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章 有龙自九天来

第三十章 有龙自九天来

  胖子的这句话一出口,我就知道有戏,马上道:“你别问我哪里来的,告诉我,被剥了皮,是个什么意思?”

  胖子眉头一皱,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三爷爷对吧?”说完,他就看着我,问道:“小凡,我不信你猜不到这到底是个什么。”

  他一句话说的我马上泪奔了。

  九这个数儿太敏感,在古人的眼里,或者说在一切跟玄字沾边儿的地方,都太敏感。

  九五之尊,龙翔九天,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都说明了九字的重要,九乃数之极致,是一个可以代表很多东西的存在。

  九张蛇皮。九字。

  三爷爷上次来,就已经漏出了峥嵘之状,在今天之前,他已经蜕掉了八张蛇皮,如果说按照九字来理解的话,他需要时间,来蜕下最后一张皮,化龙。

  那时候,才是真正的龙翔九天之外,可是,等不到那个时间了,用二叔的话来说,就是,没有时间了。也正是没有时间了,三爷爷叼走了七爷爷,让他剥了自己的皮,也就是,等于是他自己,放弃了化龙的机会。

  这东西我想的到,只是我不愿意承认罢了,胖子的话,让我确信了我自己的想法。

  我给二叔跪了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道:“小凡,你起来。”

  “有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发生。”我对他说道。

  “没有,其实不应该是他的,你知道不?不应该是你三爷爷的,在原来的计划里,是林小妖的爷爷,你记得小妖爷爷棺材里的那个鲤鱼格局么?真正要在今天对付那个土伯,需要一条龙,在你爷爷的计划里,是应该鲤鱼跃龙门之后的小妖爷爷,其实你那天,在小妖爷爷的坟头看到你三爷爷的身影,我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二叔道。

  “可能因为他知道,他是兄长,他是老三,就应该承受的多一点儿。”二叔艰难的移动了步子,道:“准备一下,给他们送行,这是命,是命运,谁也逃不掉。”

  没有丧事,却准备了很多的纸钱,甚至我爷爷去世时候的孝衣都被我翻了出来,到晚上的时候,我们再一次来到了军营,那个老头朝我走了过来,问我道:“小兄弟,怎么样,想到办法了没?”

  “今天晚上,这边儿的事儿,会有一个了解。”我对他说道,他看到我一身的孝衣,非常的差异,甚至士兵,军官,都看我像个傻逼,军营里的女孩儿,还都呆滞着,风言风语着。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老头急的团团转,一直再问我道:“难道真的不需要准备什么么?”

  “不用。我请了高人,晚上会来办。”我说道。

  风雨欲来,压抑而窒息,时间悄然的过,我再想让它慢一点,再慢一点儿,可是还是十一点半,暴风雨,雷雨声,依旧如约而至,风雷声大作,那些疯了了女孩儿,再一次变的疯狂。

  我就这样站在雨中,纸钱早就被我撒好,从今天来,我就站在这里,没有动作,看着石头里面的人,他也看着我,我们俩彼此的眼中,或许都是把对方当做死人来看。

  “你请的高人在哪里?难道还有比林八千更高的高人?!”老头再一次的问我道。

  “不要着急,这还不到明天。”我看着他,虽然他比我厉害,虽然他满头白发论资历论辈分儿,都绝对在我之上,可是我却感觉他很幼稚很可笑,因为他一切的担忧和顾虑,是因为他有所求。

  而我身边儿的人,他们更像是侠客,无欲则刚。他们甚至可以舍弃自己。

  不管人们如何的防备,这似乎是一个二叔口中不可逃掉的宿命,十二点的时候,雷声愈加的猛烈,而在风雨之中,再一次的走来了很多女孩儿,同样的目光呆滞,士兵们在拦她们的时候,依然的奋力抵抗,那个石头里的人,似乎在跟我们较劲儿,有本事,你把她们都给绑了,有本事,你把她们都藏在军营里,有本事,你让全部的人都变成疯子啊。

  老头在雨中一直盯着我,目光纠结欲言又止,我们一起来的人,似乎体会到了我的心情,二叔,胖子,黑三,都没有露面,只有二蛋站在我的身边儿。

  其实这已经是二叔告诉我很明显的答案,今天,林家的人要给三爷爷送行,而他不出来,是在告诉我,他姓林,可是不是这个林。

  女孩儿们都被绑了,跟另外的女孩儿关在一起,五六十个花季少女,就那样被绑着在帐篷里,剧烈的挣扎,谁都知道,在明天早上,她们就会变成傻子。

  “我想你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的,我也需要要一个满意的答案!这情况我不想看到第三次,不然我绝对不会拦着她们了!”老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对于他而言,一群人疯了,比失踪了更难交代。

  忽然之间,风雷声,到达了一个前几天从未达到过的境界,像是雷公在宣泄着他空前的愤怒一样。

  闪电照亮了苍穹,我看到了石头里的那张脸,他似乎变色了,终于变的没有那么从容。

  我跪了下来,对二蛋道:“二蛋,接三爷爷归来!”

  电闪雷鸣之中,士兵们长大了嘴巴,我身边的老头和军官吓的一下子跌在了地上,天空有有一条血色的龙,霸气飞扬乘风破浪而来,它的身上,正在往地上滴着血水,可是,他的峥嵘与霸气还是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九天之外,有神龙自天上来。

  “这他娘是什么东西!!龙?!”老头都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

  我抬头看着那条飞驰过来的血色,道:“这是我三爷爷。”我说的很自豪,这才是真正的,林家这个林字,可以让人感觉到自豪的存在。

  龙头上站一人,一身墨绿色的军装,没有帽子,满头银发花白。不是七爷爷还会有谁?

  血色的龙,真的降在地上,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这只存在于图腾之上的瑞兽,真实的在我面前,我看着他,这一次没有不确定,而是叫了一声:“三爷爷!”

  它看了我一眼,晃动了下脑袋,七爷爷从龙头之上跳了下来。站在我身边,道:“老三,你先来?”

  血色的龙嘶吼了一声,是对着那个石头大声的嘶吼,是龙吼,一瞬间,把所有的人,都吼的跪拜了下来,士兵,军官,包括这个老头,我甚至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黑三他们终于也走了出来。

  在场的人全部跪拜,只有一个人站立着,佝偻着腰,微笑的看着那个冲着石头飞去的血色神龙。

  在我们的目瞪口呆之中,那条血色神龙,没有什么呼风唤雨的本事,没有闪电,没有龙威,或许胖子给我将的那个故事是真实的,那个风水先生的故事。

  龙,只是一种瑞兽,是兽。

  我甚至不怀疑,现在士兵能开枪打死他,可是没有人敢。

  他没有传说中的法术,只有庞大的身躯,似乎是以自己的身躯当做武器,对着那个不知道埋在地下多深的石头,撞。

  弹回!

  再撞!

  一次,两次,三次。

  就算知道无法撞裂它,他还是会在跌倒之后继续。直到雨停,腥红的血,布满了整个石块,染红了下面的水坑。

  “老三,够了,来,送我上去。”七爷爷对着那条已经奄奄一息的三爷爷叫了一声,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一双如同灯笼一样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暖意。

  是关切,是鼓励。

  他转身飞回,七爷爷跳上龙头,他在被三爷爷抬起前对着人群说了一句话:“林八千,不管你信不信,林老么一生无愧宋知音。”

  我马上转头看了看身后出了帐篷没有跪拜的二叔,他仰头看着飞起的三爷爷和七爷爷,点头,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我知道。”

  三爷爷把七爷爷送到了那块石头的顶端。

  它一个转身,潜入了水坑之中。

  龙潜于渊。

  七爷爷坐在石头上面,拿出一个酒瓶子,道:“小凡,下午七爷爷没喝舒服,所以很多话也没说,不怪爷爷吧?”

  我使劲儿的摇头,因为我已经无法发声说话。

  他摆了摆手道:“最见不得别人哭,都是孩子他爹了,你还能哭几年?老子可是看着你光屁股长到大的。”

  “都走吧,明天第一声鸡鸣之后,来接人!”

  “听话,都走,这个时候,非逼着七爷爷骂你?你爷爷可是拿你当宝贝儿的,我再骂你,到那边儿,他要找我麻烦的。”

  全部的人,撤出了营地,因为石头上全是血,我看不到里面那个鬼婴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会恐惧,绝对会,我是被胖子架着出了营地的。

  身后有七爷爷的唱戏声

  北京城外,紫枫前。

  霜叶红透,二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