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七十四章 继续想,继续望

第七十四章 继续想,继续望

  我使劲儿的拿手戳我自己的脑袋,可是还是无法去理解去看透这件事情本身,我的晕倒是在我此次之行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我晕倒之后,发生了太多的事儿,在那段时间里,其实我自己已经被掉包了。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儿,可怕的并不是你无法理解,打个最简单的例子,假如另外一个我,杀了一个人,而警察找到的,还会是我。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如果真的还有另外一个我的存在,那十有八九落在了宋斋的手上,他们不会无聊到用我去杀人,可是他们的目的,我猜不到。

  谜团,有太多的未解,当然,阿扎给我的这封信,他透漏给我的信息,仍旧包括二叔,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如果按照阿扎和我的这个逻辑来推测的话,二叔非常显然的是我父亲林语堂的一个复制品,这同样是一个足以让人癫狂的逻辑,不过,也唯有这样儿,才可以理解,为什么二叔不是大伯,并且不是双胞胎的人可以长这么像的原因。我父亲去过那里,才有了我二叔,可是这样的话,我会掉进更大的谜团之中。

  如果二叔只是父亲的复制品的话,那关于我二奶奶宋知音,这又成了一个未解的悬案,这其中很多联系点,你把其中的一部分连到了一起看起来是一个符合逻辑的东西,但是总会有一个点,让你认为的逻辑不能存在下去,似乎变成了一个无解的方程式。这也是让我的脑袋变的一个头两个大的原因。

  我最不能理解的是,既然那堵墙可以得到答案,为什么到我这里,就变的不公平了起来,我明明被诅咒一样的见到了另外的自己,却为什么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又或者,其实所谓的答案,已经在那几句看似平淡的谈话之中?

  跟爷爷说话的人是谁?他们口中的老三是谁?这我都不知道,或许唯一知道的就是那句:你这么做,土伯知道吗?

  “就是要让他们看不透,他们越是看不透,就越会猜测我到底安排了什么,就越安全。”——我已经记不清楚当时爷爷的原话,但是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件事儿是在说我。

  我怂的让人看不透,我自己都看不透。——所以那些本来以为我会很厉害的人,见到我这么怂的时候,都会看不透,会猜测,爷爷到底给我安排了什么,可能我要是很厉害的话,就被人干掉了,可是偏偏我不合常理的虽然龙气加身却是一个怂货,这才让很多想要杀掉我的人忌惮我爷爷的后手,所以才迟疑不决?——如果这个是答案的话,其实我这么怂,还是爷爷安排的,是对我的另外一种保护?

  这着实是一个让人晕掉的谜团。

  最后,我几乎抽光了黑三给我留下的这包烟,爬在桌子上睡着,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再一次的满了人,对我昨晚熬夜抽烟这件事儿,都表示了极大的愤慨,我醒来之后就感觉到糟糕,因为我昨晚在睡着的时候,把我列下的所有的枚举和认证都写在了那张纸上,但是我并没有把那张纸给收起来。而此时的桌子上,已经空荡荡的,那张纸去了哪里?

  这让我一下子陷入了恐慌之中,是极度的恐慌,其他的我可以不在乎,现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两个我这个事儿,绝对是我要烂在自己内心深处,只能对少数人讲起的秘密。

  “哎呀,昨天睡过头了,是谁先发现的我?”我笑着对他们道,拿走我这张纸的人,肯定是第一个发现我的人。起码,也是他的嫌疑最大。

  “当然是我,不是我还有谁?”林小妖昂着脸对我道。

  “恩。”我点了点头,道:“有点饿了。”

  这时候,林小妖一下子拧住了我的胳膊,骂道:“难道你真的没发现我变了吗?!!”语气哀怨。

  我在转头看,一拍脑袋道:“哎呀,脸上的黑痣没了啊媳妇儿!”

  她哼了一声表示不满,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来,我马上拍了一下脑门儿道:“你瞧瞧我,整个人都还混沌着呢,实在是对不起啊,太多事太多事儿了。”

  林小妖脸上的黑痣没了,不管怎么说,这真的是我现在才注意到的事儿,看到她现在的这张脸,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兴奋,或许是因为我已经看了二十多年的黑痣,也已经从心底爱上了这个善良的女人,她有没有黑痣,对我来说,都已经没有那么重要。

  可是有一句话,小妖脸上没有了黑痣,也没有想象中的可以变为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五官端正,有点吴妙可的影子,当然,也有林三水的影子在里面,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让人看了就非常惊艳的脸,这跟以前的期望相差太多,我甚至想,或许,有黑痣的林小妖,才是最有特色的林小妖。

  有的人,不满意自己的脸型,认为自己要是瓜子脸怎样,有些人不满意自己的身高,认为自己长高几厘米如何,可是这些真的让你做到了,你也发现,也并不是你自己想象的多么好,爱你的人,不管你怎样,都会爱你。不爱的,也没必要去在意。

  我在医院待了一个星期出院,其实我的身体早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是他们担心,死活不让出院,才勉强的多住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最让我魂牵梦绕的,还是我的那张纸,它到底落到了谁的手上,我偷偷的问过林小妖,她说没有,甚至我佯装生气,她还是那句话,没有,还问我那张纸上写的什么,在外面认识的老情人的电话?

  “一点隐秘的东西,关于二叔,和我们此次之行。”我当时这么对小妖说道。

  回到村子里的当天已经是晚上,小别胜新婚我跟林小妖折腾的大半宿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她很主动,也很激烈,起码没有了黑痣的她更加的自信与奔放,当然,这只是对于我而言,而我,则要把我所有的迷惑和无奈,都通过剧烈肉搏的汗水,挥发掉,起码在我沉浸于那种无与伦比的快乐的时候,我忘却了所有。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在蒙蒙亮,该来的,总归要来。白珍珠登门儿了。

  她要问的事情也非常的简单,也不是来刁难的意思,就是一句话,二蛋跟我一起出去了,为啥我回来了,二蛋却没有回来。

  “他跟着胖子,在外面忙点事儿,很快就会回来。”我这么对白珍珠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紧紧的抓着我口袋里贴身放好的水晶球,内心的情绪,根本不知道怎么宣泄。只想再一次回到房间里,继续沉浸在小妖的温柔乡里。

  白珍珠没有怀疑,拉了几句家常之后,骂了一声二蛋这个没良心的就起身告辞,可是,我知道这瞒不了多久,我也没想过隐瞒,这件事儿,也终于的要让我这个神秘的父亲林语堂浮出水面。

  这一个局,或者说阿扎嘴里的棋,太大,太乱。其实我一直以来都认为,我的父亲不会那么简单,之前的蛛丝马迹都说明了他的不凡,我第一次知道他的隐藏,其实还是从宋斋主人的口中,他说起林语堂的时候,似乎也当一个高手来说,一个不逊色于爷爷的高手,可是一直以来,我都不想拆穿父亲。

  一个家里,我爷爷,二叔,包括我,都已经深陷一个泥潭里无法脱身,活的很累很累。

  为什么要把一个看似置身室外的人,也拉进一团浆糊之中?

  父亲,已然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