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九章 蛇蜕与蛇皮

第二十九章 蛇蜕与蛇皮

  虎子不是一般的狗,虽然这家伙在我没有危险的时候跟一般的狗没什么两样儿,不过好的一点儿就是,这家伙就是个狗中的花花公子,因为他个头非常的高大,又一身的王八之气,所以很招母狗喜欢,但是这家伙就是到处玩暧昧,一起玩可以,从来没见过他跟任何母狗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七爷爷的母狗,说白了,只能算是他的新欢而已。

  他此刻咬着我的裤管的动作,落在我们三个人的眼中,都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我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你想要让我去哪里?带路就成了。”

  他似乎听到了我说的话,摇着尾巴就超刚才三爷爷叼走七爷爷的方向走去,我心中一喜,难道虎子他,是要带我们去三爷爷的老巢?

  我们没说话,也怕惊动七爷爷,蹑手蹑脚的穿过了桃园,甚至穿越了刚才发现七爷爷的地方,继续往前走。

  转眼,已经到了我们村儿后山的山顶,虎子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我问他到底要带我们去哪里,他只是回头,冲我晃晃尾巴,然后继续往前走。

  “我感觉虎子比你靠谱多了,跟着他走就是了,不信你问二蛋。”黑三笑着对我说道。

  二蛋这犊子还真的点了点头,我也没说啥,因为我知道,虎子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果不其然,虎子是在一棵大树之前停下来的,他围着大树不停的转,似乎在告诉我们,这就是目的地了。

  这里属于后山比较荒芜的地方,平时都没有人来,荒草遍地,一片枯黄,而且寂静无声,其实我也害怕,虎子这要是带我来处理一个僵尸,我们三个可完全的不在行啊。

  “你看树上。”黑三一脸震惊的拉着我们俩指着那颗大树道。

  我顺着黑三的手指看过去,发现在枯黄的树叶掩盖下,似乎都什么东西,挂在树枝上,我问道:“那是什么玩意儿?”

  “好像是蛇蜕。”黑三说道。

  “我上去看看那是什么。”二蛋自告奋勇的跑到树下,抬头看了一下,虽然是操纵着胖子那肥大的身躯,可还是很灵活而怪异的上到树上,对我们叫道:“我操!真的是蛇皮,好多!”

  我们跑到了树下,叮嘱二蛋小心一点,他在上面都震惊的没有动作了,只听到咔嚓的一声,他坐的那个树枝断裂,一下子,从树上掉了下来,二蛋在地上滚了一圈,骂道:“忘了,忘了,现在的体重是我师傅的了,我跟你们说,树上,全是蛇皮,都是!”

  最终黑三上树,把蛇皮都抖了下来,摆在地上,二蛋口中的很多很多,不过是九条,但是这九条,很大,堆积在一起,给人特别多的感觉。

  八条灰白的,是跟平时在田地里也有见到的蛇一样的蛇皮,灰白,干燥,半透明。

  剩下的一条,明显的不一样。它的上面甚至带的血,或许其他的八条只能成为蛇蜕,是蜕下来的一层很薄的表皮,最后一条,更像是有人剥了一条蛇。

  厚厚的皮,带着血。

  我看着这张皮,甚至可以想象到,被剥皮的痛苦。

  到底是谁,剥了三爷爷这条大蟒蛇的皮?是刚才被三爷爷带走的七爷爷,还是那个一直没有谋面的杀手?

  “这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三爷爷出事儿了,这个很明显。”我道。

  黑三抽着烟,道:“问问虎子。”

  “他再聪明,也是一条狗,难道还会说人话不成?”我道。黑三对我笑笑,招呼虎子过来,摸着虎子的脑袋道:“你刚才看到了谁做的,对不对?”

  虎子点了点头,我撇了撇嘴巴道:“这么问虎子,我也会,但是你厉害你让他给你说出来一个人名啊你。”

  黑三看了我一眼,道:“你看到的剥蛇皮的那个人,你认识是不是?”

  虎子继续点了点头,还吐着舌头。我一看,马上把虎子叫过来,摸着他的头问道:“是不是刚才在路边儿的那个七爷爷?!”

  虎子继续吐着舌头,点了点头。

  我瞬间在风中凌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三爷爷拐走了七爷爷,到头来虎子却说,是七爷爷,剥了那条大蟒的蛇皮?我拍着虎子的脑袋道:“虽然你是条狗,但是话也不能乱说,你确定你没看错?”

  虎子舔了下我的手,点了点头。

  “没什么好怀疑的,或许你是三爷爷,叫你七爷爷过来,剥了它自己的皮呢?”黑三看着我,道。

  “你当我三爷爷是傻逼?”我马上反驳,其实我这个反驳,真的很无力。因为我在内心深处,赞同了黑三的说法,特别是想到七爷爷的反应,那种伤痛欲绝的叫了一声老三的反应,他剥了自己三哥的皮,所以才会那么失魂落魄。

  “把这些皮,包起来吧。”我道,说完,拍了拍屁股站起来道:“我们也不能单纯的听虎子的一面之词,回去问问我七爷爷就是了。”——话虽然这么说,我却知道,我没办法问,这个老人做了让自己这么伤心的事儿。我怎么能问?怎么问?问你是不是剥了三爷爷的皮?这无异于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我心里想的是为什么,为什么七爷爷要这么做,或者说,为什么三爷爷让他剥了自己的皮,他们俩不是傻子,反而是跟我爷爷一个时代的妖孽级别的人物,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儿。

  我忽然想到了二叔的那句话,没有时间了。

  没有时间了,是不是正是三爷爷没有时间去等待着做什么事儿,所以,才会这么做?

  不行,我绝对要问一下我七爷爷——我心道,我们收拾了蛇皮,再一次回到了桃园儿,桃园儿里已经空无一人了,七爷爷的狗,也不见了,我打开了他的房间,发现,在七爷爷的房子里,很简单的几个家具。

  正当门的位置,有一张他自己的黑白照片,还有一个牌位,很明显的,看的出来,这个牌位是新刻的。

  林家老七之神位,这个牌位上,七爷爷甚至都没有刻上自己的名字。

  “他一定是去做什么事儿了。而且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我一下子慌了神,非常后悔,我今天来找他,我生怕,他出什么事儿。

  “别担心,这很正常其实,很多老人都会在自己没死之前搞这些东西呢,我爷爷的棺材,都给自己准备了很久了。”黑三劝我道。

  “可是这个,你怎么解释?他在临走前,给自己上了三支香!”我指了指牌位前的一个香炉道,我甚至可以想象,一个人对着自己的牌位,给自己上香,他当时是什么心情。

  “找到他。”我道。说完,我就跑出了房子,跑回了村子里,到家之后,把这个情况跟家人说了一下,父亲在听完之后,还是抽着旱烟,眉头皱的更深。

  我把他拉进房间里,道:“爸,告诉我,怎么回事儿,我知道你知道的,别说别的。”

  他看了我一眼,道:“别慌,明天,你就见到他了,他也是个大活人,还不能做点儿自己的事儿?也别找,他不想让你找到,你就找不着,就算找到了,又能咋样儿?”

  我真的没去找,一下午,我在家里,都心神不宁。

  直到二叔和胖子回来,二叔的胸前,缠满了绷带,胖子一进门就叫道:“真他娘的凶险,那颗子弹,就差那么点,就刺穿心脏了,那种口径的子弹,一下子能把心脏绞碎!林老二就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我是非常担心二叔的,可是看到他之后,我基本上也确定了他没事儿,实际上,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七爷爷跟三爷爷,我生怕他们两个做出什么破釜沉舟的事儿来。

  我拉着他们俩到院子里,关上了大门儿,把我衣服包着的九条蛇皮拿了出来,道:“你们俩谁知道,这是要干什么,告诉我。”

  二叔看到蛇皮之后看着我,脸色古怪。

  胖子则是一脸震惊,道:“这东西,他娘的,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