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九章 大梦有春秋

第六十九章 大梦有春秋

  等到人群都走了的时候,山口先生看着我,我看着这个头陀,我不知道他到底要找我干什么,起码我自认为,我跟这个和尚从未见过,不欠他二两灯油钱,他要找我,是因为我二叔,我父亲,甚至可能是我那造孽级别的爷爷。

  山口先生看到人群都出了这个地下的会议室,自己也站了起来,这时候他看我的眼神已经相当的怪异了,说道:兄弟,有什么话,你们俩谈,你放心,他答应我不会伤害你。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山口先生走后,这个头陀第一次睁开了他一直禁闭的眼睛,睁开的那一刹那,我甚至有点失神,因为这是一个瞎子。或许用瞎子来形容他并不恰当,只能说他的眼睛没有瞳孔,只有一片眼白。

  “肉眼虽盲,贫僧还有心眼一双,不必担忧。”他四双手合十说道。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头陀也未免太自恋了一点,哥们儿只是好奇你的眼睛,何时担忧过你?

  他的手继续合十,说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必惹尘埃?我非菩提,菩提非我,今日一见你,只为了了却一桩因果,为前日之林语堂,为今世之林八千。”

  这下我不能忍了,干脆对他说道,说着的时候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双手合十道:“道长,哦不,是大师,我这个语文学的不太好,所以不懂你说的到底是什么,咱能不能说的通俗易懂点?”

  我说完也挺不好意思的,更多的是,生怕惹怒这个人。

  “我答应过林语堂,替你观一眼未来事,赠你一场机缘。”他低头道,此刻一看,他脸上的笑意没了,还有点菩萨低眉的佛家慈悲气息。

  “替我观一眼未来?大师,我还是不是很懂。。。”我说道。

  “我可以为你解惑,可以告诉你林老么所为何事,林八千意欲何为,有人要醒,林老么不知他醒来是对是错,林八千要助你贯穿阴阳。”这个头陀说道。

  “还是不是很明白。。”我挠头道。

  “你会明白的,或许还不是时候,但是贫僧,已没有时间,他日上龙虎山,自然有人告知你,张道陵为何人,红棺材为何物,五斗鬼道为何物。”头陀说道。

  “土伯到底是谁?”我看这个头陀不准备继续说下去了,马上问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最近的运气不错,总是遇到当年的人,我总感觉,所谓的终极,离我越来越近。

  他在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睁开了眼,那泛白的眼珠子上下翻动,似乎在犹豫,似乎在思索,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道:“一念为佛,一念为魔,正邪对错,都在他一念之间。”

  我还要问,他摆了摆手道:“你会遇到他的。你可以的。”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拿着他那没有眼白的眼睛,盯着我看,我都不知道他能看到什么,总之看的非常的入神,似乎要看到我的灵魂,看穿我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一阵热血澎湃,这是我第一次,被动的感觉到我体内那颗种子里神龙的存在,之前,我要凝神,闭眼才能做到的事儿,现在在这个头陀的注视下,我感觉这条龙,这条巨大的青龙就在我的眼前。

  它睁开了巨大的龙眼,满是戒备的盯着,我知道,他盯着的,是我面前的头陀,它在戒备。

  “不要惊慌,此次相见,不为收你为八部天龙,看你一眼,看一眼故人足矣。”头陀脸上挂着笑意说道。这句话很明显不是我说的,而是跟我体内种子的神龙。

  我惊掉了下巴,道:“大师,您能看到他?我体内的这个青龙?”

  头陀点了点头,道:“何止认识,它与贫僧,还有一段渊源。”

  我这下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我体内的这颗种子,是孟尝给我的,在我不知名的时候,它有什么作用我一直不知道,孟尝告诉我,它会在有一天发挥作用。

  可是我一直都没有感受到它的存在,直到我感受到了诅咒,二叔让我去感受它的存在,阴差阳错之下,我发现种子,它里面有条神龙,这条神龙在上次遇到诅咒的时候帮了我一把,可是它是什么?真的是龙?在我的体内有什么作用?会不会有一天对我不利,这我都不知道。这个头陀一说认识它,那把我兴奋的都想抱住他了,我赶紧问到:“那大师,它是什么到底,真的是神龙么?”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是东方最神秘的力量,它会觉醒。”头陀大师道。

  我还要问什么,忽然,这个头陀大师浑身颤抖,一身乌黑透亮的屁股上,开始忘外面疯狂的冒出白毛,他紧咬着牙,努力的睁开眼睛道:“快,我助你看一角未来!没有时间了!我压制不住他了!”

  我一看这情况,也吓了一跳,这不就是我经历的那个诅咒么?转念一想也明白了,山口先生也是被诅咒的人,被诅咒的人在诅咒的后期都会自己来到这里,把自己葬在棺材里,只有有“修为或者其他办法的人”才能不被消失,成为恶魔的奴仆,这个大师也是!

  “我要怎么做?!”我看着眼前忽然变异的头陀道。

  “在我撑不住的时候,咬破舌尖自己回来!”头陀说道,说完,他忽然四双手再次合十,整个人身上的白毛一边燃烧,一边冒出来,但是燃烧的速度,绝对跟不上冒出的速度。

  “阿弥陀佛。”他轻声的道,就算是这个时候,他的语气还是不急不缓,非常平静。

  说完这句话,他的四双手同时挥舞,画成了一个圆,整个人平地上升起。

  下一刻,他浑身冒起了白光,他睁开眼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我有一法,名曰大梦有春秋。”

  再下一刻,白光升起,我被白光刺的闭上了眼睛,我被他施法了,正如名字一样,大梦有春秋。

  我看到了一个场景,不知道是梦,还是真实的,我的身边,死了很多人,尸横遍野满目疮痍,尸体里有很多人,林甲第,林登科,林小妖,我的二叔,我的父亲,我的母亲,九两,胖子,二蛋,化龙的三爷爷,一身老旧军装的七爷爷。

  此时的他们,是一具具尸体,冰冷的尸体。我所有在乎的人,我爱的人,全部在血泊之中,没有一个可以站的起来的。就算知道这是梦境,我还是在瞬间崩溃,那一种失去了至亲挚爱的感受让我直接跌倒。

  “去战斗吧。”我在崩溃的时候,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满身金色盔甲的另外一个我自己,他对我笑了笑,递给我一把巨大的青铜长剑。

  他蹲在了我身前问我道:“怕不怕?”

  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我自己问我怕不怕。

  这是一个梦,没有另外一个我自己,这个人,是我自己,我自己的懦弱,自己的胆怯,我要战胜他!

  我一把抓住了那个青铜长剑,看着他说道:“怕是什么?”

  他点了点头,笑着问我道:“我不问你想不想报仇了,就问你一句,想不想让他们白死?”

  我抓着青铜长剑道:“不想。”

  他看着我道:“假如对手是天呢?”

  他问完这句话,我已经看不到了他的人影,再抬头,我看到我的对面,漫天神佛虚影。

  我提剑站起身,感觉扛起的,是整个天地。

  假如对手是天呢?

  那就破了这个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