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七十章 舍利

第七十章 舍利

  当我手提起这把剑的时候,就说明我战胜了我自己,战胜了我心中一直以来的懦弱。提起剑,就算对面是天,也要去战斗,为袍泽,为家人而站。

  正当我准备拼尽一切去跟那些虚影战斗的时候,忽然我的耳边响起了那个头陀的声音-“速度醒来!咬破自己舌尖,保持清明!”

  我这才意识到,这不是自然的梦境,而是这个四双手的头陀用他的大梦有春秋为我窥视的未来一角!

  这不是梦!这是未来!

  这些死去的我的朋友,我的亲属,他们是会真的在未来的某一天真的这样死去,我意识到了时间的紧迫,睁开眼,想要看清楚天上的那高耸入云的神像到底是什么样子,我要记住他们的脸,不是为了复仇,是为了提前消灭,我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可是,我只能看到他们高耸入云的身躯,却无法看到他们的脸,他们每一个,都足矣俯视人世间,他们的脸,在一层淡淡的迷雾之中,挥之不去,无法看透。

  “小友,那一片天机,至今无法推演出来,你看不到的,醒来吧,贫僧撑不住了。”耳边再一次响起了那个头陀的声音。

  我最后往地上看了下去,想要记住他们的脸,仿佛我要醒来,就是跟他们的永别。

  我闭上眼睛,咬破自己的舌尖,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的耳边响起了那个头陀的声音:“我还有一法,一花一世界,一梦一乾坤。”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睁开眼,看到了全身还在长白毛,可是此时却全身皲裂的头陀,他现在如同一个破碎的瓷器一样,好像随时整个人都会碎掉,但是他此时睁着眼,微笑着看着我。

  “孩子,不用担心我,我早就知道会有今天的到来,我需要跟那个人去讲一个禅,助长他的佛心天下心。”这个头陀说道。

  我现在就算再怎么傻,也看出来这个头陀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的边缘,随时都可能崩碎掉,我从刚开始看到他的恐惧,到现在,他用他的佛心愣是让我感觉到亲切,我没有经历过我爷爷的叱诧风云,但是我感觉,这个头陀给我的感觉就是我印象里的爷爷,温柔,睿智。

  “您在这边儿等着我,我去叫我的朋友,我去找我二叔林八千来,一定有办法救你的。相信我。”我说的时候,眼泪都要出来了,甚至都不敢去触碰他,生怕他的身体在我的一碰之下碎裂掉。

  他对我笑了笑,说道:“不用了,我本身就是强弩之末接近油尽灯枯,为你勘测一角未来更是雪上加霜,但是说实话,我不知道我这么做是对是错,你身体里有一个种子,但是你本身又何尝不是一个种子?每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呵护,我也不知道这么揠苗助长是否好,但是,贫僧真的没有时间了,切记一点,这一次大梦春秋看到的东西,不能告诉第二个人,无论这个人是谁,林八千也好,林语堂也罢,切记不能告诉。”

  他这一句话把我拉回了现实,我的注意力再一次的从他身上回到了我看到的场景,我问他道:“我所看到的那些东西,是真的么?”

  他点了点头,道:“那的确是一角天机。”

  “可以改么,我可以改变那一切,不让他们发生么?”我这一次,实在是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问道。

  他看着我,就那么用他只有眼白的眼睛看着我,缓缓的道:“这句话贫僧不可说,也说不得,正如有句话说天意不可违,更有话说人定胜天,林八千所为,不就是为了逆天而行么?”

  他这句话说的似是而非,听的我难受不已,话题提到了我二叔林八千那里,我瞬间就再一次来了兴趣,我问他道:“我二叔林八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没有人知道,他是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头陀说到这里的时候,咳嗽了一声,吐出大口大口的血,我忽然都不忍心去问下去。

  “大师,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你?”我拉着他道。

  “没办法。”他摇了摇头。

  我看着他大口吐血的样子,心疼的要命,忽然想起来我的血似乎是非常神奇的存在,我从腰间拔出匕首,一刀划在我的手上,这是我第一次可以在自己手上划的这么干脆,划完之后,我把手伸到他的嘴巴边儿,哀求道:“大师,你也知道,我应该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我身上有龙气,喝了我的血吧,喝了它。”

  他推开我的手,道:“没用,不要浪费,你的血,还要留在它应该流的地方呢。”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呢,忽然脸色一变,惊怒交加道:“他来了,没有时间了,快,杀了我,杀了我!”

  我抬头一看,那一阵阴风起来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血红色的身影,看起来跟这个大师非常相像。他正狞笑的看着我。

  “快,小凡小友,杀了我,杀了我。”这个头陀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说道。

  “一定会有办法的,我身体里有一条龙!”我一把横在了这个头陀的身前,闭上了眼睛,开始去召唤我身体里的神龙,我去感受他。

  可是这时候,这个头陀再一次的抓住了我的手,把我背过来,道:“真的,没用,也不是时候,放心,贫僧不会死,还要去跟土伯讲一场道,说一场法。”

  我这时候已经泪流满面,头陀依旧慈祥的看着我,然后拉着我的手,一只手扒开了他自己的胸膛,把我的手给伸了进去,道:“我赠你一场机缘,不要让我失望,记得我第一次见到林老么的时候他告诉我一句什么么?他说林家有林语堂,有林小凡,敢为天下安,敢为天下先。不要愧疚,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的手从他的胸膛拉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带血的,发着光的东西,我看过黑皮古书,这个像极了上面所说的佛陀舍利子,相传只有得到高僧才能拥有这个东西。并且是死后的骨灰所化。

  “我已化身舍利,与你一起战斗。”头陀从我手中拿过那个鸡卵大小的舍利子,放进了我口中,入口一片的温软如玉,像甘甜的山泉,顺着我的喉咙而下。

  “走!”他做完这一切,一把推开我,整个人挡在了我身前,四双手同时合十,念叨:“贫僧还有一法,满天神佛共垂泪。”

  他的身上开始发出金光,金光夺目,刺得我眼睛生疼,眼泪再也不可抑止的狂奔而出,那个血红色的影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下一刻,灯恢复了明亮,阴风也消逝掉,地上除了我,再也没有了那个佛陀的身影。

  上面有人开始往下面跳,九两,胖子,宋斋的人,山口先生,他们可能是感受到了下面的异动,担心我出什么事儿,他们的眼光,首先就在这个偌大的会议室里面乱转,在找那个头陀的身影。

  “别找了,他走了,不会回来了。”我对他们说道,我不是一个可以淡然的面对生死离别的人,每次的这时候,都是我最难受的时候。

  从三爷爷,七爷爷,到这个我甚至连性命都不知道的头陀,他们为了我牺牲是为了什么?九两冲上我,在没挨到我的时候,我忽然全身颤抖起来,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力量可是剧烈的乱串。

  一股股的气流,似乎要冲裂我的五脏六腑。

  与此同时,我再一次自主的感受到了我身体里那颗种子里的神龙,他忽然睁开了眼睛,对天咆哮与挣扎。

  我感觉,身体里有力量,要将我撕碎!并且这青龙怒吼的声音,传进了他们的耳朵,让还在往我怀里扑的九两都停下了脚步。

  “都出去,都出去,马上!”我站在那里挣扎着,忍着全身的剧痛说道。

  “小凡,你没事儿吧?”胖子问我道。

  “没事儿,都他娘的出去!快点!你们不出去的话我才有事儿呢!”我再一次对他们大叫道。

  胖子跟九两看着我,九两还是不肯走,我对她点点头,道:“快走,我能搞定,快点。”胖子拉着她,她满眼都是泪水的,再一次退出了会议室。

  留下我一个人,来应对我身体里到处乱窜的力量,这是一个机会,就算是傻子我也知道。我看过武侠小说,甚至理解这玩意儿为我体内的真气。

  我坐了下来,跟胖子入定用的一样的坐法,强迫自己安定下来,我想理顺这身体里的力量,可是我根本就无从下手。

  我尝试用念力,让他们安静,可是龙吟根本就无法让我安静,我愈发的狂暴,甚至这个狂暴让我感觉到燥热,我拉掉了我的衣服,让自己全身赤裸,我身上仅存的白毛,在力量的肆虐下,被全部燃烧,看不到一点踪迹。

  可是,狂暴的力量,却让我的全身一片的赤红,火红火红。

  并且随着力量的撞击,我甚至能感受到我的身体表面被撞的一次次的突起。

  它就要撑裂我的身体,我像是一个忽然得到了一个千年大补丸的少年,误食了之后却发现自己无法去驾驭去控制能量,我得到的,甚至比大补丸还要厉害,是头陀已身所化的舍利。我多么需要一个人在我身边,二叔,父亲,爷爷,不管是谁在我身边儿都好。

  我他娘的刚看到变的强大的曙光,现在就让我爆体而亡!?

  我闭上眼睛,我去想,那些电视上的武林高手在遇到这样的情况在干什么,张无忌,段誉,虚竹,这些跟我有类似经历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搞定的。

  最后我想到的是,心法。

  可是我他娘的会什么心法?

  下一刻,我想到了我看过的黑皮古经。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天地不仁,以万物為芻狗;圣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天地之間,其猶橐龠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如果说心法的话,我所接触的唯一的修炼法门就是黑皮古书,但是我在看完了,看懂了之后,发现你就是一本费书,让我这个怂包,还是一个怂包。

  可是,这却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我在这时候,心里想起了万经之王的道德经,这个被写在黑皮古书开篇的经书。

  一切之源。

  我在默念着这些当时我为了变强而背的滚瓜烂熟的句子。

  我竟然真的平静了下来。

  力量开始旋转。

  围着一个轨迹旋转。

  我的体内,出现一个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