦乐乎。胡志刚曹云海两个人浑身是血趴在土堆上,但眼睛盯着打斗的两个人,看样子没大碍。我仔细看了下这个白衣人,就是那个神秘的凶手,这次哥们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

    擦,这混蛋竟然带着面罩,就露两只眼洞。我让你带面罩,摸出铜钱,一连串甩出三枚。这混蛋非常机灵,虽然正凝神跟沈冰打斗,但听到铜钱破空声响,向后一个倒地翻滚,躲开了铜钱。等我跑上前的时候,他人忽地往起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迅速往前一阵疾奔,比我速度还快,眨眼间隐入黑暗中。

    有道是穷寇莫追,况且附近还有只鬼头针,我追了几步停下,看着他消失方向,感觉非常郁闷,有一次近在咫尺,让这混蛋给逃了。

    沈冰由于跟我红线相连,跟着赶到我身后,问道:“怎么不追了?”

    “放他一马,以后总会揪出来的。”

    我们走回坟坑前,这时胡志刚和曹云海站了起来,两个人刚才是玩了命的跟对方打,手里又有长兵,虽然被打倒,倒也没大碍,都是皮外伤。幸好沈冰上来及时,不然他们俩真是小命堪忧。

    他们问法事做的怎么样,我说很成功,两个人显得非常高兴。我这是骗了他们,心里感觉有愧,不是个滋味。他们喜滋滋的下去把棺盖合上,又把土填回坑子,重新堆起一股坟头。

    蜡烛被吹灭了一根,不过,灵剑咒还是有一定威力的,应该不会被地府查知。收了这些东西,我们回到住处前时,正好看见两辆警车驶过来。警灯闪烁,却没开警笛声,这是鬼子悄悄进村呢。

    我赶忙拉住他们三个,躲在一处屋角后头。龙少辉看样子要整我,这个时候被带走,那肯定是有去无回,还是先躲躲再说。躲好后交代胡志刚和曹云海,今天挖坟的事惊动了警方,明天一早回住处收拾东西,马上回老家。以后出来打工去别的地方,不要再来省城了。

    两个人跟鸡啄米一样点头。我这是绝对为他们好,因为他们早就被人盯上,在这儿迟早会出事的,我不可能保护他们一辈子。

    警方从陆飞出租屋里带出了苏瑶他们几个,看上去他们都恢复了清醒,抱着两个孩子,还在跟同事说着事情经过。然后上了警车,连沈冰的车也开走了。

    我们又等了一阵子,见警车没再回头,才悄悄溜回住处前。我拿出身上两千块现金送给胡志刚和曹云海,让他们俩治伤。两个人说什么都不肯收,说为了他们做法事,怎么好意思再收我的钱。这话说的我老脸通红,非常羞惭。

    最后跟他们说我挣钱容易,咱们都是老乡,就不必客气了。两个人才不好意思的收起来,相当感激的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才各回各屋。

    回屋之后,我用艾叶把魅宝包起来。今晚不需要再补充力气,还是收起来好,免得要时不时念咒语,感觉麻烦。

    沈冰一伸手:“东西该归还了吧?”

    我把东西递给她,老实交代说:“说实话,我是受了重伤,全凭它给我力气。再说,这种东西在我身上不会差错,要是在别人身上,可能会招惹邪祟。”

    沈冰低头看着魅宝,脸上留露出特别期待的神色,但皱了皱鼻子跟我说:“真搞不明白,龙组长为什么要找到这件东西,还知道与曹云海有关。他还让我们守口如瓶,不要告诉任何人。”说着又把东西递给我。

    我一怔:“你不要了?”

    “在你手上跟在我手上有什么区别吗?”她嘻嘻一笑说。

    “那么说,我过了审核期?”我接过魅宝开心的问。

    沈冰脸一沉:“哪有那么快,像你这种土包子,我会跟你一见钟情吗?不过,你看着还老实,所以我决定暂时让你保管东西。”

    我一笑,这丫头别看胸大没脑,但遇到感情问题,会隐藏的很深,越是说不喜欢我,可能对我越喜欢。

    把魅宝装进口袋,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些道家法器装进背包里,跟沈冰说:“龙少辉想得到宝石,那说明不是跟杀死乐维的凶手有联系,就是跟乐维、凌佩强有关。以前因为让他损失了不小的利益,这也是他现在要整我的原因。这次苏瑶楼上死了四个人,还有我们把祁勇和苗小娟戴上手铐的事,他绝不会跟我有完。起码私自圈禁警察就是一项罪名,我是不能再这儿住下去了,一早就得换地方。你回去吧,别让我牵累了你。”

    沈冰点点头,忽地又摇头说:“我也不能回去,跟着你挖坟掘墓,还有宝石的事,怎么说的清楚啊?”她说的也是事实,这次人全部拘禁在我住处,唯独不见沈冰,凭我们之前的关系,龙少辉能不怀疑她吗?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说:“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不如住我家吧。”

    “好啊。”我就等着这句话呢,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呃,你答应太快了吧?我其实开玩笑,引狼入室的事我是不会做的。”沈冰苦着脸说。

    “身为警察,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呢?再说这是助人为乐的好事,你为什么不做呢?”我歪着脑袋问。

    “那个……我为什么要助狼为乐呢?”

    晕倒,这丫头真会捅词,助狼为乐听着不好听,不过挺新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