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五百零二章 四入地府(二)

第五百零二章 四入地府(二)

    进了九幽大街,我还在哼着“红领巾迎着太阳……”,擦,哪有太阳啊,灰蒙蒙的色调,一片死亡气息,跟进了停尸房差不多,让人感到心里悲伤,都忍不住快哭了。

    但是心情还是挺好,心里涌起一股久违的熟悉感,这是在中平大街上,往右是鬼口管理处,往左是我老祖宗的石碑。再回头看看隔壁大街上,想起曾经哄抢地府钱庄的事,原来哥们早就做过前无古魂,后无来鬼的壮举了。

    好久不来,鬼口管理处换了个啥处长还不清楚,找谁打听一下呢?正在寻思着,就见有个醉鬼,踢踏踢踏的走过来,走一步晃三下,喝的不少啊,远远就闻到一股扑鼻的酒味。

    等他走近了才看清,是马大文。我心里这个高兴啊,真巧,要不想着去找他呢。

    这小子也认出了我,醉眼乜斜的看着我,打个饱嗝,喷出一股难闻的酒气,惊讶的叫道:“习先生,你怎么又下来了?”

    我嘿嘿一笑:“下来看看大家,很久不来,怪想念你们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是纯属吃饱了撑的型,没事谁会来地府看哥们?

    “呵呵,习先生你别想蒙我,是不是又来接哪位美女回去的?”这小子傻笑着问。喝醉了酒,再精明的家伙,笑的模样也挺傻。何况这家伙本来就不怎么精。

    我搂住他的肩膀笑道:“不是,就是过来看看。听说鬼口管理处换了处长,换上谁了?”

    “你消……息怪灵通的,换上了一个……叫夺你魂的家伙当处长了。”马大文大着舌头说。

    靠,老催叫催你命,换上这玩意叫夺你魂,都啥名字啊,稀奇古怪的。好像地府就喜欢这么古怪的名字,像钱庄老板不是叫不给钱吗?想起这混蛋,就想过去再抢他一次钱庄。

    “他原来是干什么的,现在老催去了哪儿?”我问。

    “夺处长原来是在判官手底下做事,听说跟判官一样铁面无私,手段很强硬。因为地府整肃贪污腐败,就把老催给撤了,换上了这个主。老催听说去了奈何桥,帮孟婆看桥去了。”马大文小声跟我说。

    老催竟然去看桥了,这下场还算不错,他可是收受贿赂,又假公济私,找鬼ji胡搞的家伙,没把他打入地狱,也是行政长官开了大恩。

    好在也没带补阴丸,听马大文口气,新任处长铁面无私,送东西也不会好使,再另想办法吧。

    有了,我去找七爷八爷去,我还欠他们哥们礼物呢。现在也想起了制作鬼药的秘方,求他们这次,回头给他们多捎点礼品不就啥都有了?

    于是问七爷八爷是不是还在放生口值班?马大文扑棱一下脑袋说,听说放生口值班有很好几班阴差,七爷八爷只是其中一班。今儿该不该他们当值,他也不知道。我又问他知不知道七爷八爷的住处。

    马大文眨巴眨巴眼说:“知道,在最破落的边上那条大街上,跟判官住一块,没事谁也不敢往哪儿去,惹毛了判官,那是要下地狱的。”

    这倒是个难办事,我摸着鼻子想了想,还是觉得去那边看看,如果碰不到他们哥俩,再想其他办法。

    马大文听我要他带路,吓得小脸变色,摇着脑袋说:“习先生,这得罪谁都不可怕,得罪了判官真要下地狱的,我不敢去啊。”

    “回头给你多烧点纸钱。”

    “再多钱,到地狱也花不着了。”马大文苦着脸不肯答应。

    我眼珠一转,忽然有了主意,笑道:“大文啊,你一个人在地府不寂寞吗?想不想我给你介绍个女人当老婆?”

    马大文一听马上眼珠一亮,这小子不但好酒,还喜欢逛窑子,但因为好这两口,总是整的身无分文,要是有个老婆,那就不用去逛窑子了。

    他眨巴眨巴眼,低头想半天才问我:“真的?”

    “当然真的,骗你就是王八蛋!”

    “习先生要真是给我找个老婆,马大文给你当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下眉头。你是要去找七爷八爷吧,我这就带你去。”这小子眉花眼笑的,看样子屁股都乐开花了。

    地府里的生活,真的非常枯燥,高等大街那不是一般鬼去的了的,像马大文这种好吃懒做的家伙,能在中平大街上混算是不错了。他们这种中低阶层的鬼魂,除了酒色之外,那是没别的追求。而女鬼就更惨,不喝酒,又没啥娱乐活动,所以有些女鬼感到寂寞,想找个伴过活。但人和鬼是一样的,都需要在中间撮合,不是一见面就能中意的。

    马大文带我穿过几条大街,走到了南面最边缘的一条街上。这也叫街吗?一条坑坑洼洼的小土街,还遍布垃圾,到处飘荡着难闻的臭气,真不敢相信,在阳间让人闻名丧胆的判官,居然住在这儿。

    这条街上倒是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帐篷,那说明都害怕判官,谁都不敢住这儿。我小声问,除了判官和七爷八爷,还有谁住在这条街?马大文低声跟我说,原本行政长官和一些地府大管事的,都在这儿住,后来听说都搬到了高等大街隔壁一条街上,那儿修建的一座长官府邸,非常壮观。半条街都驻扎着阴差,一般鬼魂是靠近不了的,也没见过那座府邸是啥模样。

    原来行政长官以前也住这儿,可是随着跟阳间体制接轨,也学会享受了。判官还住老地方,看样子做鬼挺正派。

    马大文指了指一间破土房和一边的一间小草屋说,土房子里住的是判官,草房里住的是七爷八爷。

    靠,真够破落的。我让马大文躲一边去,自己走向了小草屋。赶巧走到跟前,门开了,七爷八爷从里面走出来。他们俩满面笑容,看上去心情不错,我赶紧打招呼:“两位爷好啊……”

    不等我说完,七爷就笑道:“你一进黄泉路,我们哥俩就知道你来了。正想着去找你,你倒找上门了。”

    八爷笑了笑后,又板下脸说:“先声明,这次我们哥俩帮不上你任何忙!”

    啥意思,这是先要堵我的嘴吗?我连忙赔笑道:“七爷八爷,在地府你们不帮忙,谁帮我啊?这一段时间我又去云南转了一圈,店铺也给人毁了,没把礼物送过来。回头我托鬼多捎点。”

    七爷听了脸一黑:“现在地府正在整肃腐败,你的东西我们哥俩是不敢再收了。”

    我不由愣住,本来找到他们还想来个一箭双雕,不但查查小雪的身世,还想借他们的光回去。他们不肯收东西,这倒把我难住了!

    八爷接着说道:“上次你们俩私入枉死城,没有通行证,从我们哥俩班上混出放生口,现在上面查下来了,我们也不好交代,正准备去拿你,正好你来了,这就跟我们去鬼口管理处报道吧。”说着哗啦啦一阵响,掏出了一根黑黝黝的粗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