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三十七章 解不开的谜团

第五百三十七章 解不开的谜团

    录口供还不容易吗,我都因为杀人案,录过不少口供了。给我录口供的男警,以前见过我,也知道我跟沈冰的关系。只不过现在沈冰失忆,让同事也都感到惋惜,一边录口供,一边安慰我几句,态度非常友好。

    乐维到底是什么死状,我当时没去跟前细看,后来出了警局,苏瑶追出来才跟我说,乐维整个脖子给扭断了,杀人手段相当残忍。说完案子,又埋怨我怎么把沈冰给惹毛了,她的脾气可是够执拗的,认准我不是好人,怎么劝都还在生气。

    我一笑没说话,苏瑶奇怪的看着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啊?

    不是哥们不说,而是要不时的念咒语来抵消阴气的攻势,这样才能攻守平衡,让我保持清醒,并且身体充满精力。恰巧她说话的时候,我体内极为平静,轮到我开口,这就该念咒语了。

    苏瑶见我还是不肯言语,就没好气的说:“你是不是还偷了那块红宝石?”

    我心头一紧,急忙摇摇头。

    “可是沈冰说红宝石不见了,刚才又派人在地下室没找到,龙组长也为此恼火。因为这件东西已经写进报告递上去了,如果丢失,沈冰是脱不了干系的。”苏瑶忧形于色的说。

    我这时刚好缓过气,故作诧异说:“是吗?可能是她跑动当中掉落地上被鬼捡走了,你们找个天师,审审那几只鬼。”

    “拜托,省城八大家目前只剩下一个陆飞,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我们再请谁去审鬼?你为什么不帮忙,难道眼看着沈冰受处罚?”苏瑶皱眉说。

    我摸摸鼻子,忽然问她:“老阎小三抓住了没有?”

    苏瑶听我转移话题,怔了一下道:“没有,她奔跑速度惊人,追她的警员说时速达到了200公里以上。”说着脸上还有些不信。

    我伸头在耳朵边说:“那就对了,她也是一个柳灵女。”

    “啊!”苏瑶惊的瞪大一双美目,半天都缓不过神。

    我又说道:“我猜魅宝是被她拿走了,这几天我想办法找她出来,你先跟龙组长解释一下,不要太急。”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苏瑶皱眉问。

    “这个柳灵女是老钱送给老阎的,如果不是这东西,能跑那么快吗?”

    我这么一说,苏瑶才恍然大悟的点头。

    “我现在感觉很累,要回去休息。抓到柳灵女,我会打电话通知你的。”我说着转身去拦出租车。

    “后天是我生日,邀请了几个朋友在家聚会,你要有时间也来吧,趁机跟沈冰消除了误会。”苏瑶在后面说。

    我回头看着她,这妞到底是真心为我跟沈冰好嘛?虽然感受不到她的诚意,但也察觉不出虚假。“嗯,后天再说。”

    正好一辆出租车过来,我拉开车门上去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元气大伤后,一顿不吃都觉得心慌,从早上起了到现在一口东西没吃,居然一点饥饿感都没有。估计因为魅宝的缘故吧?

    回到家拉住窗帘,盘腿坐在床上,抚摸这块红宝石,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心想本来强使一次咒语,该全身瘫痪的,竟然还能硬撑着没事,那全是因为这块魅宝,看来后半生我是离不开它了。

    可是这他娘的如毒品一样,可能让我愈陷愈深,总有一天念咒语也不管用,到那时候,我估计就会被它控制。唉,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好在距离老祖宗出关还有两个多月,到时候让他给想个办法解决吧。

    将魅宝揣进口袋,把窗帘拉开,望着对面的民居,心想这块魅宝是怎么形成的,又怎么落在一个民工兄弟手上的?警局又怎么知道这件东西,派苏瑶和沈冰去追查?更让我感到郁闷的是,控制沈冰心神的,绝对是一只鬼,可能就在昨晚进入老阎铺子后给做了手脚,以致今天早上被牵引心神自己跑过去。

    这只鬼肯定为了得到魅宝,可是这只鬼又是谁呢,是这群恶鬼其中之一么?我看不像,三尸鬼只能控制下线,不能控制生人神智,会是谁呢?其实我心里猜到有可能是老阎,因为他居然养三尸鬼,这太可怕了。但实在不想承认是他,对自己的朋友下手,那还是人吗?

    靠,老阎真不是人了,他已经死了!

    先不想他了,越想心里越郁闷。

    杀死乐维的哪个人会是谁?问乐维要的东西,又是什么?还有龙少辉为什么现在给我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问题太多了,脑子里应接不暇,一点头绪都捋不出来。

    这时手机响了,一看是陆飞打过来的。这小子昨晚值班,现在刚睡醒,关心我的处境,所以打电话问问。我说我没事,就怕魏子陵和小雪有麻烦。陆飞才要说什么,王子俊把电话夺过来了,跟我得意的说,你就放心吧,我跟曲陌一定会把小雪保护好的。

    这猴崽子,隔着电话都看到他嘴巴裂耳根上了。他这么高兴,还不是为了能每天跟曲陌相处一夜吗?

    而后曲陌接过,相互道声好,我让她把电话交给陆飞。问这小子知不知道对面民居发生过啥事没有?

    陆飞不假思索的说,还真是有事发生。他住这儿,就是老阎特意安排的,要他监视一个年轻的民工,说这人身上有邪祟。后来,也就是去年发生人胎鬼仔的事情时,他和老阎就是因为这个民工邪祟发作才回的省城,他们俩折腾了两天,才把这人制住。之后陆飞一直监视着这人,倒没什么意外。

    不过当我离开尚城镇,去往秦岭的时候,发现这人死了,死状很安详,面带微笑,在医院也没检查出什么毛病,让人十分不可思议。这人死后,这儿更加平静,后来他就跟我山西云南的一通乱跑,再发生过什么没有,他也不知道。但有个奇怪的情形,回到这个住处后,他在云南丢失的记忆,全都恢复了。

    他说完这些问我对面又出事了?如果那儿不安全,就给我介绍一个朋友,也是个年轻的阴阳先生,本事还过得去,只不过没有像老阎这种有资历的天师推荐,火不起来。

    我说没啥事,就昨晚见到一个女鬼出没,如果后面实在不安全,会去找他朋友的。

    挂断电话后,发觉外面天黑了,我竟然在窗口这儿呆想半天。正要回头去煮点方便面吃,忽然眼角瞥见一条黑影,迅速飘过来。

    靠,又是飘着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