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四章 辨别证

第三十四章 辨别证

  黑三的反应很快,就在骂出声并且丢出东西的时候,整个人就冲了出去,房子上面也在此时响起了摸滚爬的响动,紧接着,就是什么东西跳到了房子后面的声音,等我们都冲出去,黑三站在房子后面道:“真快,追不上了。”

  房子后面,是一片密林,此刻,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身影。我都不确定刚才那一刹那我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了,就问道:“又是鬼?”

  黑三摇了摇头,道:“不会是鬼,鬼不会传来爬动的声音,我看到那是一张小孩儿的脸,估计是个死婴诈尸。”

  看来我没有看错,那真的是一个小孩儿,我忽然就想到了白天那个巫师身边跟的两个小小的身影,那俩小的,可不就是孩子的体型么,我们几个对视了一眼,很明显的大家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我们回到了房间里,那个铁箱子还在那边儿,因为刚才的事儿实在是让我们几个太过压抑,我直接打开了几个手电,也不管费电不费电的事儿了。

  “这个你来?你是专业的。”胖子看着黑三道。

  黑三也没推辞,接过了那个铁箱子,看起来非常的小心翼翼,他拨掉了上面全部的泥土,在侧面,看到了一个钥匙孔,黑三打开自己的手电,朝这个钥匙孔里看了几下,皱眉道:“这个不是古董,就是近代的东西。那个阿扎不是说,这是以前外面来的人住的地儿,说不定就是他留下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胖子跟黑三都看了看我,我心虚的很,因为现在只要是提到几十年前谁谁谁办的事儿,我马上就想到我爷爷,因为我现在出没的地方,到处都是他的痕迹,更重要的是,名山里面,他肯定来过,但是有没有来过这个村子,谁也不知道。

  “都别这么看我,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就算是我爷爷办的事儿,那也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说黑三,你到底能不能开锁?”我赶紧转移话题道。

  他点了点头,道:“现在的锁,说实话,比起古墓中的东西,要差的太多太多,很简单。”他拿出钥匙串,用一个掏耳勺,三下五除二,就打开了这个铁盒子,里面,就躺了一张老照片。

  泛黄的照片,看到照片的时候,他们三个人都看向了我,因为照片上的人,其中一个,正是我爷爷,而且是他年轻的时候,穿着军装跟着另外一个人照的,这个人我看着面熟,总感觉是在哪里见过,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胖子也怎么感觉,我一个大活人,紫府山的传人,却被你爷爷牵着鼻子走一样?”胖子看到这个照片的时候,都有点恼,我也恼啊,你说爷爷他这个人,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的呢?

  黑三拿着这张照片,翻了过来,看到背面,道:“照片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

  我接过照片,看着这个骷髅,是手绘的骷髅,还是铅笔,图像已经略显模糊了,这个照片是爷爷的,这个骷髅头,应该也是爷爷画上去的,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有毒?”林二蛋挠头道,我看了他一眼,我明白林二蛋的意思,在林家庄也有人会养点牛羊什么的,有时候就会去地里啃庄稼,那么如果有人的庄稼地里打了农药的话,就会在地头挂一个牌子,就是画个这样的简易骷髅标志,表示地里有毒。

  “其实我在想,是不是小凡爷爷在这里埋的箱子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箱子,到底是小凡爷爷想让我们看到的,还是别人。”黑三意味深长的道。

  “我说黑三爷,你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拐弯抹角?”我白了他一眼道,因为看到爷爷照片开始,我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我的意思很明显,今天晚上安排我们住这个屋子的人,才是故意想让我们看到这个箱子的人,这个巫师,很有想法。甚至我感觉,这么多年不让别人进这个房子,就是为了等我们来的。”黑三道。

  “你这样说不通,动机呢,为啥要让我们看到?我们看到又干啥?”我问道。

  “我的推测没有错,我们是怎么发现这个箱子的?”黑三笑着问我道。

  “胖子啊,胖子拿着罗盘测出来的位置。”我道。

  “胖子为什么好端端的要拿个罗盘来测这里?”黑三继续循循善诱的问道。

  “因为你被附身!我说你能不能有话一气说完?”我道。

  “我刚才在睡觉的时候,其实是有感觉的,包括你打我的那一巴掌,那像是一个梦一样,我梦到了那个老头,再叫我过去。”黑三说道。

  “也就是说,他在梦里,对我施法了,让我被鬼附身,然后胖子才会在屋子里找鬼,才找到了这个铁箱子,记得那张脸不?如果那个铁青的小孩儿的脸,就是白天巫师身边儿跟的人的话,他在房顶,就是监视我们,是不是找到了这个铁箱,可以这么说,如果胖子没在刚才找到,他还会继续提示我们,这里有一个铁箱子。”黑三缓缓的说道。

  我低下头,不知道怎么接,其实我是不愿意这件事儿跟我爷爷扯上关系的,累不累啊,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他的阴魂不散?

  “你说的也不是很靠谱,他要是想让我们看到这个铁箱子,直接给我们就行了,闲着蛋疼了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我还是嘴硬道。

  “他给我们,跟我们发现,去找他不一样,你在林家庄待久了,不知道这种勾心斗角的事儿的可怕。”黑三道。

  “我现在大胆的猜测,你先别跟我急,这个巫师,认识你爷爷,并且他们之间有个约定,就是等你来,接下来做什么,你要知道你爷爷绝对有这个本事。”

  “但是这个巫师,不能把每个外来的人,都当成了你来对待,很有可能是游客迷路进山什么的,都有可能,所以,他要让人先看到这张照片。”

  “假如你认识这个人,等于是你,自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假如是外人,估计在被鬼附身的时候就屁滚尿流了,这个巫师,在赌,当年你爷爷的后人,不是个普通人。不信的话,你现在可以拿着这个照片,去找这个巫师,告诉他,你是这个人的孙子,去试一下。”黑三看着我,缓缓的说道。

  他分析的头头是道,看来黑家能再洛阳那么大,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人的智商,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竟然这么高?

  这个照片,其实是一个身份的辨别证,就是为了辨别出来,我是林老么的孙子这件事儿?不得不说,黑三的分析相当的有道理,可是他这时候说道:“我就是不明白,这个骷髅头,是你爷爷想要告诉你什么。”

  “想什么想,胖爷我感觉,你说的话,就挺有道理,小三两,你去巫师那里去问一下?告诉他,我是谁谁谁的亲孙子,看看有什么反应。”胖子道。

  “你让我去啊?”我指了指我自己,想起巫师的那只手,有点瘆得慌。

  “屁话,如果这照片上是我爷爷,那肯定我去,谁让你爷爷坑你?”胖子道。

  就这样,一直我们等到天明,我当然要抗议了,可是抗议无效,胖子后来甚至说,那个巫师老头其实白天就跟你提示了,说你是龙的传人,看出你身上的龙气来了,放心的去吧,你可是龙气加身的人,怎么就这点胆量?

  商量着商量着,阿扎来给我们送早餐,这是不知名的野果,甚至他还问我们昨天晚上睡的好不好,我说好,怎么能不好呢?

  他拍了拍胸口道,那就行,其实,在巫师说不准这里住人的时候,我自己都当这里是鬼屋呢!

  “阿扎啊,小凡想拜会一下你的巫师,成不成?”胖子贱笑着对阿扎道。

  “巫师?你要见他?那要等晚上,白天,巫师从来不出他的房子。”阿扎道。

  我们不管咋说,阿扎都不同意,后来磨的没办法了,阿扎说只能去试一下,而且还不能是他去,他只能带我去巫师的房里那边,我去敲门儿,后果我来承担,就这我都愿意,让我晚上去见那个怪老头?我还不如白天,就算见不到被打一顿也划算。

  阿扎带我们穿过了这个房子后面的树林,一看这个方向,黑三忽然用河南话对我说道:“你看,俺木有捣(骗)恁吧?那个小崽子,昨个逃走,就是走的这个方向,根本就没避讳,他其实,就是引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