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开棺

第五百五十三章 开棺

    但随即这死鬼又在一侧出现,铜钱阵跟着移动过去,他又没影了。我心说这是在跟我耗时间呢,于是就大声叫胡志刚和曹云海开关,一边催动法诀,让铜钱阵驱赶鬼头针。

    胡志刚和曹云海颤颤巍巍闭着眼睛,用力往上翘了几下,棺材钉都给崩了出来,棺盖打开了!两个家伙用力把棺盖挪开后,现在吓破了胆子,转身远远逃开。

    沈冰伸着头往里看了一下,结果“嗷”一声尖叫,吓得急忙躲在我后面了!

    棺材内竟然没有出现任何腐蚀情形,保持的非常完整,连尸身上衣服都很光鲜,就跟刚刚入土一样。而死尸就更离奇吓人了,整张脸红扑扑的,跟活人一般,却暴睁着一对眼珠,死死盯着我,仿佛积蓄了无穷的怨恨和不甘,特别诡异,特别恐怖!

    不过,这的确是死娘们的面目,看上去生前挺漂亮的。

    我看的头皮发麻,心里不住冒凉气,这种尸体还是头一次遇见。要说中煤气而死的尸身,会出现这种状况倒不稀奇,可是入土后,不管是怎么死的,怎么可能保持这种活人气色?再看那对眼珠,黑漆漆的,虽然一动不动,可是半点都不像是死人眼珠子,让人不由毛骨悚然!

    草他二大爷,这肯定是术人搞出来的玩意,不然不可能尸身不腐,还像个活人。心里隐隐猜到是老阎干的,他懂五鬼系的邪术,弄出这么一具尸身,应该不是问题。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呢?

    当我仔细看了尸体就明白了,脑袋、胸口和小腹各cha了一枚长针,那绝对是生前给三尸九虫搞死的。并且长针刺在九虫隐藏的位置,那也是有讲究的,是不让尸虫回位,能让三尸鬼源源不断的生出三尸九虫。

    尸体保持活人象征,估计与此有关。但这也有了新麻烦,像这种尸体怨气比较大,虽然不是僵尸,但比僵尸还要凶厉。不拔这三根针,没办法作法事招回尸虫,拔下针,马上会尸变,到时候能否控制住,这很难说。关键哥们没碰到过这种尸体,所以就没把握了。

    “快做法事啊!”沈冰在我后催。

    我点下头,现在是赶鸭子上架,不做也不行啊。跳下坟坑之前,把铜钱阵收了,又烧了几张符,加固法阵威力,这才跳下去。沈冰是不敢跟着,趴在回填土上拉着抓着我的肩膀。

    我双脚踩在棺材帮上,弯腰去拔长针,可是当目光触及尸体眼珠,他***,好像转动着在看我!一时之间,我手心也冒出了汗,心里扑通扑通跳着,嘴上轻声说:“死者请原谅习风不敬,为你拔除患痛,从此魂魄自由,去往地府投胎。”

    一边说,一边拿出红绳把尸体双脚捆住,又用红绳把两只手也缠住系在一块。用镇尸符贴在尸体眉心上,只要不出大的意外,应该不会尸变。这时让我想起了麻云曦,要是这妞能在这儿,我就放心了,他们家祖传镇尸术,要比茅山术地道的多。

    我又掏出一把糯米,撒在尸身上,一旦尸变,不能让它马上做出攻击。诸事搞定,我才念着镇尸咒,先把头灯上的长针拔下。

    刚刚把针拔下来,就见尸体眼睛一闭,嘴巴张开了,扑地吐出一股黑气。靠,我这会儿脸孔基本上跟它嘴巴只有两尺不到的距离,这股黑气吐的又特别突然,根本没躲开的机会。虽然及时闭住了呼吸,但还是吸进去一口。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这种尸气可不一般,进入身体会迅速在五脏蔓延,恐怕过不了多时,哥们就会变成一具腐尸!

    咋办?脑子里一时有点混乱,但随即镇定下来,尽管头上感觉迷糊,但立刻随着魅宝那股阴凉气息源源不断的供给,又逐渐清醒。我一下松了口气,幸好有魅宝在身,不然哥们这次进地府就回不来了,尸身腐烂还用什么还阳?

    等黑气散尽,我才张嘴呼吸了几口气,抬头问沈冰上面没动静吧?沈冰点点头,一张俏脸吓得苍白,说不出话。转头看看胡志刚和曹云海两个人,他们竟然壮着胆子趴在上面,正探头往下看呢。

    他们没事我就放心了,然后接连把尸体胸口和小腹上的长针拔下来,这次到没反应。可是要做法事让尸虫归位,那就得揭下尸体眉心上的镇尸符,不然尸身灵窍被封,尸虫是回不来的。

    我心里念叨着千万不要尸变,伸手把符揭下,还好没动静。正抬手擦头上冷汗的时候,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

    我吃惊同时,沈冰和胡志刚他们俩跟着惊叫一声,更添乱的是,鬼头针又发出了令人寒毛直竖的“桀桀”笑声。沈冰一紧张,就顺着坑沿滑下来了,被我身子一挤,挤在了身后。

    “有人来了,要吹蜡烛!”胡志刚在上面颤声叫道。

    我心头一紧,估计来人是那个神秘的凶手,后悔没把苏瑶他们带过来,好歹能帮我抵挡一下。我现在来不及出去,只有跟他们说:“尽力保住蜡烛,否则被鬼闯进来,我们都会没命!”

    他们俩一听关系到性命,立马就豁出去了,从坑沿跳起,轮着铁钎朝前面挥动。

    “你……能不能不挤我?”沈冰在我背后说。

    这儿就这么大地方,如果不挤住她,除非我跳棺材里。我摇摇头:“不行。”

    “可是你在占我便宜啊,你还没审核期呢。”沈冰急道。

    占你便宜了?我一愣,哦,难怪后背感觉软软的挺舒服,原来是那个啥啊。但事急从权,我也没空跟她讲道理,正要捏法诀念咒,结果尸身突地从棺材里坐起来了,草他二大爷的,还是出现了尸变!

    正好我现在身子基本挺直,不然准会跟它来个头碰头。而它身上有不少糯米,一时脸上出现痛苦的神色,没能立即作出攻击动作。我也急忙拿出红绳,在它脖子上饶了几匝,用力向两边一扯,它嘴巴一张,吐出舌头,眼珠往外高高暴突,特别的瘆人!

    它猛烈的开始挣扎,所幸手脚都被我用红绳缠住,挣扎也只不过扭动身子,没什么太打作为。我双手紧紧扯住红绳,只要控制它不用嘴巴将红绳咬断,待会儿力气用完了,就可以顺利做法事。

    上面打斗声不住传来,胡志刚和曹云海不住发出痛叫,看来形势对我们不利,这两个人千万别遭了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