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六章 耳室

第三十六章 耳室

  这个墓室是一个大圆,我是从一边开始看,这边是万鬼膜拜的场景,而以那个鬼面的道士为核心,往这边开过去,壁画上,已经不是鬼,而是人,形态各异的人,有跪拜的,有痛苦的,男人女人,达官显贵全部都有,那个做在祭坛上的老道士,似乎是一个灵魂人物,在人的这边的壁画里,还有各种各样的道士,但是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是身着道袍带着鬼面具,他们有的手持桃木剑做降妖除魔状,有的手里拿着符再烧,看样子,是在施符救人。

  直到我看完,我似乎明白了这幅图的含义,这是在来丰都之前,我们就商量过的一个问题,鬼道。

  张道陵创立五斗米道,在最开始的时候,是可以成为五斗鬼道,他们的起源,应该是巴蜀之地的鬼道,这是我们来丰都之前也不知道是胖子还是黑三对我说的话,当时我们争辩的还是,这里名为丰都,现在人的信仰却已经迷失了。

  鬼王不是阎罗王的意思,而是鬼道中,他们尊奉的鬼王,土伯,统领三界至高神。

  难道,这里就是一个以前巴蜀之地,本土宗教的一个庙宇?而那么带着鬼面具的老道士,就是土伯?三界至高神的存在?

  我摸出了烟,再次点上一根儿,因为我之前逛的这一圈,只能算是一个大客厅一样的存在,里面除了这个壁画之外,没有其他的东西,没有巫师,而我既然已经看了一圈儿,接下来的,就是类似墓室的偏殿。

  这是几个并排在一起的小房间,不管是危险还是惊喜,巫师不可能废了这么大的周折就是为了让我来看壁画,他要给我看的东西,就在这几间耳室当中,而这整个地下的檀香味儿,也是从这里面传来的。

  我点着烟,强装镇定的拿着匕首,随便找了一间,走了进去。也不知道是里面点了檀香的原因还是其他,我走进这个耳室的第一反应就是暖和,不同于刚才那种在地下的冰冷,里面暖和的要命。

  这间耳室里,跟外面的一样,墙上挂满了尸体,只是这上面的尸体,已经发黑,此时我身边儿没有了那个面色铁青的小孩儿,我就决定,去看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起码我要知道,这些尸体,没事怎么挂在墙上去的,难道真的是装饰品?

  我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走到其中一个发黑的尸体旁边,这个尸体上,没有外面的那种厚厚的尸油,他的黑色,是他本身肌肤的颜色,我摸了一下,感觉很硬,而且这种黑色之上,带着肌肉的纹理,我再看他在我之上的脑袋,忽然就吓的一个趔趄,因为我想到了小时候我们几个顽皮之下,去捉一只青蛙,然后剥掉青蛙的皮,阳光曝晒之下的剥皮青蛙身上就会出现这样的纹理,他娘的这竟然是一个被剥皮的人!

  我后退了两步,生怕这个尸体会忽然诈尸,就紧盯着他,可是我却发现,我还是纯属自己吓自己,因为这个根本就没有诈尸的迹象,我绕了过去,想要搞清楚,这个尸体是怎么固定在墙上的,是钩子?还是绳子?

  我拿出了小手电,因为这样才能看清楚尸体身后背光的部分,走过去,我发现,非常奇怪,没有绳子,没有钩子,这些尸体的肉,就这样贴在背后的石头上,我一愣,自言自语道:“胶水粘的?”

  这个马上就被我自己推翻,别说尸体跟石头,这样子的粘合会很困难,而且,看着也不像啊,我晃动了一下尸体纹丝不动,再看整个尸体跟石头结合的地方,这一次,我是真的吓到了。

  不是钩子,也不是绳子,而是这个尸体的整个背部,已经和石头长在了一起!是尸体长在了石头上!

  在那一刻,我甚至有种错觉,我种下了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的错觉!难道是,这个人,是一颗种子,在石头里面长出来的,这一个个的,都是孙悟空,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刚才的一根烟已经抽完,我马上就接了一根儿,现在只有烟草的味道,和那种划过肺的感觉才能让我自己知道我是一个人,我要思考。

  我离开了这个尸体,他不是我要关注的焦点,虽然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东西,也是巫师想让我看到的。

  这一间房间之后,有一个门儿,看位置的话,说明这几间耳室,是连着的,可是这个门儿在我看到之后,却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几乎破坏了整个的气氛,因为在这个古朴的像是墓室一样的地下宫殿里,到处都是石头,却忽然出现了一个木制的门。

  甚至还有一把闪闪发亮的锁。

  这甚至给我一种,不伦不类装修的感觉,又或者说,我打开了这道门儿之后,就出现在了我的房间里,想想这个巫师也是个逗比,难道是这个门坏了,所以让阿扎在外面买了一张门回来?

  还买了一张盼盼防盗门?!——因为我很明显的,看到门上有一个可爱的熊猫商标。

  我走了过去,手放在金属手柄上晃动了一下,门没有锁,而这个房间里,只有一盏油灯,昏暗的光线,里面躺满了石棺。全是石棺。

  这他娘的到底什么跟什么?!刚才看到墙上挂满人的时候,我还以为那是一种奇怪的墓葬方式,怎么这里,忽然又出现了一个棺材?!

  我本来看到棺材就头皮发麻,比那种看到尸体的直观上的感觉还要让人难受,因为尸体,你起码知道他就是一个尸体而已,而棺材里有什么,你不知道,你看不到!你就要猜,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东西。

  我想绕过这个房间去赶紧进入下一个耳室,可是,你越是不想看的东西,就越是忍不住看,好奇心会把你折腾的欲仙欲死,特别是在我穿过其中几个棺材之后,更加的难受,身后的棺材里,会不会忽然蹦出来一个,就在我身后啊?!

  就在这种力量的催动下,我回头看了一眼,就一眼,发现我身后的棺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个尸体!就是我刚才动过的长在石头上的干尸!我下意识的叫了一声“胖子救老子!”

  叫了之后,我发现这时候就是我一个人,我一直依赖的胖子,二蛋,黑三,二叔,没有一个人是在我旁边的!

  逃!我转身就开始逃,穿过棺材的缝隙,没命的狂奔,逃到下一个耳室就行!可是下一个耳室的门前,堵了一个棺材,棺材不高,我只要跳上去,就可以穿过去,可是,这个棺材的盖子,是半遮半掩的,像是被人打开过一样。

  我跳上去的话,棺材里忽然出现一个什么东西怎么办?!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干尸从棺材上面跳了下来,面无表情的跟在了我的身后,他娘的现在我死的心都有了,你说我手贱什么飞要去摸摸?墙上挂了那么多的尸体,为什么别的都不起尸,偏偏这个起尸了?!用脚趾头想问题都知道是因为我刚才摸过的原因。

  眼见着这个黑色的干尸离我越来越近,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下子打在了那个在这个耳室顶部挂的骷髅油灯上,这个耳室里面昏暗,是因为就挂了一个油灯,那个骷髅头掉在了地上,灯在瞬间的灭了,整个耳室一下子陷入了黑暗当中,伸手不见五指,我的身后是一个半开半合的棺材,身前是一个逐渐靠近的干尸!

  这种情况下,甚至我口袋里面还有一盏小手电的事儿都已经被我忘掉了!我已经无法分辨我眼前的干尸现在离我多远,这时候管不了其他,我一下子就爬上了棺材,想要冲出这个耳室!

  石质的棺材板也结石,我踩上去也不会倾斜,并且也没出什么事儿,我一阵的窃喜,就要跳到另外一间同样漆黑的耳室里去,这时候,有一双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脚踝,我挣脱了一下,发现力气极大,根本就无法挣脱,下意识的扶着墙用另一只脚去踩,可是又有一只手,抓住了我踩下去的那只脚,力气极大,一下子把我拉的整个人掉进了棺材里!

  “我操!”我骂了一声,抓出了匕首,就想要刺下去,可是这样的姿势,弯腰都很困难,我等于是站在这个棺材里面。

  “嘘!”就在我剧烈挣扎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棺材里,传来了噤声的声音,我一愣,心道现在的僵尸都他娘的会说话了?这么先进?!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一只手送开我的脚踝,打在了我的膝盖处,这只手的力气是大,打的我生疼,可是手击在膝盖上,不是疼痛这个简单的事儿,我一下子就跪了下来,这是条件反射。

  我一跪不要紧,那双手勾住我的腰,把我往后面使劲儿的一拉,让我整个人,现在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躺在了棺材里。

  这是要拉我陪葬的意思?!我马上又挣扎了起来,并且这样,能用上匕首,我也不管什么,虽然刚才的嘘声给我的感觉,像是人,我还是握住匕首,还没刺下去呢,就被打掉,接着,他整个人抱住我,道:“小凡,是我!”

  这一个小凡是我,差点让我眼泪都蹦出来!

  这是我二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