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章 及冠

第六章 及冠

  这是一个突发的状况,忽然出现的一条大蛇把几个人都吓了一跳,刚才还没决定跑的黑三跟九两此刻是真的慌了,现在的局面是什么?绝对是前有追兵后有猛虎,他们拉着我叫道:“你吓傻了?还不跑?”

  马真人也在墙头那边冒头对我叫道:“他娘的,蟒蛇及冠,这是要化龙啊!你还不跑?你那条狗不会是它的对手。”

  我还是站着不动,别人看到这条巨蟒的时候,是害怕它的体型和猛地一来那瞬间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我本来也拿捏不准,可是在看到这条蟒蛇站在我们身前,并且虎子也往前跨了一步与他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已经确认,这条蟒蛇,它是谁,虽然这是玄而又玄的东西,可是我就是在现在有了异常肯定的认知。

  上次离开林家庄之时,我在处理林小妖的脸蛋儿的时候,破开了林三水老爹的坟,算是坏了林三水家的风水,也就是那天晚上,我见到了三爷爷,之后做了一个诡异的梦,我梦到三爷爷告诉我,他要化身一个蟒蛇,守护林家庄的祖坟。

  那只是一个梦,当时我也没怎么往心里去,但是现在我基本上可以确认,这就是真的,这条蟒,就是当时托梦给我的三爷爷。

  “这是三爷爷,别怕。”我拍着林小妖道。她抬起头看了一眼这条昂然而立的蟒蛇,吓的赶紧低下了头,而我他们几个在听到我说这句话之后,虽然脸上疑惑,可是还是站定不再慌着逃跑,而场上的局面,非常的诡异,在三爷爷出现之后,那些破掉了夜游神的百鬼,竟然止住了身形,巨蟒昂着头,对着那些鬼群使劲儿的嘶鸣,蛇的嘶嘶声听着让人非常的不舒服,但是现在听到我们的耳朵里,格外的悦耳,到现在,不管是谁都能看出来,这条忽然出现的巨蟒,是来帮我们的。

  一蟒一狗继续跟那些百鬼对峙,这时候的马真人再一次的翻进了院子里,这家伙儿就是一个墙头草,现在局面控制住,他马上折返,对我道:“你也上去,跟他们站在一起,一定能压住鬼气,只要月亮重新出来,他们就再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了!”

  我当然义不容辞,前面的一蟒一狗,完全就是爷爷和三爷爷的化身,在我眼里就是活过来的他们,跟他们一起并肩战斗,我没有一点害怕,直接走过去,拿刀子划过我自己的手,任凭血液滴在地上,我这个动作一出,身后的巨蟒和黑狗虎子,马上也开始新一波的发力,一个疯狂的嘶鸣,一个剧烈的吼叫,声音甚至盖过了整个村子的狗吠声,这时候,天上本来被遮挡住的月亮,也终于慢慢的透漏出了月光,那些冲进院子里的百鬼,终于算是露出了怯意,开始缓缓的后退,如同潮水一般的,转眼就看不到了踪迹。

  气氛,一下子就宁静了下来,虎子在神勇之后马上就变成了一条无耻的土狗,跟刚才简直就是判若两狗,咬着尾巴舔着我的手,而我则看着身边的这条巨蟒,它有着黄色冰冷的眼睛,可是他看我的眼神儿,我感觉到了暖色。

  “三爷爷,是您么?”我看着他问道,眼圈有点发红。

  它看了我一眼,扭动着巨大的身躯,从大门之中,缓缓的走了,与此同时,门外响起更大的尖叫声,是村民们的,我知道,这是刚才这边儿的动静引起了大家都来看,林二蛋的消息现在还不能暴漏,我赶紧过去关上了门儿,对马真人道:“还不赶紧施法救他们?”

  马真人的眼睛,似乎还在刚才的那条巨蟒身上,听到我一叫才缓过神儿来,走了过去,在林二蛋和胖子的头顶再一次的撒了一把纸钱,纸钱可以说是法事之中的必备,为什么呢?黑皮古书上面记载,这其实就是类似人间的金钱开道,因为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肯定会有很多的未知的东西存在,这属于金钱买路,意思是,收了我的钱,不关你们的事儿,最好别插手的意思,民间送葬队伍中沿路的纸钱,俗称买路钱,就是这么来的。

  闲话暂且也不多表,今天晚上最大的变数就是当时胖子请百鬼上身之后没有处理好,刚好在救胖子的时候这些东西变成了麻烦,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老天开眼现世报,这事儿在一人一蟒一狗的联手下处理好,之下的事儿马真人做的非常熟练,撒完纸钱之后,摁住了林二蛋和胖子的头顶,之后重重的拍了一下,好一记泰山压顶,也不知道是真的需要来这么一下,还是马真人的伺机报复。

  做完了这一切,马真人让我们把这两句依旧是尸体的人抬进了房间,说要等醒来,也是一天之后,我让林小妖去烧了点东西,不管马真人今天的表现有没有高人风范,总归是忙碌了大半夜,而且说实话,我运气还是不错的,遇到的人,也都没有说跟我谈钱,像马真人这样的俗世高人也没有,人要是真要,我还真的给不起,总不能让黑三跟颠覆医药费一样的继续帮我垫着吧?到时候还不起难道要拿二叔抵债不成?

  等菜烧好,我们开了瓶儿酒,怎么着的多多少少喝两杯算是庆功宴,酒过三巡马真人舌头就大了,拉着我道:“小家伙儿,看不出来,那蟒蛇跟你认识?”

  “还凑合吧。”我说道。

  “我跟你说,这条蛇可不简单,已经长了蛇冠,蛟龙蛟龙,再等等,要是不被天降大雷给劈死,我估计,能化龙,我跟你商量个事儿,把这条蛇捉了,喝了蛇血,妙处绝对多多。”马真人大着舌头说道。

  “想都别想,我跟你说,这条蛇,可是跟我们林家一个先人有关。”我怕这个不靠谱的老头趁我们不注意,真的跑去把三爷爷化身的蟒蛇给捉了,赶紧跟他说了我当年的梦,谁知道马老头一听,道:“就这些年做的梦,你当我傻逼呢?蛇长冠子,没个几十年的道行能成?”

  “我不骗你,你今天看到了,这条蛇绝对是我三爷爷化的,不然能帮我们?他得认识我们是谁呢不是?”我对马老头道。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借了外力了,跟你一样,吸了点龙气,这样说来的话,这条蛇,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说不定还是一个妖界大能。”马真人说着说着,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看来这老家伙真的不胜酒量,他这一睡着,我们就开始商量别的事儿,虎子是功臣,得奖励点好东西吃,而父亲则抽着烟袋说道:“不管这条蛇是不是你三爷爷化身的,人帮了我们,明天去买点肉回来,丢在坟园里,算是感谢人家得了。

  我又回到胖子跟二蛋的房间看了下他们俩,虽然还没有呼吸,但是起码脸色已经没有那么苍白了,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是尘埃落下,回到了房间,林小妖今天晚上吓的不轻,钻我怀里死活的不让我碰,只是死命的抱着我,真他娘的不是一个和谐的夜晚,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们发现了马真人留下的字条,他走的似乎非常的匆忙,只说自己有事儿要告辞,后会有期什么的。

  我一看心就沉了下去,生怕这家伙贼心不死的跑去打大蟒蛇的主意,叫上黑三跟我老爹,就往祖坟坟园那里赶去,走到门口,看到几个人围在我家门口指指点点,为首的,还是胖婶儿这个大嗓门儿,看到我,胖婶儿走过来道:“哎呦小凡咱们可有些日子没见了,昨天晚上你家的狗汪汪叫个不停是咋了?我听柱子说,他来看的时候碰到一条大蟒蛇,吓的都尿了裤子?“

  我对八卦的村民很说不上反感,更谈不上喜欢,就道:“这事儿您都知道了?这村子里来了条大蟒,昨天钻我家里了,这不,我这就去坟园里看看能不能捉到它。“

  说完这句话,我们马上继续往坟园的方向赶。

  马真人忽然的告辞,可以说是不辞而别,绝对是有原因的,但愿他别伤害三爷爷,不然,在一个我敬重的老人和这个对我家有恩的人之间,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