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七章 上错身

第七章 上错身

  我们三个在村子周围转了一圈, 更在祖坟里重点搜索了一下,都没有发现马真人的踪迹, 然后遇到了一个村民 , 他还问我老爹, 我家里的那个老客人怎么大早上的走了, 这个人昨天去镇上办事儿, 太晚了就没有回来, 早上回来的时候, 在路上碰到了马真人, 这个人走路去镇上坐车, 走的还飞快, 这个村民特意的还问问, 是不是跟我家吵架了, 怎么觉得那老头有做贼心虚的感觉?

  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我们三个也非常的迷茫, 哪里会做贼心虚? 马真人应该说还是我家的恩人才对, 后来黑三道:“ 如果他会感觉到愧疚, 那肯定是做了伤害蟒蛇的事儿, 不过我看啊, 他还真的不一定有本事能拿那条蟒蛇怎么样, 再说了, 我们也没发现搏斗的痕迹, 说不定人家真的是有事儿呢。”

  黑三这么说,我们也没办法, 毕竟很多东西都无法求证不是, 回到家之后, 让九两试着联系马真人, 她打了电话, 但是马真人是关机状态, 这事儿搞的就邪乎了, 一切明明正常, 马真人他到底是怎么了? 九两给他发了个信息, 说看到的话, 回个电话,之后, 我们就只能当这件事儿没有发生过, 吃罢午饭, 我跟黑三来到了后山, 其实很多事儿, 我们还要商量商量。

  我之前卷入的种种种种,都还是一片混沌, 而现在石女, 九两老哥, 包括二叔, 都还跟宋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听完我说话的黑三皱着眉头道:“ 说实话, 事到如今, 如果你让我去想, 我也必须要参与到这件事儿中来, 因为不知道真相太难受了, 但是有一句话我还是要说, 是实话, 那就是现在我们必须等, 只能等, 在很多地方, 特别是在你二叔走后, 我们都是在绝对的被动中的, 打个嘴简单的比方, 宋斋可以随时的找到我们, 而我们, 却无法找到他们, 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对头,所以我感觉真难, 我跟你不一样, 如果不是石女在他们手上, 我还真的懒得管这些事儿, 算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胖子醒了, 问问他到底在那个黑洞之中经历了什么再说吧。”不得不说, 本身我们就处于被动的形势, 在二叔的离开之后, 我们更加的被动。

  等到晚上的时候, 我们齐齐的守在了胖子和林二蛋的房间里, 等待着见证奇迹, 他们两个在一天之内, 身体还没有呼吸, 只是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一直等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 他们才开始出现微弱的呼吸, 接着俩人就是开始噼里啪啦的打嗝加上放屁, 搞的我们几个郁闷之极, 打开窗户都无法排出满屋子的臭味儿。

  “出去等吧, 这是死气, 说白了, 就是他们之前还是尸体, 现在一猛的活过来, 肯定要排出尸体身上的尸气的, 闻了不好。” 黑三道, 对于尸体方面, 这家伙真的是最有发言权了。

  我们刚出了门儿, 就听到屋子里有了讲话声, 第一句是林二蛋的声音, 骂道:“ 草! 你是谁, 怎么跟胖爷我长的这么像?!”

  第二句是胖子的声音, 也是带着不可思议道:“ 你他妈的又是谁?!”

  “什么情况这俩人是, 一醒过来, 就死掐?”黑三笑了一声, 再一次打开了门儿, 屋里本来就亮着灯, 我们就看到, 他们两个一个人在床头, 一个人在床尾, 林二蛋看到我最先叫出声来, 道:” 小凡, 告诉我, 这家伙到底是谁?!”

  “他是胖子啊, 他娘的你死一次死迷糊了,这你都认不出来了?” 我纳闷儿道。

  “他是胖子? 那胖爷我是谁?”林二蛋一直自己的脸说道。

  而胖子也指着林二蛋道:“ 小凡, 我才是二蛋啊, 你发烧了?”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 瞬间就都在风中凌乱了, 这他娘的又是怎么回事儿? 林二蛋是胖子, 胖子成了林二蛋? 我指着他们骂道:“ 别他娘的给我开玩笑, 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是谁?”

  “林二蛋” 最先尖叫出声, 大骂了一声:“ 我草他大爷, 胖爷我什么时候受成这样儿了?“ ——他现在, 正掀着自己的肚皮看着呢, 而我看到他这样的反应, 直接就晕头转向了, 九两这时候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看着她问道:“ 你笑啥呢?”

  “我终于明白马老头为啥那么着急跑路了, 他给这俩人招魂儿的时候, 上错身了, 你还没发现吗? 现在林二蛋的身体里, 是胖子的魂儿, 而胖子的身体里, 则是林二蛋, 这俩人乱了, 完全乱了。” 九两说着说着, 再一次笑的前俯后仰的。

  而我在看了他们一会儿之后, 也忍不住了大笑, 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来着, 怎么这么像是移魂大法? 我们笑的床上这俩人脸色都变了, 特别是林二蛋站起来, 指着自己道:“ 为啥胖爷我感觉睡了一觉, 整个世界都变了?”

  “小妖, 你先别笑,去拿个镜子来。”我对小妖说道。

  最后, 还是用了一块镜子才搞明白了这件事儿, 特别是两个当事人, 都跟吃了死苍蝇一样的难受, “林二蛋“指着自己的脸道:” 胖爷我这么帅, 现在就成了这么一副模样? 小凡, 给我俩上身的是不是你二叔林八千, 你让他来见我, 胖爷我保证不打死他!“

  而“胖子”则是苦着脸, 捏着自己肚子上的赘肉, 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不是我二叔, 这次我二叔压根儿就没回来, 给你们俩上身的是你的一个老相识了, 姓马, 自称马真人。”我看着‘林二蛋’ 对胖子说道。

  “草! 马如龙?! 那个马老杂毛? 他一定是记恨老子欠他两百块钱没还, 他人在哪里, 给胖爷我叫回来!”现在林二蛋站在那里, 还是林二蛋的声音, 可是说话的语气表情却是胖子的, 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看的我们实在是忍不住笑。

  “我说胖爷, 这就是个恶作剧吧, 您老神通广大的, 换回来呗?”黑三看着林二蛋, 都要笑岔气过去了。

  “你当想换就能换! 我草他牢牢的马如龙, 胖爷我见到他, 一定让他后悔生出来。” 林二蛋气的脸都绿了, 我现在想起马老头一大早的不辞而别, 真的是欲哭无泪, 你说你这个老头一大把年纪了, 这是有多淘气才行?

  “给你们俩一晚上的时间去适应一下状态, 分清楚到底谁是谁。 我们都去睡觉了。”最后, 我们离开了他们俩的房间, 因为我们笑的他俩要找我们拼命, 可是我们却实在是忍不住。

  等我回了房间, 林小妖还是笑个不停, 几乎都要岔气了过去, 等关了灯, 我们俩上了床, 林小妖黏在我身上, 抓着下面的小小凡, 在我耳边呢喃道:“ 二蛋一出门儿这么久, 之前俩人炕都要弄塌了, 我看珍珠也憋的可怜, 可是明天见了之后, 珍珠要跟他们俩谁睡觉? 跟二蛋吧, 现在二蛋是胖子, 跟胖子吧, 这怎么习惯的了?”

  我一把牌在她的屁股上, 以前羡慕少妇的风情, 现在小妖也是个少妇, 什么话都敢说, 不得不说, 她这么一说, 描述的画面让我又想笑又兴奋, 实在是刺激, 太刺激了。

  我一把拍上去, 林小妖嘤咛了一声, 这丫头也动了情, 我一翻身, 咬着她的耳朵道:“ 那你说我是谁?”

  她主动的迎合, 娇嗔着:“ 你是谁我认错不了, 问题是林小凡, 你多少次折腾着我, 心里想的却是我妈?”

  对待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我只能快马加鞭, 让她无暇说话, 但是有她这句话的刺激, 夜色朦胧中, 我还真的把身下的人当成了十一岁那年看到的雪白倩影, 和那一年三个人的抵死纠缠, 只能横枪跃马,厮杀的畅快淋漓。

  第二天一大早, 我是折腾的腰都要断了, 我回来之后的林小妖却愈发的精神, 真她娘的应了那句话, 只有累死的牛, 没有耕坏的田, 这小丫头恶作剧的心态又上来了, 一大早我还没起呢, 她就跑去了二蛋子的家里, 对那个天天恨不得变成望夫石的白珍珠说道:“ 珍珠啊, 你家二蛋回来了, 现在就在我家里呢, 你不去见见?”

  白珍珠是一路带着眼泪狂奔到我家里的, 见到林二蛋跟胖子的时候, 一把扑进了林二蛋的怀里, 那小锤头跟不要钱似的砸在林二蛋的身上, 哭骂道:“ 你个挨千刀的, 昨晚回来, 住人小凡家里, 都不回家?”

  我这时候是刚起床, 他们几个也是, 看着这场面, 我正刷牙呢, 直接一口水就喷出去了、

  “ 林二蛋”举着两个手做投降状, 那叫一个手足无措, 最后嘴巴里憋了几个字儿:“ 同志 , 同志, 你误会了! 我不是你男人, 他才是!”

  白珍珠看了一眼胖子, 接着就是一巴掌甩在了林二蛋的脸上, 大骂道:“ 你是什么意思?!”

  “林二蛋”举着自己的手, 道:“ 我是胖爷, 胖爷刘天赐你知道吗? 哎呀, 大妹子啊, 这事儿, 胖爷我三言两语跟你说不清楚。”

  “珍珠, 是我, 我是二蛋。”这时候, “胖子”终于无奈的开口了。

  白珍珠本身在林二蛋没有变的力大如牛之前也是一个火爆的脾气, 这下马上就火了, 一脚踹在“胖子“的肚皮上, 叉着腰跟一个泼妇骂街似的道:“ 你当老娘是傻子呢, 自己男人都认不出来?”

  白珍珠骂完, 可能也真的是憋的久了, 急需要二蛋强壮的体魄, 泼妇气质一甩开就收不回来了, 直接拉着“ 林二蛋” 的耳朵就往门外走, 一边走一边对我道:“ 小凡啊, 嫂子先回去收拾收拾这个狗日的, 这玩笑都敢跟老娘开, 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子揭瓦!”

  “胖子”这时候都快哭了, 看着我道:“ 小凡, 你别玩了成么?”

  我一想也是啊, 万一白珍珠就这么拉着“林二蛋”回去在床上折腾了起来, 这他娘的算是跟二蛋睡呢还是跟胖子睡呢? 这么一搞事儿就大了, 赶紧追上去, 拉住白珍珠道:“ 嫂子嫂子, 你别走, 这事儿啊, 有点蹊跷, 咱俩去屋里, 慢慢说成不? 三言两语的, 这话我也跟你说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