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三十八章 老乡见老乡

第五百三十八章 老乡见老乡

    仔细一看还是昨晚那只女鬼,这是一新手,现在哥们敢于使出道法,只用一只手就能把她灭了。

    当即打开储物箱,翻出仅有的两张驱邪符,拿了桃木剑出去。再找这女鬼,竟然失去了踪迹。不过隐隐察觉,从对面门口飘出一股诡异的气息,她肯定是进去了!

    匆忙跑到对面把门敲开,露出一张憨厚的面孔,一看到我,马上高兴的说:“是你啊,快进来。”这人在上午见过,他是抬着那位民工兄弟去医院那伙人之一,我送给他两张符。

    进去之后,呵,里面这气味实在不好闻。屋子里东西摆放的乱七八糟,锅碗瓢盆摆了一地,几个人围在一张床边,表情都十分沉重。

    这几个人也都认出了我,全都热情的给我又是倒水,又是拿凳子。我没坐,而是看了看床上躺着的这位兄弟,脸色黑的吓人,于是皱眉问:“不是送医院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医院说他查不出毛病,但观察外表,已经离死不远了,在医院也是浪费钱,不如抬回去养着。唉,我们正商量着,明天一早把他送回老家。”那位帮我开门的大哥说。

    我才要开口,恰好脑子犯迷糊,默念两句咒语,忽然察觉床边涌起一股阴风。抬头一看,啥都没有,心说这女鬼竟然学会隐身了。拿起一张符贴在剑尖上,念了两句咒语,黄符瞬间燃着扑向床左侧!

    “嗷”女鬼一声惨叫,立刻就显露了原形。

    围在床边的几个人,顿时吓得全都惊叫一声,往后跑到墙根下一个个抖的不成模样。

    我用桃木剑指住面色痛苦的女鬼问:“你受谁指使,要找这人的?”

    “我……我……我不能说。”女鬼摇着头步步后退。

    “昨晚被你逃走,那是你走运,今天如果不说,那你只有死路一条!”我挺着桃木剑步步紧bi过去。

    “我说了也是死路一条,求求你,放过我吧!”女鬼居然咕咚一声给跪在地上了。

    靠,出道这么久,从来遇到过这么没骨气的死鬼。

    “不用怕,我会送你进地府,投胎做人不是很好吗?”我柔声跟她说。

    “呜呜……”女鬼又哭上了,“骨灰被他用咒符封禁,是进不了地府的。”

    我一怔,指使她的幕后人,这手真够阴狠。人虽然死后变成魂魄离开身子,但与尸身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也是鬼魂的根本。有句话叫“无主游魂,入地无门!”并不是地府不肯接收,而是尸身是通往地府的一扇门,就跟住在坟墓里的鬼一样,可以随意从此进出,那都是通过尸身这个渠道。如果尸身被封禁,意味着成为无主游魂,是绝对进不了地府的。

    而沈冰当时从麻云曦那儿学到的听尸语,就是这个道理,可见尸体跟魂魄之间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

    看着女鬼可怜兮兮的模样,我也心软了,叹口气对她说:“你回去给他捎个话,就说一个叫习风的人,总有一天会把他揪出来的!”

    “好,我一定捎话。”女鬼挺聪明,从这句话上听出我要放她,一个劲的磕头答应。

    女鬼走后,这些民工还吓得魂不附体,叫了他们几声,才战战兢兢的走过来。

    那个给我开门的大哥盯着我手上的桃木剑良久才喘出一口气,一脸惊喜的说:“你是阴阳先生,这是桃木剑!”

    我点点头,叫他们不用怕。这些人才惊魂稍定,重新坐在床边。那个大哥自我介绍说,他叫胡志刚,跟这个躺在床上的曹云海都是来自尚城镇。我一听不由欣喜的跟他说我也是尚城镇的,你们是哪个村的?

    “我俩都是西坪村的。”

    “不远啊,我们可是老乡。”我开心的说,有道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异乡相遇,心里特别感动热乎。

    说着话,我翻开曹云海的眼皮看了看,瞳孔还没放大,又给他把了把脉搏,心说还有得救。问胡志刚上午喂他喝符水了吗?胡志刚说那两张符全烧了,全都灌下去了。我一听差点没出汗,灌的太多,也不是啥好事,难怪一直不醒,这跟药力用的过猛是一个道理。

    当下右手食指和中指捏个剑诀,顺着曹云海的小腹往上推,嘴里轻轻念着净身咒,这是要帮着尚未完全消化殆尽的符水,把邪气往外驱赶。当经过脖子到脸上时,剑诀所过之处,黑色消退恢复了血色,最后到了额头灵窍,一缕黑气轻飘飘的冒出来,他整张脸都变回了正常肤色。

    胡志刚他们都看呆了,过了一会儿才对我说:“你真是神人啊!”

    我笑着说道:“话不能乱说,我只不过是个懂点道法的人,怎么敢称神啊。曹云海邪气褪尽了,就是你喂的符水过多,恐怕明天早上才能醒。”

    “只要他保住小命,后天醒过来也没事。”大家伙哈哈笑起来。

    闲聊了两句话,我问胡志刚,曹云海除了昨晚之外,以前有没有作出过怪异的举动?

    “有。”一个叫刘小明的年轻人叫道。

    胡志刚点点头,脸色凝重的说:“自从我们村一块来打工的楼坤死后,这孩子就不正常了,每天也没个笑脸,时常半夜偷偷溜出去,天亮之前才回来。我们问他去干嘛了他也不说,后来我们几个跟踪他,都被他发现了,跟我们差点翻脸。”

    “楼坤?”我心里一惊,那不是魏子陵的前世吗?竟然在这里打工,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这人是怎么死的?”

    “唉”胡志刚叹口气说:“楼坤这孩子在家里就神神叨叨的,不怎么跟人接触,只有跟曹云海关系合得来。来省城一年多,一直没发生过啥事。去年六月吧,突然犯了疯病,一夜没回来,听说邪祟上身,还跟警察动手了,最后被追到这里给带走的。后来在里面关了几天放出来,人就变得更奇怪,常常一个人自言自语,没过几天,有一天大伙儿早上起来,发现这孩子已经死透了,到底是咋死的,谁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