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一章 再见马真人

第一章 再见马真人

  我不想去找我的父亲林语堂,不想让他卷进这个所谓的谜团之中,可是我现在却不得不去找他,因为胖子和林二蛋,这个水晶球里面似乎被封印的灵魂,现在我要做的其实不是关心这个所谓的谜团本身,复活我这两个朋友,才算是我当下工作的重中之重,说其他的,都是扯淡。我就在当天中午大家都休息的时候,敲开了父亲的门。

  他坐在桌子边儿,抽着旱烟袋,看着一张,很早很早之前,我们一家人去照的全家福,似乎就在等着我来一样,真正的看到父亲的时候,我发现有很多话,我真的说不出口。

  他站了起来,关上了门儿。指了指床边儿,道:“坐。”

  我安静的坐了下来,他脸上的表情很平淡,没有询问我为啥来的意思,更没有看透我要来目的的那种一切都在我心中的感觉,只是淡淡的抽着烟,最后,他对我点了点头,道:“你说说看。”

  “胖子跟二蛋,现在生死未卜。我想请您帮帮忙。”我对老爹说道。

  他看了我一眼,道:“你把东西给我。”

  我心里嘎登了一下,看来他真的是知道我在想什么,甚至都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掏出了那两个水晶球,递给了他,他拿在手里,慢慢的把玩着,之前我的父亲是一个异常朴实的一个人,可是现在,我忽然有种错觉,或许对比与二叔来说,他才算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二叔的聪明和掌控,很多时候,是写在自己脸上的,就是一眼看过去,他就不是一个普通人,但是父亲则不同,他以前给我的感觉,甚至比爷爷还要朴实。

  爷爷可以是过了一生看透了所有风景的人,他可以看透一些东西,伪装起来锋芒这不奇怪。

  父亲能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隐藏的这么深,这才是真正的城府吧?

  “他们俩的身体呢?”父亲问我道。

  “黑三把他们送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害怕腐烂了,我明天就去联系联系他,把他们送过来?”我对父亲说道。

  “别着急,我先出趟门儿,要先联系一下当年的那个老人。”父亲对我说道,他口中所谓的当年的那个老人,他跟我说过母亲的事儿,就是那个老人,把母亲变成了一个水晶球里的琥珀,之后,他扎了一个纸人,由爷爷,复活了母亲,但是其实在现在,我的心里已经默认为当时的父亲是对我撒了谎的,没有那个老人,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安排。

  我心里其实最想说的一句话是,都这个时候了,我几乎都洞穿了所有的一切了,你还给我装?

  但是我最后只是点了点头,问父亲道:“当年的时候,那个人就已经是一个老头了,现在还活着?”

  “试试看。”父亲对我说道。

  我这时候的理解,认为就算父亲出门,也很有可能是找一个老头,回来演一下双簧,来隐藏他自身的问题,这方面我也没啥说,既然父亲不想显露出庐山真面目,那我也没理由逼迫他,父亲是一个说干就干的人,这跟我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我跟他在聊天之后,我出了门儿,他也出了门儿,只带了一个简单的包裹。

  当年那个父亲口中帮过他的老头,过了这么多年了,不知道人家的住址,不知道人家的性命,甚至连人家的死活都不知道,就这样出门儿去大海捞针,其实父亲这一次,真的是欲盖弥彰了。

  三天后,父亲回来,身后跟的那个人,竟然是一个我的老熟人,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我都蛋疼了一下,因为这个人竟然是九两老娘的军师马真人!

  他看到我的时候,脸上也写满了诧异,叫道:“小家伙儿,原来是你啊!我说呢,上次见你就感觉到熟悉。”

  “我还在吃惊,竟然是你!这世界,可真他娘的小啊!”看到马真人的时候,之前我跟这家伙的关系也不错,看到他也是蛮高兴,实际上我也有太多的事儿想要问他,本来可以去问九两,但是有些话,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口。

  这关于我上次之行的初衷,是为了让九两的哥哥醒来,可是我自己差点死掉,然后回来,似乎那边儿的事儿,就不了了之了,在餐桌上,我问马真人,他说那些人回来了,把九两的哥哥带走了,他说的哪些人,我自然知道,除了宋斋还会有谁?我再问九两和她老娘咋样了,他说还凑合,不管怎么说呢,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撕破脸呢,到了九两老爹的那个地位,也容不得他们离婚,潜规则嘛不是?

  说着说着,就扯到了胖子身上,我这才想起来,其实这个老头跟胖子,算是忘年交,而且他对胖子刘天赐的为人,还是相当敬佩的,我就对他道:“我爸还没对你说过,这次要救的人是谁吧?”

  “救人?他就跟我说,让我来体验山村生活,我也猜到会是请我帮忙呢,而且我也好奇,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家伙怎么就可以找到我,不过我以为是小事儿呢,看到你这个小家伙儿,我就知道,这事儿绝对小不了,说说看。”马老头道。

  我看了一眼我老爹,他刚好也看向了我,大海捞针这么准这么快的找到一个人,难道不该跟我们解释一下嘛?

  “其实很简单,我上次跟就连那丫头聊天,她跟我说起过,这小丫头可能把我也当成了高手,还拍了一张马老的照片来给我看,让我看看认识不,我感觉像是当年的前辈高人,就去了,到了一看,果真是,说世界小吧,也不算,主要是我们之前缘分使然,来,走了这杯。”父亲端起酒杯说道。

  “看来这小丫头还是对我不放心,真的心疼她自己老娘啊,到处打听我的底细,生怕我怕骗了她七窍玲珑心的老娘,哎,造孽,就不该接他这活儿,小家伙,说说什么事儿,你的事儿,没说呢,老夫身上鸡皮疙瘩就起了一身了。”马老头看着我道。

  “是这样的,请您来救的这个人,胖子刘天赐,您也认识,现在的情况就是,他跟我的一个朋友,遇到了点状况,灵魂被人封印到了一个水晶球里。”我道。

  “刘天赐栽了?”马老头哈哈大笑起来,说完之后对我伸出了手,道:“东西拿来我看看。”

  我对父亲使了使眼色,他拿出了水晶球,交道了马老头的手上,马老头拿着看了一会儿,道:“这家伙是被人坑了吧?”

  他一语中的,让我不知道咋开口,不过我也奇怪,我对这个马老头的印象,其实是停留在宋斋的少主人出现的那一晚,他丢下我落荒而逃,简直是没有一点儿高人风范的,现在看来,这家伙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不堪。

  他看到我不好启齿,对我说道:“因为很明显,这俩人虽然是灵魂状态,但是没有阴气,只是被人闭了三魂七魄,逼离了身体,那个人能把刘天赐整成这样,看来道行不浅,老头我帮你的忙可以,但是那人会不会找我麻烦啊。”

  “这个你放心,绝对不会。”我听的汗颜,你跟胖子还是朋友呢,这下就怕引火烧身了?

  “真有事儿你给我扛着,这事儿好办,肉身还在就行,不过有龙气的小伙儿,你得欠我一个人情。”马老头道。

  我知道,道家的所谓人情并不是说欠就欠,因为极其讲究因果和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个小道士当年随口答应别人的一句话没做到,都有可能成为自己日后的业障,可是为了胖子,欠个人情又咋样,我就道:“没问题,就这么办。”

  我们三个人也没喝多少,但是也算是给马真人接风洗尘了,喝完,天色还早,我就想着去找一个去镇上,再买一个手机,上个手机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然后跟黑三联系联系,把胖子跟二蛋的尸体赶紧运过来,我不仅担心胖子,更想在他醒来之后问问他到底黑洞里面有什么,可是这个马真人非说村子里无聊,要跟我去镇上玩玩,我无奈,也就骑个自行车带着他。

  走到半路的时候,他忽然对我说道:“小家伙儿,你老实跟我说,刘天赐跟另外一个被封起来的小家伙儿,到底是谁整的?”

  “问这个干啥?都说了不用担心,那人绝对不会找你麻烦。”我说道。

  “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我就是好奇,但是我跟你说,那一晚上,不是老夫要丢下你一个人逃走,是因为我感觉到,有一个高人来了,你小子不会有事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人吧?”马真人问我道。

  “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八卦?”我佯怒道。

  说了这句话之后,我感觉我现在既然是有求于人,不应该说的这么生硬,就赶紧找个话题问道:“马真人马前辈啊,问您个事儿,看复活胖子这事儿对您来说,小菜一碟的感觉,可是您有没有听说过,就用这个水晶球,加上一个纸人,就可以复活一个人?我的意思是,让纸人变成活人?”

  我就是随口这么一问,想要顺道的知道点我母亲的事儿,这不是有机会么刚好?

  谁知道马真人听到这句话之后,激动的很,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腰,大声道:“你说啥?!!”

  他这一大声,也把我吓了一跳,抓的我腰上疼的很,加上路不平,我们俩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可是他还是马上就爬起来抓着我的胳膊道:“小家伙儿,你刚才说的啥,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