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零一章 四入地府(一)

第五百零一章 四入地府(一)

    小白旗没有辜负我的期待,的确是打探到了那只恶鬼和小雪的藏身地点,可是也说出了一个让我万分惊喜的消息,小雪就是雅雪!

    林梦希说,她们追到了石矿场西边十几里外一个山沟里,突然又发生了昨晚头晕的情形,这次没能逃走,就被一种奇怪的咒语给请出了小旗。

    但她们见到的是一只凶厉的女鬼,她说自己叫付雪漫,让她们回来跟我捎个信,说这个女孩就是雅雪转世,现在在她手上。并且说,她发现我可能会变心,明天就是第八天,我们要结婚的日子,为了以防变卦,特意把雅雪劫走,让我跟她拜堂成亲。等我们入了洞房第二天,就会放了雅雪。

    我明白了,抢走小雪的是付雪漫,这jian人见我把店铺重新装修好,却没布置新房,可能发现了我的心思。为了bi我跟她成亲,就以小雪做人质胁迫我。这jian人真是神通广大,还勾结了一个厉害的道家高手,黒木盘就在这人手上,还懂得用什么咒语能把小白旗里的鬼给请出来。

    至于张云峰的死,也没了悬念。在我的记忆中,她在明珠市被张云峰整的很惨。这肯定是心怀痛恨,跟人联手作出的报复!

    这jian人太可怕了,现在我觉得她比张云峰都可怕。因为不但把张云峰杀死,抢走雅雪,还把成亲地点改在了乐不思蜀园,草他二大爷的,这jian人与老杂碎也有勾搭!

    如果在我店铺拜堂,我还有翻盘的机会,这一到阴宅里,哥们就算再多长几只手脚,那也没用了,只能乖乖的任他们摆布!

    林梦希说的时候,陆飞和王子俊听着呢,她说完回了小旗,两个家伙异口同声问我:“你要跟付雪漫鬼魂结阴亲?”他们张大了口,能塞下只大西瓜。

    我苦笑一下,没有立刻回答,心想本来开始就是情愿的,现在又不得不情愿了。为了雅雪,就是让我死,我也不能拒绝。

    “喂喂,我说徒弟,你咋不说话,到底怎么回事?”王子俊一脸的急色。

    陆飞一怔:“他咋变成你徒弟了?你脑子坏了吧?”

    “不是我非要当他师父,是他非要当我徒弟的,你问他。”这猴崽子还挺得意,冲我努努嘴。

    陆飞诧异的看向我,我一沉脸说:“那好,从今以后,你教我怎么捉鬼,我是不会教你了。”

    “别,别啊,开个玩笑嘛。”王子俊连忙说道。

    陆飞鄙视的看他一眼,撇撇嘴说:“撒泡尿照照你那德行,还想当习哥师父,下辈子吧。”

    王子俊伸着脑袋看着他的脸说:“我正照呢,你这泡尿不太亮啊。”

    “去。”陆飞一把推开他。

    我看着他们斗嘴,这会儿心里却一点不觉得厌烦,反而感到很温馨。微微一笑道:“你们别吵了,因为雅雪的事,我不得不跟付雪漫结婚。希望你们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曲陌。”

    陆飞苦恼的说:“咱们不能再想想别的办法吗?”

    我叹口气:“没别的办法了。付雪漫身后有个高人在帮她,想夺回雅雪估计是希望非常渺茫。如果失败,雅雪肯定会丢了小命的。”

    王子俊挠头说:“你怎么能肯定小雪就是雅雪呢?要是付雪漫骗你怎么办?”

    我听了这话心头一动,猴崽子说的不无道理,虽然小雪情形挺可疑,可是不一定就是雅雪啊。但我还是苦笑道:“不管她是不是雅雪,但总之是刘珊的女儿,你说我能不顾她女儿性命吗?”

    “这倒是。”王子俊叹口气。

    陆飞皱眉充满了担忧说:“结阴亲,就等于你是地府的人了,会倒霉一辈子的。”

    我点点头,这个我早知道,还用你说?但这会儿被王子俊那句又搅的心里起了波澜,我就算为了刘珊,也得知道小雪是不是雅雪。万一是谭青他们一伙儿故意下的套,整个恶鬼不喝孟婆汤投胎,跟付雪漫他们里应外合来害我的,这个哥们必须要搞清楚。

    当下叫陆飞开车,出了县城,到了一片田地之间。我看看周遭环境还不错,这块地阳气旺盛,鬼魂一般不会到此,并且远离村庄,是个好地方。就告诉他们俩,我要去趟地府,两个小子一下就愣住了。

    去趟地府就要剥层皮,我都去过三次了,他们问我是去上瘾了咋地?但也知道不去地府,也弄不明白小雪的真正身世,于是也就答应了。我包里带着蜡烛,拿出八根点上,叫他们打起精神把我护好了,别回不来直接在地府跟付雪漫办了婚事。

    这次去地府,我心里实在没底,一来鬼口管理处换了处长,我又没补阴丸,没法打点。二来老祖宗在闭关,估计见不到他,别说打听小雪的身世,就是回来都成问题。不过时间有限,明晚就是跟付雪漫成亲的日子,今晚不去就没机会了。

    念了起魂咒后,魂魄从身体里飘出来,转头看看他们两个满脸紧张的模样,心想这次说不定真的回不来,忘了跟他们交代一声,记得照顾好我老妈。我咋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死后不是还能跟他们见面吗?想到这儿,找了个地府入口,一头栽下去。

    灰蒙蒙的天色里,一条清冷的石板路,心里感到非常的熟悉。只是这次是一个人来了,有点寂寞。

    我跟谁来过,我跟谁来过?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心底连叫了两句,猛地就想起来,我是跟沈冰来过!

    在这一刻,全身起了层鸡皮疙瘩,这不是恐怖,而是想起了我们当时的回忆。第一次,我是来救她,第二次是我们误打误撞从店铺生门入口进来的,差点“被投胎”,第三次就是去枉死城了,这次没沈冰这个胸大无脑的丫头,不知道能不能从放生口混过去。

    想起那次她威胁黑白无常的话,就觉得可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可是笑过之后,我忽然心底一沉,脸上笑容就没了。因为我又想起了,前几天把这丫头伤的不轻,真是该死!

    不过,我总算想起了她,一切的一切,都随着她全部记起来了,我是彻底恢复了所有记忆。要知道进地府,会有这种奇效,早就下来了,脱层皮算啥,活的糊里糊涂,那才叫难受。

    赶紧去地府把事办完,回头就去省城向这丫头请罪。现在心情非常的好,几乎是蹦蹦跳跳的就到了界河边,一边唱着“我们荡起双桨……”一边游过界河。

    恐怕有史以来,没有一个下地府会这么高兴的,哥们这肯定是前无古魂,后无来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