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六章 无题

第二十六章 无题

  虎子现在遍体鳞伤,就站在我的脚下,在我眼里,他已经不是一条狗,而是冲锋陷阵回来之后却不骄不躁的一个战神。我忽然想知道,在虎子和我爷爷在一起的时候,这两个妖孽,是怎么样的无可匹敌?

  不得不说,本来在面对众人的时候有点没有底气的我,特别是要面对宋斋的小少爷,这让我相当的没有自信,是虎子教会了我,战场上的输赢并不在过程,所有人都只看一个结果,如果虎子肯,就在刚才的一瞬间的还击,就可以卡断那个狸猫的脖子。

  此刻的我,在看眼前的这群人的气势,忽然就弱了起来。爷爷,虎子,二叔,都是孤独的侠客,他们在面对怎么样的势力的时候都不会退缩,我又谈何害怕?

  我超前轻轻的跨出了一步,这一步,等于跨出了自己的心结,战胜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懦弱。我就像虎子一样,没有盛气凌人的表情,没有担忧,带着微笑的走向那个车,我要去见一下,今天晚上前来拜会的这个年轻人。

  走到车前的时候,我对那个旗袍的女人笑了笑,托住了她的下巴,或许我希望用这个动作来表达我对她的蔑视,我道:“身材不错,你应该是那天在甲字房里,服侍我的丫头吧?”

  这个旗袍女人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被我以这样一个姿态调戏,也不恼,而是带着微笑看着我道:“你猜。”

  “我猜,你晚上是以什么姿势来服侍你车内的那个人的,对了,忘了告诉你,你那天对一个老头跪下来的姿势,真的很销魂。”我对她说道,说完,放下了她的下巴,轻轻的敲动了车窗。

  这一辆我看不出牌子的车,车窗户没有动作,没有我一敲他就打开,很明显,这是一个下马威,你敲我就开?我就是要把你像一个傻逼一样的丢在外面,不见你。

  如果是放在平时的我,怎么说,肯定局促在原地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而现在虎子教给我的,只有战,怒战。

  我对林二蛋招了招手,道:“二蛋,你过来看一下。”

  林二蛋还不知道我现在找他干嘛,挠着脑袋朝我走了过来,道:“你叫我干啥?”

  “有人不开窗,就认为我见不到他,这事儿咋办?”我点了一根儿烟,看着林二蛋浅笑道。

  “砸了呗。”林二蛋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的道。

  “那你自己看着办。”我站到了一边儿,甚至感觉到了王亚东看我的眼神中带的要把我千刀万剐的杀气。我看着他,在他耳边轻轻的道:“九两已经是我的人了,对不起啊哥们儿。”

  我看着他的脸一下子扭曲了起来,却摆手道:“你的主子还没有吭声,你敢动手一个试试?”——我就是要激怒他们,激怒他们所有的人,因为我现在看他们很不爽,一群人,几条车的赌住酒店门口,气定神闲的,这是一种蔑视,想要在心里给我们威压。

  我要看到他们每个人气急败坏的脸,这才是这场交锋的胜利。

  果不其然,王亚东就算看着我,脸上再怎么扭曲,拳头再怎么紧握,就是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看来二叔说的没错,这就是一个卖身为奴的角色,平凡的他想要不平凡,其实也蛮拼的,我说,一个司机,怎么忽然会那么多邪术,会那么多邪术,又怎么会安心的做一个司机?

  这边的情况很安静,林二蛋那边却安静不下来。

  这个现在还穿着在标准林家庄流行服饰,上面写了一个ADIDAS,下面却打了一个耐克弯钩的土包子,像是给庄稼打桩一样的盯着那个一看就知道蛮值钱的轿车,轮起了拳头。

  一拳,表面的玻璃已经布满了裂缝。

  第二拳,玻璃已然破碎,林二蛋却在这个时候高高的跳起,一拳头擂在了轿车的顶棚之上。

  一拳一个大坑!

  “好叻。这玩意儿看着结实,其实真脆。”林二蛋走到我身边对我说道,他这张看似淳朴的脸,其实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对很多人最大的挑衅,而我则盯着现在已经砸的不成样子的轿车,此刻车门被推开,走出来了那个很帅气的年轻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黑色,或许唯一不足的,就是他的个子不是很高,估计也就一米七左右,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他走下车,轻轻的拍掉了自己身上的碎玻璃,这才抬起头看了看我道:“你爷爷就是这么交代你对待客人的?”

  “我爷爷没交代,你是客人。”我对他道,你长的帅咋了,还能帅的过黑三?哥们儿起码个子比你高不是?

  他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林二蛋,道:“不错,小伙子力气挺大的嘛。”回答他的,是林二蛋的几声憨笑。

  接下来,就是我们两个之间的打量,因为谁都明白,接下来的战斗,那场跨过了生死的较量,是从我们之间展开的,我是输在了粗心大意上,可是,虎子已经替我扳平了一局,接下来,等于是从头来过。

  他看了我一会儿,忽然就笑了,道:“我爷爷说,我的对手会很怂,但是我想,能做我的对手的,肯定怂不到哪里去,现在一见,果然是真怂。”

  我对他笑道:“彼此彼此吧。”

  他也不恼,而是丢给我一张纸,道:“别的废话我也不多说,咱们年轻人的时代变了,更没必要像古人一样来个华山论剑什么的打打杀杀,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你自己,当年我爷爷是从一个地方取回来的昆仑龙胎,但是让龙胎苏醒的钥匙还在里面,谁先到,谁得到了,就先赢,你看如何?”

  我接过了那张纸,心中窃喜,我怎么会不愿意?现在让我跟你单打独斗,那输的肯定是我,你这样,不正是我想要的?

  “怂货,你至于这么一副正合我意的表情,我只是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懒得赢你这么简单才这么做的,懂?”他看了我一眼,写满了鄙夷的对我说道。

  说完,他上了另外一个汽车,一群人呼啦啦的鱼贯而入,酒店门口,很快就只剩下了那个被林二蛋砸扁的汽车,放佛在无声的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事儿,等到所有的人都走了,我再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在九两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陈蒙雨,此刻她看我的表情,已经说不出的怪异。

  我这时候看到她,已经彻底了没有了这么多年以来的感觉,之前我说不清道不明,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怨气,很明显的怨气。我不是圣人,肯定有怨她离我而去,同样更多的,是怨自己的不争气。

  而现在的我,依然是一个穷光蛋,但是此时的林小凡,已经不是那时候的林小凡了,我对她点了点头,第一次以一个平常的微笑来看这个女人,可是我平常了,她却情绪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不顾九两的拉扯,转身走了。

  我对九两扬了扬手中的地图,道:“这就是你哥哥醒来的关键,也不用怨恨你父亲为什么会忽然站在你的对立面,那个人,找他做了一场交易而已。”

  这是我在之前也想不明白的事儿,因为今天九两老爹的一个电话和王亚东的出现,让我甚至更加的分不清楚九两整个家庭的恩怨关系。

  得到了这幅地图的我,忽然明白了很多东西。

  王亚东要的是前程,只要有人帮他,他就可以认做主子。而宋斋的这个小主人,很明显的可以帮他来对付我。

  对于九两的老爹,我和其他人一样,只要是能让他儿子醒来的,都是自己人,这里面,没有人情,只要利益,利益的交换。

  可是很多东西,我依旧梳理不透,这需要在等下,详细的问一下我二叔,只有他,才能明白这里面的关窍。

  这个时候,酒店经理再一次走了过来,对我们哈哈大笑,他再看林二蛋,眼中已经写满了崇拜,不过,这种为了世俗而折腰的人,虽然对二蛋的力气钦佩,更多的还是对九两的恭敬,他问道:“大小姐,这车,怎么处理?”

  九两看了看那个车,只是烂了一个玻璃,顶部变形了一下,并不算太严重的伤,我一看九两的脾气,说不定就要张口说送给别人了,这玩意儿不行啊,哥们儿到现在,可是就只有林家庄的一辆自行车而已,这玩意儿不能送人,就抢先道:“拖去修了,修车的钱,你来找我报销。”

  九两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却还是对酒店经理点了点头,在电梯的时候,林二蛋摸着自己的拳头道:“疼!真他娘的疼!”我一看,发现他的拳头已经满是红肿,看到他,我才想起了虎子,低头一看,这家伙儿却还在伸舌头对我卖萌!

  到了房间之后,一群人自然还是围了我二叔转悠,我直接就把地图都给了他,该怎么弄他自己说。

  二叔看着那张地图,道:“我听凤姨说过,昆仑龙胎是个定时炸弹,看来真的是这样,不然你爷爷当年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把这东西抢走,当然,他也知道这玩意儿不好控制,所以才搞到了九两家里。”

  我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儿,当时我还想呢,为啥这么厉害的东西,爷爷不留给我!”

  二叔跟九两同时白了我一眼,搞的我都不敢出声,二叔接着道:“其实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你爷爷所有的布局,都是宋斋主人的眼中,当然,你爷爷也知道事情是这样,所以,他们之间的斗争非常的复杂,计中计,连环计,根本就无法细说,更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你爷爷是夺走了昆仑龙胎,但是今天的事儿说明,这么多年来,昆仑龙胎同样也在宋斋的监视之中,你来了,只是逼迫他们献身了而已。”

  “那这里,我们去还是不去?”我问道。

  “为啥不去,走一步看一步吧。”二叔对我说道。

  解释完了这些东西的二叔,直接回了酒店经理开好的房间里睡觉,而林二蛋也揉着拳头带着虎子去庆功,用他的话说,打了胜仗,没酒没肉谁还接着卖命?九两对此哭笑不得,直接把钱包都丢给了他。

  等到所有的人都走后,九两忽然非常疲惫的把整个身子都埋进沙发里,这个姿势让她本就曼妙的身材显露的更加玲珑有致,看的我几乎都呆了,她却无视了我眼神的猥琐,道:“小凡,你有没有发现,其实我家特别累?”

  “每个人追求的乐趣不一样。有些人把平凡当成了快乐,而你父母,则把得到权利当成乐趣,你让他们过上平静的生活,绝对比杀了他们还难受。”我劝慰她道。

  “我刚才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我妈的,她说,这边儿的事儿,她都知道了,让我转告你,无论如何,都要先一步得到那个钥匙,不能让我哥哥醒来,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对于她来说,我们才算是不成熟幼稚的想法,可是,我现在看她,特别的可笑。”九两道。

  我没有再说什么,因为这事关她的家事,我真的不好再多说什么,就问,第二个电话是谁打来的,难道是你老爹?

  “第二个,是陈蒙雨,她本来打电话过来,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可以去帮她降妖除魔,她快被刘大招给整疯了,我想着那时候,刚好是林小凡先生大发神威的时候,就叫她过来,让她看看,当年,她错过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九两就这么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现在,已经没有了争强好胜的那点心态,至于陈蒙雨家里的那个刘大招的魂魄,现在二叔在,是非常好解决的事儿。

  第二天早上,我对二叔说了陈蒙雨家里的事儿,说如果可以的话,去解决一下,二叔听完点了点头道:“让虎子去就行了。”

  “啥?虎子”我诧异道。

  二叔点了点头,就下楼去吃早餐,我看了看我脚边儿昨天晚上美餐之后的虎子,实在不敢相信,虎子竟然也会做法?

  可是二叔的话,我绝对是相信的,最后硬着头皮带着黑子,去了陈蒙雨的家,打开房门的她,越发的憔悴了起来,看到了我之后,她甚至眼圈有点发红的道:“你终于想起我来了?”

  “嗯,现在就帮你解决。”我对她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虎子的脑袋道:“去吧,就靠你了。”

  陈蒙雨的脸瞬间就变色了,都想一下子关上门,看着我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可是不至于拿一条狗来搪塞我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不是我刻意为之,但是却让她此时有了这样的想法,我甚至无法去解释。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对她道:“放心吧,他比我厉害。”

  虎子从陈蒙雨的身边钻过去的时候,陈蒙雨吓得侧了侧身子,就跟她就站在门口,气氛很尴尬。

  不一会儿,虎子嘴巴里叼出来一个纸扎的小人,跑过来求赏一样的递给我,我接了过来,看到这个小人身上,写了一个名字,刘大招,小人的背后,写了一个生辰八字。

  拿着这个之后,我瞬间脸色变的惨白,看着陈蒙雨。

  她蹲下了身子,抱头痛哭。

  “我不这么做,他要去杀你。”这是我听到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离王亚东远点,他不是什么好人。”我对她道。