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五章 地下室

第三十五章 地下室

  巫师的房子,就在这个密林后面,当我们走到的时候,胖子一看这个房子就逗乐了,这是一个同样的石头房,却做成了棺材的样子,是的,这个房子非常像是一个棺材,总之就是给人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阿扎走到这里之后,就死活不肯往前走,因为他无法承受巫师的怒火,这个我们也接受,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我认为这个巫师就是一个装神弄鬼的神汉,为的是对村民进行统治的话,经过昨晚的事儿,我也对这个巫师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不是一个普通人。

  出现在爷爷计划的每一个环节的人,都不会是普通人。这是我的直觉。

  "别害怕,尽管上,胖爷我就在外面接应着你,有什么好怕的?"胖子催促我道。

  我醒着头皮,向这个棺材一样的房子走了过去,想到那个巫师手里的尸斑,再看看这个棺材式的建筑,就算是大白天,也能让人不寒而栗。

  “你们说他为什么好端端的房子不盖,偏偏要盖成这个棺材的样式呢?”我在进去之后,问胖子道。

  “增加神秘感,维护自己的统治,别说这个巫师,就是现在的农村的巫婆神汉,也是这样,故意的布置成这样儿,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们身上的诡异似的。快去吧。”胖子催促我道。

  巫师的房子前面有一道门,门上都被贴上了石头,咋一看起来,就是跟这个石头棺材房是一体的,仔细看,还是能看出区别,我走了过去,硬着头皮敲了敲门儿,可是张嘴想说一句有人吗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非常滑稽的问题,我并不会说这里的语言!

  就算见了巫师,我也没办法跟他交流啊不是?

  想到这里,我感觉终于可以找到借口不见这个巫师了,就准备走,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这道石门,竟然打开了,露出来一张铁青的脸。小孩儿的脸,我一下子尴尬了起来,对着这个小孩子说了一声:“hi”

  小孩子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的样子,脸上铁青,有点林登科前生的那个死婴的感觉,可是这不是死孩子,是一个会动的人,他就这么怨毒的看着我,然后,对我打开了门儿,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手势在邀请,眼睛却是在瞪着,搞的我都不知道他是想让我进去呢,还是不想让我进去呢?我回头看了一下,想要征询胖子他们的意见,可是回头一看,差点把我气的七窍生烟,他们三个,包括阿扎,都已经走了!走了!后面别说人了,就连一个鬼影儿都没有!

  这下连退路都没有了,我只能对着这个孩子,挤出一个笑脸,然后走了进去,进屋之后,我感觉到一股子彻骨的寒气,这个棺材石屋的房顶,吊了一盏油灯,这个油灯竟然是用了几个骷髅的脑袋做的。

  一根绳子,一个支架,上面倒吊着几颗人头,灯油就在人头的壳子里,外面燃着灯芯,这个灯已经足够诡异,可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墙壁。

  墙壁上,整个石屋的墙壁上,全都是人,或者可以说是活体标本的人,我咽了咽口水,这时候不能有一点的模糊,搞清楚了这个之后,我还能有退路,我摸出了小手电,这是黑三给我们每个人都配备的,可以装在口袋里的,军用的东西,虽然小,里面有八个非常密集的小灯头,应急用相当不错,因为它很亮。

  我此时把这玩意儿掏了出来,打开,另一只手里攥着一把匕首,强光一下子迸发了出来,这个本来看着我就一脸怨毒的小男孩儿在看到我手里小手电的光的时候,忽然尖叫了一声,钻到了一条桌子下面,嘴巴里乌拉拉乌拉拉的对我叫着什么,看他的表情,应该是让我关掉灯的意思。

  我却看向墙上的人,挂着的一个个赤裸裸的人,都是男人,在强光的照射下,这些一个个赤身裸体的尸体,身上裹着一层半透明的物质,这是尸蜡。我听黑三说过这东西,他告诉我的是,在古墓里发现的活尸,身上都会有这样的物质,是起了一个,隔离层的作用。

  这个屋子里,我没有看到巫师,只有一个骷髅做的莲花灯,还有就是,貌似是那种标本陈列馆的装饰,只是,这些装饰,是一个个的尸体。

  这个部落的人,虽然与世隔绝,但是他们的外貌跟我们没有太大的区别,这让我分不清楚,这上面挂的这些尸体,到底来自于哪里。

  我既然已经打开了灯,得罪了这个面色铁青的,算是护法吧,就决定看一整圈,结果,在这个石屋里,没有发现巫师的影子,我却因为不通语言,而无法和这个孩子交流,巫师在白天从来不出这个房子,可是现在在哪?

  我关掉了我的小手电。想要退出去,我来是见巫师的,现在巫师都不在这个房间里,那我还待着干什么?欣赏这个巫师的人体标本?!可是我想要走的时候,在我关掉灯后出来从刚才的桌子底下钻出来的小孩儿却一下的拉住了我的胳膊,看样子,是要给我引路!

  我跟着他,就这么往前走,似乎下一刻,巫师就会像一个幽灵一样的,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这让我抓着匕首的手,更加的紧握。

  当我们走到了房间的其中一处的时候,这个小孩儿弯下了腰,在地上,转动了一个骷髅的香炉,这里面所有的器皿,都是用这种骷髅头所做。

  转动了一下之后,我放佛回到了电视剧之中的场景里,地面上像是有一个机关一样的,缓缓的打开,我对着小孩儿指了指打开之后,下面的阶梯,意思是,巫师就在下面?小孩儿像是看懂了我的手势一样的对我点了点头。

  我又拿出了我的小灯,这一次,甚至直接把匕首都给抽了出来,这个巫师在自己的房间里,竟然挖了一个密室?这密室里面,又会有什么?

  现在的我,非常迫切的需要一根烟,一根可以让我浑身的颤抖安静下来的烟,我把匕首放回口袋,掏出一根儿烟点上,心里却在骂胖子,关键时刻,你走什么?现在我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的,我后面传来一股巨大的推力,在跌下去之前,我看到了那个小孩儿,对着我冷笑的脸,我知道这次估计我是要完蛋了,别问我为啥,就冲着这个小孩儿脸上那阴谋得逞的感觉就行了。

  这个阶梯很长,我顺着阶梯滚落,当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摔的七荤八素,可是我还是在瞬间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再一次的掏出了匕首紧握在手中。

  静,无与伦比的静。

  里面有一种味道,是檀香,比较类似寺庙中给佛陀上供的那种檀香味儿,此时我已经不需要去打开手电,因为在地下,那种骷髅做成的油灯忽然变多了,很多很多,几乎在这个地下照的很是通透。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地下室,而是一个,类似地下宫殿的存在,我之前看过不少盗墓小说,因为对这方面的好奇,在跟黑三的相处中也没少咨询他这个问题,现在下意识的我就想到,这会是一个墓,古墓。因为它四周的石壁,雕刻的非常工整,上面竟然有花纹儿。

  这绝对不会是这个村落里人的手笔,要想修建一个这样的地宫,需要的是人力和技术。我甚至在猜测,这里,是不是一个古墓,在巫师发现了之后,把这里,变成了自己的地下室?

  最重要的是,到现在,我还是没有发现那个巫师的存在,阶梯上面的那道门,已经被那个面色铁青的小孩儿给堵上了,也就是说,我现在等于被困在了这里,根本就无法出去。

  ——刚才在看到这个面色铁青的小孩儿的时候,我就可以确定黑三的猜测是对的,昨天晚上的种种,就是这个巫师为了引我来而设的局。

  可是引我来干什么?就是为了推我来这个地下室?

  想到这个,我忽然没那么恐惧了,因为这个巫师,是认识我爷爷的,不得不说,我爷爷的厉害,让他跟我二叔一样,只要想起他们,就又无与伦比的安全感。我壮着胆子挪动着脚步。想要去墙壁上,看墙壁上的壁画。

  这是古墓之中记录线索的地方,我现在最起码要搞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走到墙壁上之后,看到了上面精致的石雕,我忽然感觉非常的熟悉,回想一下,他娘的这上面的场景,不是我们在丰都上面看到的么?

  上面无数的夜叉幽灵,似乎构架了一个万鬼的场面,我继续看下去,终于发现了不同的地方,丰都外面这样的壁画,在万鬼膜拜的时候,是膜拜的阎罗王,而这里面,则是拜的一个道士。

  一个手拿拂尘,但是脸上却带着一个骷髅面具的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